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视“回马枪”挑落腐败分子

从十八届中央第九轮巡视开始,出现了一个广受关注的新词:回头看。目前已经对北京、天津、重庆、辽宁等16个省区市杀出了回马枪。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三集《震慑常在》,披露了一些第一次巡视后本以为侥幸过关的腐败分子是如何被回马枪挑落马下的。

1.jpg

原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

疯狂敛财置办房产

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这次因回头而落马。中央巡视组发现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的违纪问题线索,今年7月11日,刚刚调职全国人大的王三运也被正式立案审查。

巡视发现的问题线索,移交后经纪检机关调查均属实。王三运纵容甚至授意亲属在甘肃承揽工程以权谋私,还为多名老板办事,收受钱财、房产以及玉石、字画等贵重物品,涉嫌受贿犯罪且金额巨大。

王三运是这样说的:“我儿子和我两个外甥,他们到甘肃来搞业务承揽工程。我两个外甥,对我们家帮助非常大,经常给我们出钱装修房子,还给我们在贵阳买房子,这样实际上就搞成一个相互利用关系了。”

王三运先后担任过贵州、四川、安徽、福建四省的省委副书记,不少在这些地区和他就联系密切的老板,在他任职甘肃省委书记后随即来甘肃发展,王三运也利用职权为他们在获取项目、通过审批等事项上提供帮助。

王三运到甘肃任职后,感到仕途不会再进一步了,开始把全部心思用在为退休后打算,贪腐行为变本加厉,达到高峰。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顾桧介绍说:王三运近乎疯狂地敛财,在各地都置办了大量的房产,以收受房子或者购房款的形式获取了大量的非法利益。中央巡视组对甘肃回头看,王三运担心问题被发现,让亲戚从贵州等地赶来,帮忙四处藏匿、转移财物,并和相关人统一口径,把老板们出的购房款对外说成是“借款”,还订立假合同进行伪装。

2.jpg

甘肃省委原党委、副省长虞海燕

醋泡手机扔进黄河

虞海燕,甘肃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中央第三巡视组对甘肃开展巡视“回头看”,巡视结束后第5天,虞海燕被中央纪委带走审查。早在2010年,虞海燕就想办法接触上了中央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的原副主任明玉清。明玉清也有私心,想利用虞海燕的权力,为经商的儿子在甘肃拉项目,两人一拍即合。2014年巡视之后,明玉清不仅把中央纪委的调查内容向虞海燕通风报信,甚至最终胆大妄为地帮助虞海燕抹平问题,将他的线索作了了结处理。当明玉清告知虞海燕问题已经了结,虞海燕如释重负。他并没有想到,中央巡视组会再一次来甘肃,并很快将他确定为重点关注对象。

虞海燕认为已经平安着陆,感到有恃无恐,各种违纪违法行为变本加厉。正因为如此,第一次巡视之后,纪检机关仍然不断收到关于他的举报,而且又多了不少新问题。巡视回头看进驻甘肃后,也迅速接到了不少相关反映。时任中央第三巡视组工作人员张立平说,对虞海燕反映比较强烈的是他任兰州市委书记期间违规用人,打造“酒钢号”干部队伍。“酒钢号”是一趟从酒泉钢铁公司开往兰州的列车,这个词在虞海燕担任兰州市委书记期间,增添了另外的含义。虞海燕把大量酒钢公司的亲信调到兰州市核心部门、核心岗位任职。不少人反映,除了“酒钢号”,虞海燕还整合设立了一个叫市委市政府督查室的部门,先后选调141名青年干部进入督查室“锻炼”,提拔使用其中76人到重要岗位工作。

巡视组还接到反映,市委市政府定点接待场所金城山庄的3号楼,长期被虞海燕占用,这一线索后来也查证属实。虞海燕授意对3号楼进行了豪华装修改造,作为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下属和老板们吃喝聚会的秘密据点。为了保证这里的私密性,虞海燕严密设防。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李如军介绍说,虞海燕利用他比较熟悉的公安干部队伍里搞技侦的专业人员,给他在里面拿着技侦设施检测,包括他的家里也是,检测有没有人对他进行监听。就在巡视回头看进驻甘肃的前一周,曾经帮助虞海燕抹平问题的明玉清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虞海燕安排自己在各部门的亲信,想方设法打探巡视回头看动向,同时着手转移家中的贵重物品,联系和自己有利益往来的多名老板,商量对策,统一口径,做了好多对抗行为,有的甚至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行为。他把家里跟相关老板的合影都剪碎了之后往马桶里冲,冲的时候把他家马桶都给堵了。他的妻子交代,在巡视期间,他家的桌子上摆了有一排手机,一个老板一个专号。和老板们商定口径后,虞海燕又把这些手机用醋浸泡后扔进黄河。虞海燕说:“我自己想那个醋它能腐蚀得快一点。”

巡视组工作不断取得进展的同时,中央纪委对明玉清的审查也有了突破,明玉清说出了和虞海燕的交往。因此,巡视期间纪检监察机关就启动了调查,很快先对虞海燕的亲信金晋哲采取了措施。到这时候,虞海燕明白大势已去,但他仍不准备放弃对抗。他找到当地一名自称在中纪委工作过的退休警察,叫上妻子一起去“培训”,演练如何对抗调查。2017年1月10日,虞海燕被组织审查。

3.jpg

安徽省原副省长陈树隆

收千万干股“回报”翻倍

安徽省原副省长陈树隆主要是通过股票证券市场谋利,这和他的专业出身有关。陈树隆毕业于安徽财贸学院,到党政机关任职前,多年在安徽的国有金融证券企业担任一把手。

中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张元星介绍说,陈树隆利用自己熟悉股票、期货交易的专长以及在金融行业积累的人脉资源作案,他表面上招商引资、金融创新,打着这些幌子,然后给他选中的一些上市公司或者私营企业大量的政策优惠、财政扶持,在背后利用职权购买原始股、炒作股票,获取暴利。

1994年到1998年,陈树隆担任安徽国债服务中心主任期间,利用职权为私营企业主施永炒作期货、拆借资金提供帮助,为对方带来了巨大利益,然后向对方索取回报。陈树隆用这笔钱投入股市以钱生钱。例如他担任芜湖市委书记期间,在推动芜湖市某国有企业资产重组过程中,就违规购买大量股票,获利数千万元。完成原始积累后,陈树隆回过头来想要掩盖当初收受施永1300万元的痕迹。他想到了一个一举两得的办法,既可以伪装还了钱,还可以将大量资产转移到境外。

陈树隆:“当时香港股市行情比较好,我把1300万本金还给他,同时还按照年息8%复利计算,还了2600万,这样这个2600万就兑换成港币,让施永在香港帮我炒作港股。实际上是假还款的形式,把资金洗白,转到香港炒股。”这笔钱挂在施永账户上,所有权属于陈树隆,陈树隆的弟弟、侄女多年帮他操盘。

4.jpg

安徽省原副省长杨振超

1800万房产“交”四千房租

杨振超,安徽省原副省长,2016年中央第五巡视组对安徽省开展巡视“回头看”时发现了他的问题线索。因这次巡视而落马的不只是陈树隆,另一名安徽省副省长杨振超也被立案审查。

杨振超和陈树隆的案情并无交集,但却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谋取私利都是以非常隐蔽的方式进行,也都采用了大量手段防范调查。

在这一点上,杨振超和陈树隆高度相似。杨振超任职淮南市委书记期间,主持山南新区的开发工作,他授意内弟“招商引资”拉来企业开发房地产,然后利用职权为这些企业顺利获得土地、政策支持等事项提供帮助。这些企业则给杨振超内弟大量干股作为回报,内弟自然要将部分获利“转交”杨振超。

杨振超也和陈树隆一样多方掩盖非法所得。他曾经为一个老板办事后,向对方索要一套上海的房产,由他占有使用,产权却放在老板名下。巡视之后,出于担心,杨振超又找这名老板补签了虚假的租房合同,这套位于上海黄金地段价值1800万的房产,象征性地按每月4000元补了租金,试图以这种方式掩盖事实。

基于这些伪装,杨振超和陈树隆都自认为能平安过关;但他们的问题,却最终在中央巡视组的深入了解中暴露了出来。

2016年6月,对安徽的巡视“回头看”反馈时,会场上已经没有了杨振超的身影,他已经于5月24日被正式立案审查。当年11月,陈树隆也被立案审查。两名副省级干部因同一次巡视落马。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