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麦街村的“客人”

那年深秋,凋零的落叶飘落在脚下,萧瑟的秋风包裹着无尽的失意。此刻,他甚至不愿再回头,多看一眼这片沟壑纵横的大地,这会让他想起贫穷、艰辛和打小无尽的劳作,这会让他感到黄土地上始终直不起腰来的那种卑微……

在他还不满19岁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安海山扭头离开了玉麦街村,他已对这个挂在山头的小村落,再无一丝眷恋。

……

11年后的今天,当安海山再次回到玉麦街村时,化隆回族自治县已隶属海东市了,昂思多乡脑山地区的大多数贫困户也整体搬迁到了平川。

“没见过青山滴翠美如画,没见过人在画中闹丰收,没见过绿草茵茵如丝毯,没见过绿丝毯上跑马牛,没见过万绿丛中有新村。”这还是自己离开前的玉麦街村吗?安海山张大嘴,贪婪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

不论在他、或是妻子眼中,短短几年过去,村子的一切都变了,而且如此突然,如此彻底。油路铺到了家门口,广场修在了村中央,杏花开在路两旁,小伙们篮球场上忙拼抢,老人跳舞兴正酣,孩子们健身器上扭得急……他们甚至一度产生了怀疑,这,还是玉麦街村吗?

“阿妈,今晚我想在炕上睡,天气一冷就扯心你的热炕着。”一见婆婆,妻子就主动要求住下。

“哈哈,现在不怕熏到一身炕烟味了!”母亲安正月花笑着答道。

打小习惯坐热炕的安海山已迫不及待地爬上炕头,只是过去的土炕已变成了电热炕,令他欣慰的是,母亲不用再为每日的煨炕操劳了。

自打精准扶贫工作推开后,政府把村里的56户村民整体搬迁到统一规划的新村,原来的20公顷山地全部退耕还林,种上了近5万株甘杏树,灌溉全部用电泵解决。

“如今,电热水器的水接到了厨房,洗碗洗菜很方便,家家户户装上了空气源热泵,电采暖方便又干净。”来串门的李福铭禁不住插上了话。

“往昔里住在山上,买东西看病啥都难心。现在出门是大路,大家都有电动车,方便的很啊!”母亲接着说道。

“阿妈,现在家里电器多,你安心用,我用手机随时可以交电费。”安海山叮嘱母亲。

李福铭接茬说道,如今家里啥都方便,以后自己就在这小院里养老了,哪儿也不去。

就在2018年,县上的电力公司为玉麦街村新架了线路,还安装了大载荷的变压器,让全村的老百姓进入“电气化”时代,玉麦街村成为海东偏远地区首个整村电气化新村。

夕阳西下,送客门前,肥沃的土地,好象是浸透了油;良田万亩,好象是如黄金铺就。回乡数日,安海山总也看不够,总也听不够,此时的他,感觉自己更像是一个玉麦街村的客人!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