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花海,赴一场金色浪漫之约(下)

1.jpg

七月门源

4 (2).jpg

俯瞰花海

3.jpg

流光溢彩

4.jpg

霞映照壁山

白塔高挂吉祥幡 花海低回浪漫诗

白塔,是浩门镇的风水靠山,这里的佛塔经幡时时从风里吹送着吉祥安康的祝福。在它关切的目光里,古镇的千年苍桑尽收眼底,古镇的风雨彩虹也尽在它的记忆。

明代开始,这里的人们将野生油菜驯化种植,让一方荒野变成了北方小油菜的故乡和种源地。门源的油菜,从此随风飘洒,遇土生根,落雨花开,在中国的北方、俄罗斯、蒙古……都留下了它的花美油香。“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它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因了这小小的油菜,才使门源有了夏季时的百里花黄,秋日里的千村油香。“门源油,遍地流”。漫长的岁月里人们只闻门源油的香名,而不知门源油菜花的美丽,更想不到这寻常之花,也有今日风光。当油菜不再是多数人果腹需要的时候,才会注意到它的美丽,才把它当做观赏对象。感恩时代,让这个寻常花力压群芳,攀枝开放,花瓣有韵,风也含香。油菜花朴素简单,褪尽铅华,以一身金黄胜却姹紫嫣红,令所有名花黯然失色。油菜花的观赏价值更来自于接地连天的气势,门源的油菜花就以这样的气势成就了天地间的大美。

看油菜花看的是气势和这气势里的诗意。我们与故人对吟,将古诗与眼前的美景对照。这里有“满目金黄百里香,一方春色醉千山”的宏大,“垄亩花烂漫,原野遍金黄”的壮阔,“朵朵金花娇艳艳,层层碧叶嫩柔柔”的娇艳,同时有“风扶日照舒胸意,蝶舞蜂飞壮眼眸”的感受,“清风吹拂金波涌,飘溢醉人浓郁香”的体验……以景入诗,以诗对景,或登高远望或进入花丛,一路都是诗中行,画中游,你追求的诗和远方,就在脚下。

红山遥看菜花天 万黄丛中飞锦绣

这是冷龙岭前凸出来的一座小山,称多麻红山。

冷龙岭银冠绿袍,多麻红山赤霞丹衣。多麻红山似依偎在母亲怀中的红孩儿,活脱脱一幅母子相亲图。划断北天、雪接蓝天的祁连山冷龙岭,在它繁杂的地质结构里,时不时裸露一下丹霞含彩的内核。门源老虎沟冰川下的彩色山,以独有的冰川丹霞地貌呈现着造化的神来之笔。在冷龙岭一路向东的延展中,从裙裾下有意无意间暴露的那一抹红,在七月的黄金里,如一片红霞,似一朵红云,令人惊艳。站立赤霞色的红山,北面有大青山相依,两边是带着雪谷凉意的清溪,脚下是有着不同文化背景的村舍,那白塔彩幡下,疏落而居、牛羊成群的是从事牧养的藏族人家;围着金顶的清真寺,抱团而居、田园菜畦的是从事农耕的回族人家。抬脚走进任何一家,这里的人都会以盛情的礼仪和清香的茶饭热诚款待。藏族人的奶茶、糌粑、手抓,回族人的油香、土鸡、青稞长面,将给你的舌尖留下不同的记忆。往西北眺望,沟谷相连间是大山的起伏;西南望,浩荡花海直连远山;向南望,花海田畴陌上人家,纵横网织着道路林带。目力所及是钢蓝色达坂山下一沟一坡漫过山岗的青稞和油菜花;向东望,远山近田的油菜花青稞穗镶嵌的山川花浪翻滚,而冷龙岭的天象还是个说变就变的孩儿脸,时而光照金顶,满川明媚,时而烟雨朦胧,雾里看花。这里还是走马之乡,人人喜马善骑,几乎家家都驯养走马。走马如舟,骑乘起来平稳舒适,一匹好走马,在好马人的眼里胜过一辆好车,因此这里常常举行赛马活动和马的交易。有赛马会必然有歌舞,马在奔驰,歌在飘飞,手拉手的锅庄舞动在夜晚的篝火里,而爱美的门源人,还在油菜花中匠心独运地打造出了千亩锦绣花田,百里金黄中出现了一片姹紫嫣红,让人从黄色的审美疲劳中,眼前一亮。行走花径,不妨坐下来端一盏三炮台盖碗茶,细品慢刮中欣赏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回族宴席曲,古朴的舞,悠扬的歌,总会带给你不同的体验,不一样的惊喜。

红日东升尖沟顶 霞燃花海红胜火

门源是个山川相连的地方。川是平坦如砥的一马平川,山是清绝超拔的巍巍高山。在大山的褶皱里或三三两两、或满满一沟地住着庄户人家。这些人家布局在雪水纵流的沟谷,人们耕耘在坡梁,放牧在田边山头。青稞为粮,耕牧而食,在隐和静中自有大千世界在胸。他们身处深山而不闭塞,道路通外界,网络联八方。这种日子在丰盈的七月里焕发出了迷人的魅力,“一岭不够二岭深,油菜花尖送轻风,斜卧暖榻黄香梦,暖阳若泼盖金身”。劳作后的一场午歇,正是农人们如仙的享受,好不令人向往。

在蘑菇掌垭口的风马旗下,吉祥之风吹落了一路的风尘后,抬脚向南,踩在嵌花的绿绒毯一样的草坡,走向帽顶一样圆圆的尖沟山。这座山位于门源大川的东部中央,是极目纵览的又一个好地方。放下行囊,张臂畅怀,来一个深呼吸。向着四方来一次万山呼应的吼喊或长歌的释放后,整饬一下衣冠,在咔咔的快门声里留下你笑对山海的潇洒风度,然后或躺或坐在接天揽云、花潮捧举的仙幻境界里,展目读山河。这里带给你的是境界开阔,大气磅礴的崇高美感。是“春风十里不如你”的诗情画意。

向东看日出,向西看日落。当金乌在花海的地平线上挂起后再慢慢坠落时,金边云中集束的光上冲星汉,下临花海,绵密白云,由白变金由金变红,把天穹燃烧成了彤红的幕帐,而油菜花把这种光沉淀在薄薄的花瓣上,然后把自己点燃成一束束热烈璀璨的火炬,这种金红的火焰在刹那间燃遍了整个花海……

照壁凝翠如画屏 登高揽胜独一峰

前有照,后有靠,左右掖水,面南临河。千年古镇浩门,如一只凤凰,挺立浩门川中央,它以左右绵延开来的花海为翅,正鼓翼振飞。站在照壁山望门源,门源两山夹一川的形胜中,会发现山有挺立双肩的担当,川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有着这样如父大山的担当守护,这里就多了一份安然;有了这样如母大川的包容和供养,这里就多了一份从容。这也造就了门源人敢于担当、胸怀坦荡的文化性格,让门源人有了穷不嫌乡、富不离土的故园情结,和从容、自在、慢节奏的生活风度。悠悠蓝天悠悠云,悠悠的花海悠悠的城,门源始终在闲庭信步中。活人要活在花儿里,择一城而居,就择在花城里。绿水青山,蓝天白云,宁静的小城矗立中央,与周边依地就势、散布开来的村庄在花海中脉络相连,疏疏落落自然天成。远远望去,那城那村似散落在金色大海上的岛礁,错落有致,情洽意合。

红尘三千丈,念在山水间。在这方山水之间处处是画,步步皆景,全然渗透出水墨丹青的韵味,无论你展卷浏览,还是分块细品,给你的是放不下、看不够的吸引,和沉下来、深入走进去的诱惑。看了日出东山,金满花海,还想看雾锁长川、纱幔四野,还会产生一种念头,那就是走进“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村庄,在共话桑麻中品一品特有的奶皮,尝一尝地道的青稞面搓鱼,享受百年乡村的内涵深厚、余韵悠长。

岚绕雾缠大滩山 黄绿交错陌上田

南山南,山套山,这是一个代表清凉的地方。也是青草茂盛的地方。北坡放羊,南山牧马是诗中的意象。你看高山上垂帘下挂的山溪,漫山满坡的山花碧草,笛声歌声里的群群牛羊,是数千年游牧文化不变的景象。望南山,仿佛时间停滞在马背时代,我们也一下子变得纯粹而简单。转身北望,脚下是棋盘格般布局的田野,坐拥田野的村庄,只那么一个回头,我们又进入了农耕文明的现场,这就是独特的门源。地理上处于纬度37.5°—38°间、临界于北纬37°的中国最美景观带上,又处在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交错地带,而且是东部季风最后到达的地方,年降水超过530毫米,成为半湿润区。繁复多样的地理,个性鲜明的气候,在这里形成地理人文上的多元文化秉赋,具备了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气质。了解了这些常识再看实景——门源地形呈西北高,东南低之势,脚下是浩门河切割而成的谷地农田,由于种植业的粮油倒茬间作,因此就有了色彩的差异。在整齐的田野,农人用青稞和油菜营造出了黄绿相间的大地艺术,那绿,绿得深沉,那黄,黄得耀眼。互映互衬交错对比,并以各种几何图形拼连组合出一幅绝美的油画,在这幅画中,疏密相宜的村落、线条明快的道路、林木,好像是画家笔下的精心布局,一切都亲切、自然、恰到好处。视线沿着这幅画卷延伸,是浩门河平缓蜿蜒流淌的情态,波光粼粼中是河岸的花、草、树、石的装点。而那一堵断崖是一种大景观将要展开的提示线,从这条线抬升到一个高度,是那大写意、大泼墨的浩浩金色,这种金色一直延伸到天际边,与雪峰青山相接,与蓝天白云融合,这既是一幅宏大的画作,也是壮美的景观,是人间的大地艺术,也是造物的鬼斧神工,完美得让人无言。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