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东城法院“终本案件”穷尽手段不轻言放弃

北京东城法院

“终本案件”穷尽手段不轻言放弃

1.JPG

制图 李晓军

法官:你在哪儿,我找你去。

被执行人:你不用来找我,我会把事儿办了(指还钱)。

法官:一年来我传唤你多少次了?

被执行人:我记得。但不管去不去,都得把事儿办了。

法官:说一周二周就解决,这话你说了不下10回了。

被执行人:我自己也着急呢……

这是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二庭庭长助理王相杰与被执行人王某的一段电话录音。一年多来,几乎每周,王相杰都会给王某打一个“催债”电话。

实际上,这是一个已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案件。王相杰近日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在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且被执行人下落不明或对被执行人采取拘留等措施后仍不能履行的,满足立案超过3个月、已发限制高消费令等条件后,可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穷尽手段是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前提,也是法院的职责所在。

王相杰仍以此案举例说,王某借韩某180万元后,以做生意亏了为由不还,人还躲了起来,法院多次传唤拒不到庭。

东城法院通过网络查控发现,王某名下无房无车,银行账户里没钱。王相杰多次去王某在北京的住所地,走访邻居、物业、居委会,都未发现其藏身处和名下有财产的线索。

在全国不动产平台还未与法院网络查控系统联网之前,王相杰曾利用到陕西出差的机会,去王某身份证上的地址咸阳查询其在当地是否有房产,依然一无所获。

据了解,终本案件在全国各个法院均数量庞大。此类案件因被执行人查无财产,或转移隐匿财产规避执行导致法院客观上执行不能,在穷尽一切手段,满足终本执行程序法定条件的前提下结案。

东城法院今年前5个月执结的2500多件执行案件中,近600件案件因执行不能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虽是终本案件,但王相杰仍步步紧逼。

“不是说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法院、承办法官就不管了。”王相杰说,他会定期给被执行人王某打电话,就是要持续给他施加压力,让他不要有侥幸心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就在5月17日晚东城法院组织的夜间执行活动中,王相杰还特意去了趟王某的住所地查看。前段时间,申请执行人打来电话说,好像看到王某回来了,王相杰也是连夜从家里赶往现场。

同时,东城法院与公安机关联动,对王某等一批被执行人采取临控措施,公安机关一旦发现线索,将立即控制王某并通知法院。

执行案件涉及群众切身利益,法院绝不轻言放弃。

东城法院建立终本案件管理常态化机制,严格监管此类未实际执结案件。专门成立终本案件管理团队,对这类案件登记造册,网络查控系统每6个月自动进行一次“回头看”,发现财产线索或申请人提供可供执行财产线索的,立即恢复执行。

执行法官汪霄前不久就办理了这样一起案件。北京一家投资公司拖欠16名员工工资,每人三五千元。法院该查的都查了,公司人去楼空,没啥值钱的东西。3个多月后,法院将该公司负责人列入失信黑名单,采取限高措施后,终结了本次执行程序。

去年年底,东城法院“回头看”网络查控发现,该公司负责人名下银行账户上有钱,汪霄立即申请冻结该账户并足额划拨执行款,然后一一通知16名员工,将执行款发还。

“当时公司没了又找不到负责人,几个月后法院跟我们说要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我以为这钱肯定拿不回来了。真没想到,法官给我打电话,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诈骗电话呢……”员工张某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感谢东城法院一心为民办实事。

4月17日,同样一起终本案件,当申请人提供了被执行人藏身于河北省三河市某小区、早出晚归的线索后,汪霄当天凌晨4点驱车从东城法院赶去,在当地法院配合下,顺利将被执行人带回北京。在双方当事人无法达成和解的情况下,法院依法对被执行人司法拘留15日。

据了解,随着法院不断推动完善对被执行人的联合惩戒措施,越来越多的终本案件峰回路转——不能坐飞机、高铁,出入境受限制……“无奈”之下,很多被执行人主动找上门来要求履行义务。

东城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刘晶说,东城法院规范办理终本执行案件,严格按照终本规定穷尽手段,不断提高终本案件质量,让当事人在司法办案中感受到公平正义。2016年以来,东城法院共有2500余件终本执行案件恢复执行,为申请执行人挽回经济损失5.29亿元。(来源: 法制网 )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