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道上的粟特人

公元5世纪,唐朝在世界的东方崛起,这个富强又文明的国家,吸引着世界各地的商旅竞相前来,粟特人就是其中最为活跃的一支。

史书记载,粟特人以善经商闻名,多豪商大贾。他们的主要商业活动是从中原王朝购买丝绸,运到西域诸国贩卖,再从西域诸国购进一些金银器、玛瑙等珍宝销往中原王朝。

我省是丝绸之路南线(又称丝绸之路青海道)的必经之地,从汉朝直至宋朝,粟特商旅活跃在丝绸之路南线上,散落我省的粟特文物就是这段历史的见证。

downLoad-20180514083926.jpg

唐粟特人陶俑(资料图片)

粟特鎏金银羊胭脂盒

粟特银鹿  程起骏先生供图

粟特是生活在今天中亚阿姆河与锡尔河一带操中古东伊朗语的一个古老民族。在我国的史书中,粟特人也被称为“昭武九姓”,分别是指康、安、曹、石、米、何、火寻、戊地、史。九姓,并不是指九个姓氏,而是指由粟特人建立的九个绿洲国家。

粟特人的政治势力并不是很强大,他们大多依附于如波斯帝国、贵霜帝国等强大的政权生存。但在商贸上,粟特人对中亚和西亚经济的发展 ,有着重要的影响力。

粟特人促进青海道商贸繁荣

downLoad-20180514084026.jpg

都兰出土黄地联珠团窠对马纹锦

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研究员闫璘先生介绍:“史书中关于粟特人的记载,出现于张骞‘凿空’西域以后。”在漫长的历史时空中,粟特人更是因为善于经商,不时闪现于中原王朝的历史典籍中。

《史记》记载,公元2世纪中叶,张骞出使大夏(今阿富汗北部),归来后便对汉武帝汇报说,他在大夏看到过蜀布,这些蜀布是胡人商贾贩卖过去的。由此可见,虽然大夏与蜀地相隔千余里,但是民间的贸易早已形成。这里所说的胡人,很有可能就是粟特人。

在成书于唐代的《续高僧传》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一些粟特人在丝绸之路青海道上的蛛丝马迹。书中记载,有一名叫康僧先的人,他原籍胡商,是本康居国人,即为“昭武九姓”的粟特人,他非常善于经商,经常往来于吴、蜀之间,他往来贸易的通道大约就是丝绸之路青海道。

在离新疆吐鲁番市区约40公里处,有一处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古墓群,墓葬属于魏晋南北朝时期,墓葬中曾出土一批蜀地生产的丝织品,有学者认为它们有可能就是通过丝绸之路青海道由蜀地运往高昌的,其中的转手贸易者是粟特人的可能性很大。这说明,粟特人曾是丝绸之路青海道上最活跃的商旅。

西平康氏:或为粟特人?

魏晋南北朝以后,为了方便贸易通商,有些粟特人甚至在汉地建立起了永久性留居地。为了方便管理,后来中原王朝还会任命一些粟特本民族的官员来统治他们。近年来,在我国陕西、山西等地发现的一些粟特人墓葬,正是这段历史的佐证。

《晋书·吕光载记》中记载,在河湟地区曾有一位名叫康宁的西平太守,他自称匈奴王,曾拥兵自重,反叛后凉吕光的统治。为了平叛,吕光曾数次率兵讨伐,但是都以失败告终。

我国很多历史学者和专家认为,这位西平太守康宁,很有可能就是粟特人。史料记载,粟特在迁徙过程中,曾隶属于匈奴,所以康宁才自称匈奴王,而且康为“昭武九姓”之一。

从吕光屡次派兵镇压康宁都以失败告终来看,康宁在河湟地区的势力可能非常大。

南凉是鲜卑秃发部在河湟地区建立的割据政权。《晋书·秃发乌孤载记》中,有提到秃发乌孤的一位属下,名叫石真若留。有专家考证,这位石真若留很有可能就是粟特人建立的石国人。

闫璘先生说:“在青海,目前虽然没有粟特人的体质人类学证据,但是曾有粟特人在青海生活的可能性很大。”

商贸繁荣的证据

隋唐时期,在吐谷浑的经营下,丝绸之路青海道的发展到了全盛时期,这时的青海道上商旅使臣往来不绝,越来越多的粟特人活跃在了青海道。

我省都兰热水墓群中,曾出土过一些粟特锦,有些粟特锦上面有联珠纹纹饰。闫璘先生介绍,联珠纹是粟特人社会中最流行的纹饰之一。

联珠纹,也叫连珠纹。联珠纹是由大小相同的圆圈或是圆珠连续排列作为图案边缘的装饰纹样存在。

“联珠纹是中原传统纹样和波斯萨珊王朝式样相融合形成的纹饰,以粟特人为主的中、西亚商人对这一纹饰的发展起到了关键性作用。”闫璘先生说。在文化交流过程中,联珠纹逐渐被中亚诸国接受,成为了中亚、西亚各国备受欢迎的纹饰。

在联珠纹盛行后,粟特人专门要求汉地生产适应中西亚用户喜欢的丝织品,迎合消费者需要,进而获得更高的利润。

“联珠纹在中西亚间的传播,与粟特人的媒介作用有着直接的关系。”闫璘先生说。大量带有联珠纹图案的丝织品在都兰出土证明,都兰地区曾有许多粟特人在此活动。

downLoad-20180514083945.jpg

背着货物的粟特人陶俑 (资料图片)

胭脂盒上的文化信息

除了丝绸,在我省还出土了大量具有粟特文化特征的金银器。粟特鎏金银羊胭脂盒就是其中之一。

这只胭脂盒高7厘米、宽5厘米、长9厘米。胭脂盒全身鎏有各种造型独特的花草纹饰。经考证,它可能是一件唐代妇女盛放胭脂的器皿。羊头部分是盖子,羊身盛放胭脂,羊头和羊身之间接合的天衣无缝,制作工艺十分精湛。

我省文史学者程起骏先生介绍,这件粟特鎏金银羊与瑞士皇家博物馆珍藏的一件粟特银羊的器形十分相似。

程起骏先生说,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羊被视为吉祥之物,代表和谐、富裕。这只粟特鎏金银羊很有可能是粟特人根据中国文化市场的需求,特别设计的高档工艺品。

作为重要的贸易媒介,粟特人一方面将汉地为了迎合西亚诸国需求和爱好而特别生产的一些产品销往西亚,另一方面也将西亚诸国为了迎合中原王朝需求和爱好的金银器等珍宝销往中原,从中谋取利润,继而促进丝绸之路青海道的商贸繁荣。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