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幸运的“雪山王子”

6.jpg

被铁夹困住的雪豹

4.jpg

摄于三江源曲君的雪豹

地处昆仑深山的都兰县沟里乡是一个藏族聚居的乡。2017年元旦,秀毛村的尼玛太吃过“加卡”(藏式早点),就到山中去看他的牦牛群。

他的草场在冬给措纳湖(黑海)北岸。入冬以来已连下了几场大雪,那辽阔的草原、远处的山峦都被厚雪盖得严严实实,满眼是纯净圣洁的银白色。天气很好,万里无云,寒风如刀一样凛冽,但尼玛太的心情极好,他口中哼着藏歌,踏雪而行。

到了一个山口前,尼玛太发现雪地上有一串不大清晰的足印。他蹲下身子,将足印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哇!这里曾经走过了一只成年雪豹。尼玛太是位打脚踪的能手,他相信没有看错。

对于雪豹,尼玛太并不陌生,昆仑山是雪豹的故乡。他曾多次见过蹲在崖头上闲观山景的雪豹,还见过雪豹在悬崖峭壁中奔腾如飞地追捕石羊的情景。

据野生动物专家介绍,雪豹是高海拔生态系统的气压表。1996年《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已将其列为濒危物种。其在青海的种群数为1600只左右,十分珍稀。雪豹常年生活在海拔4000多米的雪线上,以岩羊、藏原羚、兔、鼠兔为食;在大雪封山的日子里,偶尔也会窜进牧人的羊圈,捕杀绵羊,改善一下生活。雪豹身长1.5米左右,凶猛威武,矫健美丽,所向无敌,被野生动物学家称为“雪山霸主”。而居住在昆仑山中的藏族同胞祖祖辈辈对雪豹心存敬畏,流传着不少有关雪豹的美丽故事和传说,故不猎杀雪豹。

雪豹的足迹走向一道险峻的山口,尼玛太也跟着足迹急速前行。他这时害怕雪豹会突击他的畜群,进了山口,才发现是一道狭窄的涧沟,两边都是如刀削的悬崖绝壁,沟中雪可没膝。雪豹的足迹消失在雪中。他眯起眼睛向上顺沟而望,突然发现崖顶上扬起缕缕雪雾。他定睛细看,原来是一只雪豹在原地打圈圈。尼玛太明白了,是捕兽夹逮住了雪豹。

尼玛太顺沟上爬。沟内都是数米高的断崖,层层垒叠,上面铺满厚厚的雪。尼玛奋力上爬,他没戴手套,那雪蜇得手发痛发麻。扒下来的雪不断扑在脸上、眼睛上,十分难受。经过一个多小的艰难攀登,他终于来到了雪豹跟前。那雪豹头朝上,横卧在雪坡上。左前爪被铁夹牢牢扣定。它一见尼玛太立即狂暴地扑抓腾挪,目光凶狠,吼声不断。尼玛太顿生怜悯之心。他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他心存善念,他想救这个生灵出厄难,这个想法来之他从小遵行的信仰,也来自于近年来有关野生动物保护的法治教育。他知道这雪豹是国家一级保护的野生动物。

但尼玛太要救这只雪豹,深感无从下手。他要解开夹着豹爪的铁夹,就会遭到雪豹另一只利爪的攻击。他觉得这件事他一人办不了,便连忙下山,直奔他岳父丹巴冬窝房子。此刻日过正午,但尼玛太忘了饥饿,也忘了畜群。在岳父家他一口气讲述了雪豹的事情。

丹巴是秀毛二社的监督员,也是一位遇事冷静,有主意的人。他连忙叫家里人去通知就近几家邻居的人都去救雪豹,又交代尼玛太赶快骑马去给县上打电话,因为离他冬窝子30里外手机才有信号,然后他就扳鞍上马,直奔雪豹遇困的山沟。

丹巴在高海拔地区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到雪豹跟前。他绕豹三匝,始知无法立即营救。其一,雪豹身手不凡,钢牙利爪,他能在飞奔腾跃中一爪打翻体重比它大一倍的石羊。如果这爪子落在人身上,立马是血肉横飞;其二,盗猎分子固定铁夹的钢镢离雪豹只有一米,这是为了便于他们用铁棍击打雪豹的脑门,一击毙命。而这给准备营救雪豹的丹巴出了个难题。

太阳已经下山,深沟中一片昏暗,冷风不断地刮削着丹巴的脸面。丹巴用袖筒捂着嘴御寒,等待后援的人到来,一起想办法。在一片死寂中,他突然意识到那下了铁夹的盗猎分子可能正在路上,这种人都是一些胆大包天,心狠手辣的人。他们绝不会轻易放弃已到手的“财宝”。一只雪豹的毛皮、骨头、豹肉就是一笔不菲的横财。如果这时盗猎者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真不知是何下场。想到这一层,丹巴有些不安,他下意识地摸摸腰刀,遭了,走的匆忙忘了腰刀。他举目四望,漆黑一片,唯见那豹眼凶巴巴地泛着幽冷的绿光。但他很快镇静下来。他不怕盗猎者,因为邪不压正,长辈们的教诲铭刻在他心间。

在紧张焦急中等候的丹巴终于听到山下有响动和说话声,援兵们来了,他们是僧人索南言排和仁青昂杰,本社牧民土丹、谢如尼玛、加巴、达瓦太,加上丹巴,共7位。山崖上顿时热闹起来,乡亲们带来了吃喝,手电,绳索。

丹巴接过乡亲们递上的手抓肉吃了起来,这是迟过头了的中饭加晚饭。他拿出一条羊肋巴,扔到雪豹嘴前,谁知这雪豹连眼皮也没动一下。也许它已感到大限来临,也许它已折腾得筋疲力尽,“雪山霸主”不食人间烟火,使这些好客的藏族汉子有些失望,不知所措。只好在暗夜中静候上级部门的人快速到来。

半夜时刻,尼玛太赶到了。他说,给县野生动物保护办公室石运宏主任的电话打通了。县上有关部门十分重视,给州上、省上的上级部门已打了电话,回答是有关专家将带专用设备前来处置,叫我们保护好现场。根据这种情况,大家议论起来,这可是一场在昆仑深山中召开的,有关如何搭救这只雪豹的民主讨论会。会议自然由年长的丹巴主持,议程只有一项,即赶紧救这只雪豹。这一伙再平常不过的藏族牧民为救这只雪豹的命而各抒己见。很快就由丹巴集中了大家的想法,既这里日的海拔在4400米以上,最低气温大概在零下25℃以下。雪豹至少三天没进食了,如果不立即救助,可能随时死亡。那被铁夹夹住的豹爪可能被冻坏,一只没了爪子的雪豹就算活下来,最终也会饿死。远水解不了近渴,因为从西宁到这里有几百公里的路,大雪已将必经的几个河道山口封堵,省上的救援队几时能到,谁也说不上,由于无信号,也无法联系。不能再等了,必须立即行动,丹巴说,如果做错了,责任由我承担。僧人索南言排也表态了,他说:“我们也是听到信儿赶来救雪豹的,我们这里是昆仑山中野生动物最集中的地方,保护它们是僧人应尽的义务。国家提倡的生态保护和佛祖慈悲众生是相一致的。今天在场的人都是这只雪豹的主人,我们同意丹巴的意见,做错了我们都愿负一份责任。”家有家规,乡有乡俗,在这里僧人的意见是受人尊重的。

其实,这只落难的雪豹牵动着很多部门不少人的心。就在接到尼玛太电话的第一时间,都兰县野保办的石运宏主任立即向县上、州上,省上的有关领导和上级部门打通了电话,汇报情况,听取指示,同时,召集员工娘格加,石根梁驾车赶赴现场;省野生动物求助中心接到通知,立马组成由吴国盛主任为队长的救援队,带上麻醉枪、捕兽网等设备上路;还有海西州野管局郑泽局长一行、州森林公安局李常运局长一行,都在同一时间,从不同方向驱车奔向沟里。但行程都在500—600公里之间。其中还有50公里的距离无路可行,只能在雪中徒步而行,沿途雪淹路面山口,走走停停,虽一再加速,也无法及时赶到现场。所以,这次救助行动由群众自发而完成,虽不一定完全符合有关野生动物救助的规章程序,但确有不得已而为之的合理性,事实证明,这是一次成功的救援行动,从而也体现了这群藏族汉子敢于担当的主人翁精神。

解救雪豹的过程十分迅速,由丹巴拉住豹尾,防止豹子尾巴攻击救援人员,其他人用一件皮袄盖住了雪豹,有两个年轻人用手压住,再由丹巴小心打开夹子,并仔细看了被夹的豹爪,发现只受了轻微的压伤,并无大碍,而且还是一只母雪豹。

夹子打开,揭掉皮袄后,那雪豹东望西看,好像没有逃跑的打算。这使大家的心悬了起来,过一会儿这雪豹才躬身而起,小走几步,就纵身窜到了最近崖顶,又回过头来,望着救了它一命的这群人,那威猛的巨眼一闭一睁,露出獠牙,大吼一声,腾跃如飞,瞬间消失在万重雪山之中。这群藏族汉子不约而同地甩着皮袄长袖,同声呼喊:“阿加洛!阿加洛!”这呼喊声是藏族在举行祭山大典时的古老习俗,用以表达对山神的至高敬意。雪豹在他们眼中就是昆仑山神的子民,今日得救,自然是遵从了山神的意愿。

这群藏族汉子办完了这件事,已是新年的第三天早上10点,他们一路上说说笑笑又去干各自的营生。他们用一次善行义举,打发了2017年的元旦日,诠释了居住在昆仑深山中的藏族群众保护生态的强烈意愿。

新闻链接

2017年元月8日,又一只雪豹被捕兽夹逮住,又是沟里乡。此乡地处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花石峡镇与都兰县沟里乡的交界处,近年来,随着野生保护工作力度的加强,包括雪豹在内的各类野生动物种群逐渐增多,但此地人烟稀少,地域广大,交通通讯特别闭塞,盗猎分子就趁机而入,猎捕以雪豹麝香为主的稀有野生动物。根据两只雪豹被盗猎的情况,都兰县委、县政府,以及省州公安,林业部门作出专项部署,联合有关部门开展为期35天的集中联合巡山护猎执法行动,缉捕盗猎分子。然而,时至今日盗猎分子仍未缉捕归案,护猎行动正在路上。

2.JPG

得救后的雪豹回归自然

1.jpg

施救小英雄尼玛太

21次!金钱豹入镜

澜沧江源头地区已成其重要栖息地

日前,由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囊谦县政府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联合开展的生物多样性监测中,红外相机在一个半月时间内21次拍摄到濒危野生动物金钱豹的照片和视频。“这表明澜沧江源头地区已成为金钱豹的重要栖息地。”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三江源项目主任赵翔说。

5.jpg

丹巴正在拽豹尾施救

3.JPG

重获自由

“三江源地区是全球金钱豹种群分布海拔最高的区域之一,对于金钱豹的发现,丰富了我们对三江源生态系统多样性和复杂性的认识。”国家林业局东北虎豹监测与研究中心副主任冯利民说。

据介绍,金钱豹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近年来,随着生态保护力度不断加强,研究人员多次在三江源地区发现金钱豹踪迹。

野生红外监测相机,是利用红外触发拍摄的相机,只要野生动物经过镜头,传感器接收温度变化后产生脉冲信号,就会触发相机拍摄。

(原载《 人民日报 》( 2017年12月18日 )

本版图片由程起骏 彭建生 董磊提供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