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节点上的南亚廊道——“聚焦丝绸之路南亚廊道”大型专题报道之四

公元五世纪,世界的东方,一个伟大的王朝将中华文明托举到了崭新的高度,包容和开放是这个王朝的性格。大唐盛世,成就了炎黄子孙的千秋家国梦。与此同时,在地球第三极的雪域高原,另一个王朝蓄势东进,吐蕃与大唐的文明交流拉开了序幕。

downLoad-20180402085852.jpg

互助出土窖藏连珠纹金钵

downLoad-20180402085832.jpg

互助出土窖藏双鱼纹银钵

downLoad-20180402085906.jpg

陕西何家村出土的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  资料图片

公元五世纪,世界的东方,一个伟大的王朝将中华文明托举到了崭新的高度,包容和开放是这个王朝的性格。大唐盛世,成就了炎黄子孙的千秋家国梦。与此同时,在地球第三极的雪域高原,另一个王朝蓄势东进,吐蕃与大唐的文明交流拉开了序幕。

考古学证实,中原地区和雪域高原的文明交流由来已久,这条交流的古廊道,就是丝绸之路南亚廊道的雏形。岁月悠悠,时序进入了隋唐,文明的发展使得雪域高原和大唐王朝文明交流的渴望变得格外迫切。站在高原能看多远?吐蕃王朝的目光锁定在了中原地区丰饶的物产和温润的气候;伫立渭水,仰望高原,大唐王朝的心怀装满了边陲安定百姓富足的渴盼。远行的步履匆匆,远望的目光遥遥,横亘在雪域高原和大唐王朝之间的吐谷浑见证了两个王朝对文明交流的期望。

吐谷浑缔造的丝路辉煌

吐谷浑,如今我们早已无法还原这个外来民族在青海高原建国立邦的艰辛,可是通过这个王国遗留下的文物,依稀能感受得到吐谷浑文明的精彩和高度。

这是一件出土于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吐谷浑古墓中的织锦残片,含绶鸟的造型,将我们的思绪,牵引到了一千多年前的西亚,这是一种典型的外来图案,这种有着多重寓意的古老图案,是文明交流的见证。

古老的鎏金器,折射着一个伟大时代的辉煌,金器上骏马的图形,“其工艺与陕西何家村唐朝窖藏文物的工艺十分相似。”青海省文博专家,青海省博物馆研究员柳春诚先生说,“何家村窖藏文物,是目前发现的制作最精良,工艺最考究的唐朝金银器。”

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如此精美的文物出现在了青海高原,这样的文物背后,又曾发生过怎样的故事?

文物的主人是吐谷浑。

柳春诚先生说:“公元329年,吐谷浑在青海建国,在长达350年的统治期间,吐谷浑人鼓励商贸,励精图治,缔造了丝绸之路青海道的繁荣。”

学者普遍认为,丝绸之路开辟于先秦时期,甚至更早,不同的历史时期,丝绸之路诞生了不同的辉煌。

据史书记载,吐谷浑疆域辽阔,丝绸之路南亚廊道的青海段的部分路段,横穿了吐谷浑的疆域,这条路被称为丝绸之路青海道。

柳春诚先生用“丰富”一词,概括了吐谷浑人对丝绸之路青海道的贡献,他说:“因为有了吐谷浑人的苦心经营,丝绸之路青海道呈现出了一种呈蛛网状分布的繁荣态势。”

实现直接交流

吐谷浑统治时期的丝绸之路青海道,北通新疆,南连巴蜀,西接西藏,东衔中原,因为有了这样的格局,青海作为丝绸之路南道上的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地的地位得到了确立。

古书记载,由长安穿越吐谷浑,翻越苍茫雪山,最终抵达逻些(拉萨)的古道,名叫丝绸之路党项道或者是雪山道,随着近代考古学的发展,有学者提出这样的观点,丝绸之路雪山道的主线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丝绸之路南亚廊道。

丝绸之路青海道的部分路段与南亚廊道交错重合,有学者认为丝绸之路雪山道是丝绸之路青海道的外延。

“在玉树地区,考古学者也曾发现过属于吐谷浑的历史遗迹,这说明一千多年前,吐谷浑已经涉足了雪域高原。”柳春诚先生说。

中原的富庶,始终吸引着雪域高原的目光。随着吐蕃王朝的日益强大,雪域高原直接与中原王朝开展商贸交往的渴望变得越来越强烈,与此同时,吐谷浑的富庶也成为了吐蕃王朝觊觎的对象,最终为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

公元663年,在吐蕃王朝强大的攻势下,吐谷浑政权土崩瓦解。历史迎来了新的节点,战争让雪域高原与中原地区的商贸往来和文化交流变得更为通畅。

廊道上交流不断

有学者认为有关丝绸之路青海道的文字记载,始于穆天子传中有关穆王西海会王母的传说,此后有关丝绸之路青海道的记载,始终闪烁于众多的古籍之中。在这些古籍的记载中,有关文成公主进藏的记载,更是明确地将丝绸之路南亚廊道这条连同中原与南亚大陆的著名古道,呈现在了世人的面前。

古道漫长,岁月无声,据上世纪80年代初陕西旅游出版社出版的《唐蕃古道考察记》记载,文成公主沿着丝绸之路南亚道,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唐蕃古道进藏的历史,其实只是这条古道上诞生的诸多传奇中的一部分,据不完全统计,从吐蕃首次遣使来唐到两个王朝覆灭,双方来往使节竟达190余次之多,丝绸之路南亚廊道通达的交通,成为了这些使节来往的保障。

北宋窖藏见证廊道繁荣

此后,丝绸之路南亚廊道几乎从未中断。

这是又一个历史的节点,公元997年,一个新的政权诞生在了青海,它就是唃厮啰政权,这个以佛子命名的政权,成为了丝绸之路南亚廊道青海段大部分路段的实际统治者。据《宋史》记载,当时唃厮啰政权的国都青唐城内商贾云集,车马喧嚣,其中不乏沿丝绸之路南亚廊道来青海做生意的南亚商人。沈括的《梦溪笔谈》中,更是用心介绍了青唐城出产的皮甲的工艺。

政权更迭,丝绸之路南亚廊道的繁荣不灭。

上世纪80年代,在互助土族自治县沙塘川出土过一批宋朝的窖藏,窖藏以金银器为主,在柳春诚先生的陪伴下,3月29日,我们在青海省博物馆的历史展厅中,见到了这批窖藏文物。

“窖藏有点像今天的保险柜,财富的主人将宝物收藏起来,后来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及时取走,最终成为了历史留给我们的珍贵财富。”柳春诚说。

沙塘川窖藏文物,多以实用器为主。

一只单耳银杯的底部,錾刻着两条游鱼,鱼的形象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耳柄上则錾刻着花卉的图纹。柳春诚先生说,鱼和花卉都是典型的汉族纹饰。

另一只金杯四周,更是錾刻着含有汉族典型特征的纹饰,这些纹饰与诞生在中原地区的相同器皿,极为相似。

“沙塘川是丝绸之路南亚廊道的必经之路,这些窖藏金银器在这一地区的出土,说明这一时期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上经济的繁荣和百姓的富庶。”柳春诚先生说。

历史的节点考验着丝绸之路南亚廊道的繁荣。从文成公主进藏,到吐蕃远征吐谷浑,从唃厮啰建政青海,到有关沙塘川窖藏金银器主人的诸多猜想,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不仅串联起了不同历史时空的重大事件,同时也见证了千百年来,人们对文明交流的永恒渴望。

请本版资料图片作者与本报联系,即付稿酬。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