玉犬祥瑞 御灾祸

古代文人雅士爱玉,又喜欢玩手把件,所以玉质手把件深受追捧。藏家邬雨娟女士收藏了一块玉犬老手把件,玉质温润,雕工精美,包浆肥厚,沁色自然。

几个月前,邬女士和朋友开车去甘肃收东西,在途中的一家小店,发现了一块玉犬手把件。邬女士见它材质、雕工、包浆、沁色等方面都不错,又是犬的形象,就将它收了回来。2月6日,记者在邬女士的收藏室中见到了那块手把件。整个手把件长近10厘米,由和田白玉制成,形制为一条坐卧回望的玉犬,玉犬四肢压于腹下,体态丰硕。手把件的玉质上乘,摸上去细腻温润,犬尾部分有黄色的沁色,自然美观,为手把件增添了岁月的沧桑感。

邬女士介绍,这块玉犬手把件除了玉质好、沁色美之外,最大的看点在于雕工。“绘画界有‘画鬼神易,画犬马难’的感慨,因为犬马为世人所常见,又有灵性,想画好很难。雕刻也是同样的道理,狗是人们常见的动物,又通人性,雕出形象不难,雕出神韵和灵性却很难。”邬女士说,这件玉犬手把件的雕刻者功力深厚,他以阴线表现犬的眼、口、鼻、耳和尾巴,不仅将玉犬雕得栩栩如生,还雕出了灵性。

玉犬手把件古代就较为常见,工匠们也乐意将玉雕成犬的形象。邬女士认为,这与犬的美好寓意有关。犬是古人看家镇宅的灵物,叫声寓意兴旺,“犬”与“权”又是谐音,因此,古人认为玉犬既寓意兴旺,也寓意大权在握。“一块细腻温润的玉,打磨出一条犬的形象,将古人的美好寓意和谦谦君子的品行,完美地融合到了一件器物中,是非常巧妙的设计。”邬女士说。

在谈及玉犬的鉴别时,邬女士认为,主要从形制、雕工、沁色等方面入手。明清时期玉犬的脸型为覆斗形,体态较为丰硕、圆润,年代更早的玉犬手把件一般用粗阴线刻画肋骨,用半连珠刻画脊椎关节,犬的体态较为修长。不过现在制造的模仿古玉犬手把件很多,有些是用机器雕刻的。要鉴别这一类手把件,要着重看包浆、沁色和雕工。古玉有均匀、自然的包浆和沁色,在放大镜下观察,手工雕的玉能看出刻痕,线条也较为生动,机器雕刻的玉犬则线条生硬,目光呆滞无光,也看不出明显的走刀痕迹。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