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崖记忆·石壁上的故事》系列报道之二

谁凿佛像山崖间

downLoad-20180723091300.jpg

石窟寺石塔窟

downLoad-20180723091239.jpg

岗龙沟石窟寺

东川镇巴哈村离门源回族自治县府浩门镇约三十公里,在巴哈村东有一条岗龙沟,著名的岗龙沟石窟寺就位于岗龙沟深处。石窟寺的摩崖石刻雕工精湛,曾被北大考察组称为青海境内保存最完整的摩崖石刻之一。

有专家认为,岗龙沟石窟寺修建于南北朝北凉时期,也有专家认为它是门源县境内唯一的西夏时期文物。

downLoad-20180723091344.jpg

我省出土西夏文铜印。 闫璘提供

岗龙为藏语,意思是雪沟。岗龙沟石窟寺开凿在岗龙沟一处险峻的红砂岩石壁上,因为石窟寺所处的山体背风向阳,山体上部岩石又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避雨岩体,所以石窟寺内的造像以及附属的宝塔基本保存完整,但是由于历经风雨侵蚀,石窟寺的木建筑已经全部腐烂。

岗龙摩崖冠绝青海

石窟寺平时人迹罕至,加之所处地势险峻、草木茂盛,站在山脚下望去,很难看到石窟寺中的摩崖石刻。要想一窥石窟寺摩崖石刻的真容,只能攀爬到石窟寺的近旁。

上山的路很艰险,需要不时借助山上的鞭麻草,行至半山腰,才能隐约看见悬崖边凿刻的石佛。只有到达石窟寺旁边,才能一睹千年前的石刻艺术。

《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申报登记表——岗龙沟石窟寺》记载,石窟寺由石塔、佛像、壁画等组成,石塔开凿在一面东西长100米、高50米的红石崖上,石塔高6米,塔腹部开凿一口石窟,其内供有许多红泥制作的擦擦(泥质小佛像);石塔左侧凿有释迦摩尼佛像一尊,高1.2米、宽1.5米,佛像右侧有一尊小佛像;塔的北部石崖口还有一座高石崖,崖面上有六字真言和汉字“宝塔建在戊寅年”七个字;佛像南面有一幅图案为十三相轮的石刻,石刻图案线条分明。

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研究员闫璘先生介绍,石窟寺佛像面部丰润、衣纹流畅、神态逼真。

据了解,石窟寺历经千年的风吹雨淋日晒, 虽然石窟寺整体保存较好, 但局部存在损毁情况, 主要表现在造像和题刻的风化, 造像局部模糊不清, 题刻也有部分难以辨认。

上世纪80年代,自岗龙沟石窟寺建立文物普查档案后,就迎来了许多省内外的研究者。但是迄今为止,对于岗龙沟石窟寺的具体断代仍然存在不同的看法。《青海省志·文物志》中关于岗龙沟石窟寺的词条也记载“年代不详”。

唯一有明确纪年的北凉佛像?

根据岗龙沟石窟寺中汉文题记“宝塔建在戊寅年”,有考古学家考证,岗龙沟石窟寺的建造时间为公元438年。

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研究员闫璘先生介绍,公元438年,正是北凉沮渠牧建统治时期。

北凉是五胡十六国中偏安西陲的小国,北凉的统治范围大致是今天的甘肃省、青海省和内蒙古自治区的一部分,当时门源地区就曾被北凉统治。

南北朝时期,各地政权更迭频繁,特别是河西走廊的丝绸之路,常常因战争而被阻断。因为这个原因,丝绸之路青海道逐渐繁荣了起来。

门源是河湟地区连接河西走廊的重要门户,地理位置十分显著,也是丝绸之路青海道北段的必经之地,早在西汉时期就已经形成,称为“羌胡道”,张骞出使西域曾从此路过,汉元狩二年,霍去病为打通河西道也经过这里,南北朝时期,原本行走在河西走廊的商队和僧侣,常绕道门源。岗龙沟石窟寺可能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开凿的。

专家介绍,岗龙沟石窟寺是全国唯一有明确纪年的北凉石窟造像,对我们研究这一时期的造像艺术提供了标准。

佛像主人曾被认为是党项人

关于岗龙沟石窟寺,历史文献中几乎没有任何记载。

我省考古专家许新国先生在《青海门源岗龙石窟的年代与族属》中认为,岗龙沟石窟寺为西夏人所刻造,其族属为党项族。

曾在宁夏回族自治区生活多年的学者、作家李金海对西夏历史十分了解,据他介绍,党项族原为羌人的一支,也称为党项羌,原居住在青海东南部黄河河曲一带,古称析支的地方,后来党项羌的势力逐步向周围扩张,由原居地逐渐向东北方向迁徒。

公元11世纪初,党项族在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建立了一个国家政权——大夏王朝,因为位于宋、辽之西,所以历史上一般称其为西夏。西夏的辖地包括今宁夏和甘肃省大部、青海省东北部、陕西省北部、内蒙古西部。

当时,青海,特别是河湟地区,是宋、金、夏争相抢夺的地方,战争频繁。公元1220年9月,西夏攻占西宁州后,又攻占来羌城(今临夏和循化一带),河湟地区完全被西夏统辖。

闫璘先生介绍,在我省曾出土过一些西夏时期的文物,如化隆回族自治县出土的西夏文铜印、互助土族自治县发现的西夏瓷窖藏等。

据《古今西宁》记载,1988年在门源县也曾出土过一方西夏文铜印,铜印正面有西夏文“首领”二字,印柄左侧为“大德”四年,右侧为“头领曹巴图”。

关于西夏的传说,也流传在青海很多地方。我省历史文化学者程起骏先生介绍,位于祁连县的多华杰古堡,相传就是西夏最后一位皇帝多华杰避难的行宫。

有专家之所以认为岗龙沟石窟寺是西夏人所建造,主要是通过对岗龙沟石窟寺中佛像造像的风格来推断。

在考证了敦煌莫高窟和定西榆林石窟,以及内蒙古西夏遗址黑水城遗址中出土的西夏唐卡佛像后,专家认为岗龙沟石窟寺中佛像造像特征,与黑水城等地出土的西夏佛像十分相似,所以不少专家认为,岗龙沟石窟寺雕凿的年代应该限定于12世纪末叶到13世纪初叶,比较适宜。

downLoad-20180723091317.jpg

石窟寺天然形成的大小不等的小洞

见证丝路繁荣

虽然石窟寺的具体建造年代至今没有定论,但是岗龙沟石窟寺的历史文物价值却是毋庸置疑的。

闫璘介绍,岗龙沟石窟寺代表了佛教艺术的杰出创造和高度成就,是不可多得的文化资源,保存了大量的重要历史、文化、艺术信息。

石窟寺中佛像体量巨大,地处险峻、雕工精美,凿刻需要很长的时间以及人力、物力和财力,丝绸之路的发展,为石窟寺的凿刻提供了条件。北凉和西夏都是西北少数民族政权,岗龙沟石窟寺中的佛像造像既受汉文化的影响,又有西北少数民族的风格。

石窟寺无论是建造于南北朝还是西夏,都是丝绸之路繁荣历史的实物见证,同时也是多民族文化交流融合的重要见证。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申报登记表》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