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军的粮草基地

王孝杰米栅,《新唐书》和《旧唐书》中记载的一处以唐代大将军王孝杰名字命名的军事重地。史书记载,王孝杰米栅是一处唐军用来囤积粮草的防御基地,因为是王孝杰督建,因而得名。

《新唐书·地理志》记载:“自振武军经尉迟川、苦拔海、王孝杰米栅,九十里至莫离驿。”专家据此推测,王孝杰米栅的所在地可能在今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东巴村。

downLoad-20180521090522.jpg

东巴古城残墙

downLoad-20180521090449.jpg

东巴古城残墙上的圆木孔

downLoad-20180521090509.jpg

海南州切吉草原  图片均为资料图

王孝杰,京兆新丰人(今陕西临潼新丰),中国古代72名将之一,与马援、李光弼一同写进中国古代的名将序列。因为他非常英勇,所以很受唐高宗和武则天的赏识。

寻访王孝杰米栅

沿着109国道西行,翻日月山,过倒淌河,进入柳稍沟,翻山便到了尕海滩。倒淌河古称尉迟川,尕海就是苦拔海,据史书记载,王孝杰米栅与苦拔海的距离不远。

我省历史文化学者靳育德先生多年前曾数次前往海南藏族自治州考察,寻找史书中记载的王孝杰米栅。

根据《唐书》等史料中关于王孝杰米栅具体位置的记载,靳育德先生最终到达了共和县东巴村,这是一个位于尕海和恰卜恰(古称莫离驿)之间的小村庄。

在东巴村,靳育德先生看到了一处古城遗址。古城呈长方形,南北约200米、东西约100米。城墙残高两米多、基宽六米左右,有南北两座城门。从古城城墙来看,当年的古城上很有可能还有马面。

据《共和县志》记载,东巴古城是一座唐代古城。从东巴古城残垣断壁残留的栣木圆孔痕迹,也可以证实东巴古城建造的年代是唐朝。

青海省社会科学院文史研究所研究员张生寅先生介绍,在筑城时将一些木头横插在城墙上,以便让城墙更加坚固,这是目前甘青地区发现的许多唐代古城的一个特点。

因为受风雨洗礼,东巴古城上的栣木早已腐朽,只留下了一个个圆孔。

《西宁府新志》《唐蕃古道考察记》《海藏纪行》等史料中都记载了东巴古城可能与王孝杰米栅有着密切的关系。有专家考证,东巴古城很有可能就是王孝杰米栅。

交通要道

东巴村所处的地理环境和交通位置都为修建王孝杰米栅提供了必要的条件。

修建粮草基地,能提供必要的粮草支援显得很重要。靳育德先生说:“东巴地近共和盆地,这里早在羌人时期就有人繁衍生息。东巴村处于尕海和恰卜恰之间的一个小盆地中,所以气候比较暖和,非常适宜农作物的生长,从古至今都是非常好的产粮区。”

在东巴古城墙下,还曾有一条发源于附近山沟的小溪流,当地人称“尖巴”, “尖巴”,意为河滩。根据这个地名推测,这里曾是一个水源充沛、植被茂密的地方。靳育德先生说,据当地百姓介绍,多年前,村里人都是从这里挑水喝,溪水清澈且水流量大,也可以提供灌溉。

东巴村所处的交通位置也十分优越。张生寅先生介绍,唐代的驿站设置大多都相距约90公里,东巴村距石堡城(今湟源县境内)的距离刚好90公里。

靳育德先生介绍,以唐代的交通设施来看,东巴村所处的位置,正是商旅和使臣人困马乏,需要补给的地方,所以这里自然成为了唐蕃古道上的一个重要节点。

据说,当年文成公主和亲走的就是经日月山、倒淌河到恰卜恰的这条路。

“根据东巴所处的地理环境和交通优势,东巴正是修建王孝杰米栅的最佳地点。

东巴在当时距离大非川战场的距离也非常合适,进可攻,退可守,给军队补给也比较方便。” 靳育德先生说。据考证,唐时的大非川,就在今海南州切吉草原。

战争的物资补给基地

唐军之所以要在东巴修建一个粮草基地,除了它优越的地理环境和交通条件之外,还与唐代名将薛仁贵兵败大非川有着直接的关系。

公元670年,吐谷浑大臣素和贵投奔吐蕃,吐蕃根据他提供的军事情报,派遣精锐骑兵突破吐谷浑黄河防线,占领了吐谷浑的主要军事基地,吐谷浑王带领妻子弘化公主被迫迁到了浩门河流域,后来又迁到了今天的甘肃。

当时,吐谷浑位于吐蕃与唐朝之间,是一个重要的军事缓冲地带。为了援救吐谷浑,唐高宗调任薛仁贵为逻婆道行军大总官,并以阿史那道真、郭待封为副将,率领十万雄兵进攻吐蕃。结果在大非川,薛仁贵打了一生中唯一的败仗。

靳育德先生介绍,薛仁贵在大非川的惨败,除了兵力悬殊,长途跋涉人困马乏,不适应高原气候等原因之外,还与粮草辎重被夺有关。

《旧唐书·薛仁贵传》记载,副将郭待封违抗薛仁贵留下两万兵力设栅守护辎重的命令,率领拉运辎重的军队前行,在乌海遭吐蕃军队拦截,粮草尽失。最终导致唐军大非川惨败,十万大军全军覆没。

6年后,唐高宗命中书令李敬玄兼鄯州都督,王孝杰为副总管与工部尚书刘审礼一起领军西征。

靳育德先生说:“鉴于大非川之战中辎重、粮草尽失,导致惨败的沉痛教训,副总管王孝杰选中了在今东巴设栅,构筑城堡,屯积粮草,使之成为进可攻,退可守的防御阵地。”

可惜尽管李敬玄和王孝杰等人为这次进军作了周密计划和部署,还是以失败告终,王孝杰与刘审礼被俘。

战争虽然失败,但是王孝杰米栅这个地名却被保留了下来,直到后来被东巴这个名字所取代。

被俘后受到礼遇

因为刘审礼和王孝杰都是唐军主将,所以二人被俘虏后,并没有立即被斩首,王孝杰还被“厚加敬礼”。

靳育德先生说:“王孝杰在吐蕃生活了数年,最后被礼送回唐,成为了唐蕃战争史上的一段趣闻轶事。”

公元692年,武则天任命他为武威总管,征讨吐蕃,收复西域龟兹、于阗、疏勒、碎叶四镇,以军功拜左卫大将军,翌年升夏官尚书。后来,在与契丹的战争中,王孝杰因为失去后援,最终不幸坠谷身亡。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