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圈个圈”换来五千万豪宅

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播出《巡视全覆盖》,披露了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一汽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建一,云南省曲靖市委原副书记李云忠违纪内幕。十八届中央对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共277个单位党组织进行了巡视,在党的历史上首次实现了一届任期内中央巡视全覆盖。

1.jpg

家族式腐败为弟弟们牟利

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

王保安先后在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国家统计局三个部门任职,2015年4月,他从财政部副部长调任国家统计局一把手,仅仅过了半年,2015年10月,中央巡视组巡视国家统计局时,发现了他在财政部期间的问题线索,王保安因此落马。

巡视组进驻前,中央纪委有关纪检监察室和一些信访机关,已经通报过王保安有关问题的一些线索。

对王保安的举报,主要是关于他利用职权,通过弟弟的生意牟利。巡视组带着这一信息进驻国家统计局后,再次收到了同样的举报,巡视组决定“下沉一级”了解情况。

王保安的老家在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他的三个弟弟都在河南,后来发现他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不少是他在老家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办的。

王保安在老家是个名人,尤其是在2009年他成为财政部部长助理、2012年又成为副部长之后,每当他回老家时,当地一些干部都会跑去“看望”。而王保安则会把弟弟们引荐给他们认识。

鲁轶是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理事长,2011年,王保安的四弟王红彪请他帮忙给项目批贷款,得到违规联合授信数亿元。过了几年,王红彪拖欠贷款利息不还,鲁轶找王保安,王保安称不知道这件事。

利用影响力帮弟弟办事,出现问题则推得一干二净,是王保安惯用的方法。老二老三做官,老四做老板,王保安为二弟和三弟提拔打招呼,用手中的权力为四弟谋取巨额利益,家族式腐败特点明显。“当了部长助理之后,意识到了我有影响力了。你就坐着不说话,就是影响力。” 王保安说。

2011年,王红彪的公司被确认为内资融资租赁试点企业,这背后也是王保安的影响力在发挥作用。

巡视组“下沉一级”到河南期间,对王红彪公司相关项目做了深入了解,掌握了更确凿的问题线索。2016年1月,王保安接受组织审查,他的三个弟弟也都因涉嫌违纪或违法,接受调查处理。在审查中,越来越多以权谋私的事项被发现,他不仅利用影响力,也直接利用职权为人办事收取好处。

收受别人的豪宅、豪车,王保安从来不登记在自己名下。

早在2001年,他就为一名商人老板的项目获得审批提供帮助,收受一套204平方米的房产。房产证是以王红彪的名字办理的。当时王保安虽然还只是司长,但他任职的财政部综合司掌管着一些项目的审批权。

随着职务晋升,王保安有了更大的权力,换取的好处也更上一层楼。王保安担任财政部副部长之后,一名商人老板送上的厚礼是一套位于北京二环到三环之间的318平方米豪宅,购房、装修总费用近5000万元。出手如此大方,是因为公司的业务必须经财政部审批,而王保安分管这一领域的审批权。王保安说:“他在江苏投资开发了一个项目,已经报到了财政部,看能不能帮忙催一下,就是到我这圈个圈就行了,就签了。”

2017年5月,法院公开审判王保安案,一审判决无期徒刑。王保安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54亿余元。

2.jpg

一汽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建一

手表金条放茶叶罐埋土里

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已发布11名央企一把手接受审查或被处分的消息。

2014年7月至8月,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巡视一汽集团后,击出的反腐重拳引发强烈震动。巡视结束当天,一汽集团原副总经理安德武等多名高管被带走调查;2015年3月15日,一把手徐建一也被组织审查。2017年2月9日,法院公开宣判,徐建一收受他人财物1200余万元,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

徐建一在一汽集团工作数十年,2010年开始担任一把手。徐建一的贪腐问题,主要是利用职权让内弟的企业承接一汽物流运输业务,然后再收受内弟所送的房产和钱物。中央巡视组接到反映后,就此与徐建一谈话,徐建一表示已经让内弟退出了一汽的业务。但巡视组经过深入了解发现,公司只是换了个法人名字而已。

巡视组每天接到的来信来电来访数量巨大,举报信每天往往是两三箱。

职工举报集中的问题之一是名仕山庄别墅区。一汽集团领导班子在已经分配有住房的情况下,在长春净月潭风景区建了这片别墅,只出售给班子成员和中层以上干部,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班子成员居室面积从300多到500多平方米不等,每座别墅还配有巨大的庭院,面积从2000多到3000多平方米不等,按级别享受。

在职工强烈不满的另一个问题上,徐建一同样也是应付式整改。前些年,地方政府鼓励一汽集团为地方经济作贡献,发给一汽集团不少奖金,这些奖金并未用于企业发展,而是被领导班子分掉了。奖金大概有5000多万元,徐建一自己分到的累计430万元。这一问题也引发群众多次举报,徐建一只是要求不同级别的领导干部退出奖金的10%或20%,就算整改了。巡视期间,中央巡视组三次找徐建一谈话,他也并没有认真反思,而是忙于掩盖自己的问题。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李志勇说,徐建一把所有的手表、金条放到几个茶叶罐里,在院里大树下面挖个坑埋了。巡视之后,他意识到可能这个别墅是必须要整改了,躲不过去了,又把茶叶罐挖出来,转移到其他亲属那,后来起获的时候罐上的泥土还在。

3.jpg

云南省曲靖市委原副书记李云忠

开茶室变相敛财又放贷

李云忠曾任曲靖市委副书记、市委组织部部长。2014年4月,云南省委第一巡视组巡视曲靖,接到一些关于李云忠的举报,一是反映他利用组织人事权卖官鬻爵,二是反映他插手工程项目牟利。其中有一条举报相对具体,说李云忠家人在昆明开茶室,其实是他敛财的平台。巡视组前往茶室查访。

时任云南省委第一巡视组组长郭振兴说:“查访发现两个情况,一是好多消费者操着曲靖方言,二是茶价格奇高,一壶茶数百上千元,一片茶就是一饼茶,数千上万元。我就想曲靖人离昆明一百多公里,你这双休日你不在曲靖喝茶,怎么老远跑到金兰茶室来消费,这里面肯定有名堂。”

当时,这家茶室的确是李云忠一举多得的设计。茶室开在昆明,离曲靖比较远,一些干部老板到这里和他交往,不容易被发现;一些钱财输送可以假借消费之名进行;还有一些非法所得也可以直接转到茶室账上,茶室账上的钱又拿出来放贷给其他商人,利滚利。

当时,巡视组一边在茶室持续查访,锁定一些来喝茶的曲靖干部之后单独约谈;另一方面,考虑到李云忠在曲靖任职多年,巡视组找当地干部了解李云忠的情况。知情人称,某个镇的镇党委书记,通过一个姓徐的老板跟李云忠熟悉以后,又跑又送,职务一再调动提任。

巡视组找到了这个名叫徐天福的老板,进而查出李云忠重用徐推荐的干部,还帮他打招呼拿工程,徐则带着李云忠的儿子做生意,并送上巨额股份。

李云忠卖官鬻爵的问题、插手工程的问题最终都浮出水面,成为云南省第一个因省级巡视落马的副厅级实职领导干部。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