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如何避免千镇一面

3.jpg

始建于唐代的四川成都大邑县安仁古镇,坐落在富饶的川西平原,至今仍然完好地保存着多座民国时期的老公馆,是一个到处弥漫着文化气息的特色小镇。走在安仁古镇的老街上,会看到各具特色的文创小店;公馆门外,许多游客排起长队,静候《今时今日安仁》实境体验剧上演……

呈现新风貌 焕发新风韵

【案例】 “我最喜欢吃安仁古镇的留香鸭,那是属于安仁的味道,平时我经常会约上几个朋友,来这里休闲。”在安仁游玩的成都市民宋女士说。国庆假期期间,安仁古镇举办了“唐朝下午茶”中国古茶器数字艺术展、2018华侨城全球旗袍设计大赛等一系列活动,吸引了国内外大量游客。

沿着安仁古镇南岸美村的乡间小路前行,穿过一大片水稻田,会看到一个布满岁月痕迹的老酒厂,里面依然保留着蒸馏器、水塔等一些“老物件”。

如今,老酒厂经过改造后,在尽可能保留原貌的基础上,植入新的内容,“变身”为乡村双创中心,并开始举办乡村创业创新交流活动,引来不少文创项目入驻。未来,南岸美村还将建造一处乡村书屋、一所乡村记忆馆,以及乡村画廊、自然教室和小酒馆等。

安仁古镇,有着悠久的历史,以及保存完好的历史街区、庄园古宅等建筑群。经过华侨城集团的开发建设之后,今天的安仁建立了“文博+文创+文旅”产业生态链,并引入文创小店,打造了《今时今日安仁》实境体验剧等一系列文化IP,在保持古镇特色的前提下实现了小镇风貌的全面提升,使小镇焕发出新的风韵。

另外,诸如有着晋商遗风的又见平遥演艺小镇、散发江南风情的同里古镇、水乡遗韵犹存的黄龙溪古镇等一大批特色小镇,也在源源不断地散发与众不同的魅力,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

如今,在各地政府创建方案和各部委指导支持政策的推动下,特色小镇建设在全国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11日,全国特色小镇一共有403个,共有20个省份提出特色小镇创建计划,省级特色小镇总计划数量已超过1500个。

不能当成筐 什么都往里装

【政策】 《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关于建立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高质量发展机制的通知》提出,以引导特色产业发展为核心,以严格遵循发展规律、严控房地产化倾向、严防政府债务风险为底线,以建立规范纠偏机制、典型引路机制、服务支撑机制为重点,加快建立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高质量发展机制,释放城乡融合发展和内需增长新空间,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今天,人们不仅需要繁华都市,也需要美丽小镇。正如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王石所说,小镇之美,朴素、美好、恬淡、充满想象。

然而,我国特色小镇建设日趋火热的同时,也遇到了一些“成长中的烦恼”,比如存在概念不清、定位不准、急于求成、盲目发展以及市场化不足等问题,有些地区甚至存在政府债务风险加剧和房地产化的苗头。

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士林表示,目前,特色小镇乱象不仅体现在房地产化、产业园区化、旅游景区化等方面,也表现在一些所谓的“特色文化小镇”不按照文化发展规律并基于文化资源进行小镇产业规划,或把文化产业作为“小摆设”“小点缀”,无法确立和坚守文化产业的支柱地位,最终使特色小镇混同于一般的小镇建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林家彬指出,近年来,有些地方在特色小镇建设的过程中,出现了“一哄而上”“假小镇、真地产”“把小镇当成筐”等现象。特色小镇的发展目标是为了人,必须体现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要把当地居民作为发展主体,而不能把当地居民排除在发展之外。

针对特色小镇发展中的问题,2017年12月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4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提出,不能把特色小镇当成筐、什么都往里装,不能盲目把产业园区、旅游景区、体育基地、美丽乡村、田园综合体以及行政建制镇戴上特色小镇的“帽子”。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区要依据特色小镇与特色小城镇本质内涵的差异性,调整并分列现有省级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创建名单,分类明确功能定位和发展模式;在创建名单中,逐年淘汰住宅用地占比过高、有房地产化倾向的不实小镇,政府综合债务率超过100%市县通过国有融资平台公司变相举债建设的风险小镇,以及特色不鲜明、产镇不融合、破坏生态环境的问题小镇。

产业“特而强” 形态“小而美”

【数据】 据统计,今年以来,浙江省特色小镇继续保持较快发展,上半年省级创建小镇规模以上工业、限额以上批发零售住宿餐饮、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达到4300亿元,新入驻企业7199家,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39.4亿元,民间投资比重为68.2%,特色产业投资占比近8成。

有了文化,便有了美。

多年前,华侨城曾在老厂房的基础上,打造了华侨城创意文化园,通过引进一大批具有特色的文创企业,逐步成为我国创意设计、文化艺术高地。老厂房“华丽转身”的背后,源于文化的力量。

特色小镇的建设,同样离不开文化的支撑。

在特色小镇建设过程中,尊重文化和历史,不只是意味着要注重保护历史遗迹或文化传统,还意味着要对文化和历史进行激活和再造。正如国务院参事室副主任王卫民所说,在特色小镇的建设过程中,要注重保护和发掘地域文化特色,推动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说到小镇的文化,就会让人想到高品质,想到小镇之美。”王石说,无论是安仁古镇,还是其他特色小镇,在建设过程中,文化的地位和文化的培育都十分重要,要把文化置于前端,置于先导地位。

当然,特色小镇的“特”,不只表现为特色文化,还表现为特色鲜明的产业形态、和谐宜居的美丽环境、便捷完善的设施服务和充满活力的体制机制等。专家认为,特色小镇具有产业“特而强”、形态“小而美”、文化“古而今”、功能“聚而合”和机制“新而活”的独特优势。

经济学家范恒山表示,对于特色小镇建设而言,一是要就汤下面,优化空间布局,着眼于发挥比较优势,不要另起炉灶;二是要量力而行,无论是改造,还是优化,都不能搞大拆大建,不能政府包揽,可以分步改造、循序渐进,不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三是要一石多鸟,要把特色小镇建设和发展特色经济、乡村振兴、脱贫攻坚等结合起来。

另外,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郭杰指出,特色小镇建设要“量体裁衣”,要找准特色、凸显特色、放大特色,防止内容重复、形态雷同、特色不鲜明和同质化竞争。 (据《光明日报》)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