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湘寻迹喻胜荣

2011年,湖南省湘潭市文物部门在湘乡市毛田镇崇山村发现了一处极具军事防御特点的古宅——崇瑞山庄。崇瑞山庄的主人是清代湘军大将喻胜荣。在考证喻胜荣将军生平的时候,人们的目光聚焦在了远在千里之外的青海。

我省湟中县通海地区,散落着四块清朝时期的碑刻和石匾,石匾的匾首题有“统领安西马步全军,提督军门前署理西宁镇海协镇都督府齐朗阿巴图鲁,湖南湘乡喻胜荣题”的字样,这是喻胜荣将军“戍边”青海时留下的遗迹。

喻胜荣,字正轩,清朝道光八年(公元 1828 年)出生于湖南湘乡县。他出身贫寒农家,27岁时参加了湘军。因为作战英勇,喻胜荣很快便得到了湘军将帅的赏识。

奉命修建安西堡

1867 年,清政府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陕甘总督,率湘军兵分三路,进军西北,喻胜荣就是随军将领之一。

五年后,湘军统领刘锦棠帅军 6000 人攻占了西宁,为了便于指挥,刘锦棠选定在西宁古城以西修建一座大本营。光绪四年(公元 1878 年)喻胜荣在刘锦棠兵营的基础上开始修建安西堡。

在西宁,喻胜荣负责为前线将士提供保障,虽然少有在一线冲锋陷阵的机会,可喻胜荣对官军的管理十分严格。传说,喻胜荣制定了一整套治军制度,例如:严字当头,凡抗令者斩,怠工者斩,扰民者斩,贪污者斩,强奸者斩,造谣惑众者斩,投降者五马分尸;对将士立功者晋级晋薪,立大功者大奖。喻胜荣还坚持三同,即与将士同吃、同住、同上前线。他还拟订公开的财务制度,即按月将下拨的军饷公开,将自己兄弟、儿子、亲戚的薪水公开,将军队所有开支公开,自觉接受监督,深受官兵爱戴。胜荣严格按照这套制度律己律人,曾将企图贪污军饷的小舅子砍头正法。

据了解,喻胜荣捐俸率众修建了一座长宽各两里的城堡,因古堡是安西军所筑,所以定名为“安西堡”。不仅如此,《西宁府续志》还记载,光绪四年,喻胜荣将军还捐俸督勇,在西宁北川修建百数十里的道路。

蒋次瑛女士是喻胜荣将军的曾外孙女,她一直致力于研究喻胜荣的生平事迹。2014 年,蒋次瑛女士的女婿专程到西宁寻找安西堡。安西堡的大体位置就在今天的五四大街小学及周边。

我省历史文化学者靳育德先生曾见过安西堡,他说:“安西堡墙体宽厚,只设东门,以便和西宁古城西门遥相呼应,易守易退。堡内修有营房,安排湘军驻扎。因为是军队驻地,所以安西堡又被老百姓俗称为‘大营盘’,直到清末,安西堡都有军队驻扎。”

修复镇海堡

明清时期,因为战乱,位于今天湟中县通海地区的镇海堡遭到严重破坏。

通海南通汉东川,也就是今天的湟中县西部广大的地区,北邻多巴,东接西宁,西望湟源峡东口,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因此通海自古以来被称为“三军雄阵地”,是兵家必争之地。通海汉朝时被称为临羌故县,从汉至清历来是扼守河湟的军事要

塞。明朝时,通海地区更名为镇海城或镇海堡。

光绪年间,朝廷决定对镇海堡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维修加固,负责此次维修加固工作的就是喻胜荣将军。

蒋次瑛女士说:“在喻胜荣将军远在西宁修复古堡,铺设道路的时候,他的父亲过世。因此,喻胜荣打报告向陕甘总督杨昌濬请求回乡奔丧。杨昌濬认为,喻胜荣正在负责修复加固古堡、修路架桥等工程,进程顺利,不便马上换生手,便没有同意喻胜荣的请求,要他继续工作。”

据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文献资料馆《喻胜荣传》记载,当时的喻胜荣已经有五十多岁了,高原地区气候寒冷,在筑堡修路时,喻胜荣的旧疾复发。即便这样,他也坚持完成了自己所有的修建工作。

靳育德先生说:“据推算,镇海城修复加固工程历时一年多。”

光绪八年(公元 1882 年)喻胜荣在给镇海堡东门楼题后字三个月后,他交接了工作离开镇海堡,返回了故乡为父亲守孝。

刻石镇海堡

2018年7月,蒋次瑛女士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了西宁,这次,他们要寻找的是几块由喻胜荣题字的石匾。石匾就在多巴镇通海地区。

史国枢老人是土生土长的通海人,2018 年 7 月 15 日,在他的陪同下,蒋次瑛女士终于找到了青海和喻胜荣将军有关的又一处历史遗迹——镇海堡石匾。

古旧的石匾镶嵌在通海两面古城文物墙上,石匾上的字体刚健,铁画银钩间呈现出一派浩然正气。

其中一面古城文物墙上镶嵌着刻有“固我边圉”和“海西门”几个大字的石匾,每块匾的匾额题刻:“统领安西马步全军,提督军门前署理西宁镇海协镇都督府齐朗阿巴图鲁,湖南湘乡喻胜荣题”,匾尾

题刻“大清光绪七年岁次辛巳桂月吉日立。”光绪七年是 1881 年。

史国枢老人介绍,原古城镇海堡西门,称“海西门”,意为面朝西方的青海湖,刻有“海西门”三字的石匾,原来镶嵌在镇海堡瓮城的门顶,主城门楼下镶嵌着“固我边圉”的石匾。

在另一面古城墙上,镶嵌着“镇东门”和“抚兹斯民”的另外两块石匾。这两块石匾的匾额题字与“海西门”上的一样,匾尾题刻为“大清光绪八年岁次壬午六月上浣吉日立”,时间较海西门晚一年。同样“镇东门”本来镶嵌在城东门的瓮城门顶。“抚兹斯民”镶嵌在主城门楼上。

关于镇海堡,《西宁府新志》和《青海古城考辨》都有记载:“古城东西长 307米,南北宽 243 米,城高 6.4 米,顶宽 3.2米,设有东西二门。”

在通海,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都曾在镇海堡中生活过。“在我小的时候,镇海堡还很完整,有人专门守着镇东门和海西门,到了晚上八九点,东西两门就会关闭,这时城外的人和城内的人都不能再进出了。”史国枢说。

留名两地志书

2011年,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湘乡市文物部门发现了崇瑞山庄,当时的崇瑞山庄已被改造成崇山学校。

据了解,崇瑞山庄修建于1877年,因为喻胜荣屡建战功,皇帝封其为“振威将军”。据当地传说,喻胜荣还得到了黄金三百两的奖励,于是他在家乡修建住宅一栋,左宗棠替其命名“崇瑞山庄”,并撰联“名将用心唯地理,圣门传业只官书”。

也许是因为喻胜荣是武将的缘故,崇瑞山庄的建造非常具有军事特点。整个山庄依山势而建,庄中修有护庄河和防御用兵走廊,以船作为交通工具连接庄内庄外,廊道上方还有观察孔和射击孔。

之前,有报道称崇瑞山庄的主人为喻胜云,“也许是因为口音的缘故,湘乡市的志书中误将‘荣’误写成了‘云’,如今已改正为喻胜荣。”蒋次瑛女士说。

1887 年,在回到故乡数年后,喻胜荣去世。但是他的历史功绩却被永远记在了《湘乡县志》和《西宁府续志》中,被湘乡百姓和青海百姓所铭记。

崇瑞山庄内的护庄河

鸟瞰崇瑞山庄

2018年7月,蒋次瑛女士(左一)和家人在青海。

石匾镶嵌在古城文物墙上。

downLoad-20181119095917.jpg

“固我边圉”的匾额上喻胜荣的题记。图片均由蒋次瑛女士提供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