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窜作案身背760起投诉 全国首例房屋中介涉黑案定罪始末

原标题 全国首例房屋中介涉黑案定罪始末

1.JPG

全国首例“非法中介”涉黑案,武昌区法院一审宣判现场

2.jpg

全国首例非法中介涉黑案庭审现场,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 刘磊供图

3.jpg

市工商局开展房屋租赁违法违规中介机构专项整治工作 王维利供图

开着公司,签了正规的合同,一切貌似正经生意人,甚至在法庭上还集体翻供喊冤,博取同情,实际上他们却是一伙组织严密,隐蔽性极强的新型黑恶势力团伙。他们以家族同乡为纽带,暗中纠集在一起,采取暴力转租的手段敲诈勒索,盘剥租客与房东,由此引发报警投诉数百起,为达目的甚至组织数十人冲击社区,殴打辅警,严重扰乱了当地中介市场与社会秩序。

8月15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一审判决,该团伙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7项罪名,团伙头目任某卓获刑19年。这是全国首例判决房产中介团伙犯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案件。

房屋中介公司缘何定罪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昨日,办案民警及法官,披露该案侦办、定罪始末。

案情>>> 单起警情看似经济纠纷  没想到“黑中介”的“黑”是黑恶势力的“黑”

2017年11月,当武昌区梅苑派出所办案民警接到市委转来的彻查辖区安逸之家、鸿润德两家“黑中介”公司的批示时,并未想到这个“黑中介”的“黑”是指黑恶势力的“黑”。

近年来,随着房屋租赁市场持续升温,派出所经常会接到房屋租赁纠纷报警,包括上述两家“黑中介”的,“从单起警情看,双方签了合同,属经济纠纷,警方只能进行调解,难以立案。”

2016年,派出所接到一起跳楼报警,民警赶到现场发现,要跳楼的是一名叫小娟(化名)的女大学生。据了解,小娟通过“安逸之家”中介公司租房,因中介与房东纠纷无法继续租赁。中介就用停电、停水,往屋内丢垃圾等非法手段逼迫小娟在租期未到时搬家,致使小娟“被违约”并强行克扣了她的押金和违约金。房租押金本就是小娟四处借来的,家庭困难的她被逼无奈,只得以跳楼方式索要押金,幸被民警拦下。民警劝下小娟后,将中介公司和小娟带到派出所了解情况,因当事双方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只能作为经济纠纷进行调解。最终按合同约定,小娟没能拿回被克扣押金和违约金。

2016年,小刘在租房时遭遇了小娟的同样经历。被“黑中介”赶出来,克扣违约金,报警调解无果后,作为律师的他仔细研究了双方的租赁合同,找出了对方漏洞,将其告上法庭,讨回了被扣的三四千元违约金。

小刘在上百受害人中,是唯一一个因自己是律师讨回公道的受害人。而因为签了合同,绝大多数租房者被“黑”后都只能忍气吞声,不了了之。

然而,随市委主要领导批示一同转来的,还有一份武汉市网上群众工作部提供的关于黑中介的一周汇总材料,上面的数据触目惊心。2017年1月1日至10月20日,武汉城市留言板、市长热线、12315消费者投诉举报专线、房管部门投诉举报热线等主要民情平台共接到涉及房屋租赁纠纷的相关咨询、诉求共3729件。其中,投诉最多的是安逸之家、鸿润德两家公司。

深挖彻查背后是黑恶势力

见面西装革履 翻脸连辅警都打

办案民警深入调查发现,这两家“黑中介”公司背后不简单。

去年11月20日,小伙阿强的投诉引起了民警注意。阿强到武昌区亚贸广场写字楼B座找到安逸之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租赁了一套房屋。租房到期后,他到公司办理退押金手续,公司竟蛮横地声称,房屋有损坏,需要维修费、清洁费,拒不退还1000元押金。阿强争辩不过,只得带着一肚子气找到该写字楼A座的另一家中介——鸿润德房产经纪有限公司,重新租房。支付了押金、预付房租共3900元后,他看房发现里面条件太差,根本不像业务员描述的那样“舒适、拎包入住”,于是提出不租了。谁知该公司立即翻了脸,以合同违约为由拒不返还押金和房租。

这两家公司各开有十几个业务部,表面上各做各的事,暗中却互相勾结,干着“同样”的事。去年11月,在市委政法委的指导下,武汉市武昌区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发现2家公司幕后实为以任某卓为头目的同一个团伙。该团伙一头欺诈房东,一头蓄意坑害房客。他们租下房东的房屋后,非法隔断成胶囊房转租赚取差价,营业额高达3300余万元,通过设置合同陷阱不断抖狠滋事,获利高达1000余万元;欺骗、敲诈房东,强迫交易,截获租金70余万元;通过欺诈、暴力威胁、殴打等犯罪手段,非法强占房客定金、押金获利200余万元。

2017年6月,房东老张发现自己房屋被鸿润德中介公司私改成胶囊房出租,老张欲解除合同,不料被中介索要违约金9360元。老张上门理论,却见“办公室门外站七八名男子,身上文身、戴金项链、短寸头,很凶恶”,老张不再敢争论。此后,老张致电询问多少钱才能拿回房子,对方竟狮子大开口称,“必须35000元才能解除合同,不给钱房子就不交还”。经过还价,老张无奈支付3万元才解除合同拿回房子。

2016年12月23日晚,任某红手下业务员因不退订金,与租户发生纠纷,双方被民警带到派出所调解。任氏兄妹通知两公司员工20余人赶到派出所门外,与租户一方人员对峙,被民警劝离。次日凌晨1时许,双方在附近再次发生冲突,任氏兄妹一伙持砖将对方4人打伤。

2015年8月14日晚,武昌民主路星星社区物业人员接到居民投诉后,前往查看一处非法隔断成胶囊房的出租屋。任某卓手下马仔前来阻止,双方发生推搡,任某卓又带领7名马仔赶来准备报复。此时中南警务站巡警赶来劝阻,任某卓等人继续聚众闹事,主管姚某推搡民警、殴打辅警,民警被迫朝天鸣枪示警才控制事态。事后,因未造成实质伤害,民警将闹事者带回派出所批评教育,让其向辅警道歉,并保证不再闹事后,放人。

种种迹象表示,该团伙是一个组织严密,社会危害巨大,却又极善伪装的黑恶势力。

流窜作案曾逃脱经济打击

身背760起投诉 “黑中介”换“马甲”卷土重来

据不完全统计,3年来,我市共接到关于这两家“黑中介”投诉、报警达760起。今年5月21日,武昌警方调集150余名警力,一举抓获任某卓等18名该团伙骨干。经查,该团伙共涉案41起,其中合同诈骗22起,强迫交易11起,寻衅滋事4起,聚众斗殴2起,敲诈勒索1起,故意伤害1起。

如何给劣迹斑斑的任某卓一伙定什么罪?在专案组及武汉市司法界引起了广泛讨论。

据了解,此前,任某卓一伙曾以同样的方法在北方作案,事发后被当地司法机关以涉嫌强迫交易罪进行了处罚,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任某卓等骨干成员逃脱了打击,变更公司“马甲”后窜至武汉,注册新公司,重操旧业。

据了解,2017年武汉市房管局对全市2260家经纪机构门店进行清理整顿,曾将安逸之家、鸿润德等88家违法违规严重的“黑中介”公司列入黑名单,分别对其采取约谈告诫、责令整改、信用扣分、行政处罚等处罚措施进行重点整治,对其中59家公司下达《限期整改通知书》,对68家公司下达《信用扣分通知书》,对38家公司采取行政处罚措施。

但这两家公司虽然注册了工商营业执照,却并未在房管局备案。房管局无法对其信用扣分,即便进行依法行政处罚,罚款上限为3万元,远低于其非法获利金额,不足以形成震慑。

2017年11月,我市开展了打击“黑中介”专项整治行动,工商部门对安逸之家、鸿润德公司进行立案调查,并对其处以吊销营业执照和分别罚款100万元、50万元的处罚。

根据市房管、公安部门提供的线索,市工商局查实了武汉市安逸之家房地产租赁有限公司通过虚假宣传、欺骗房东租客开展房屋租赁中介活动的违法事实,该公司通过网络发布虚假广告及相关信息,号称公司是“中外合资的连锁公司”“成为中国人最信赖的房地产经纪企业”,诱骗更多的人与其进行房屋租赁交易经营活动,并以签订合同“押一付三”提前支付房租等方式骗取众多租客的租金,采取打白条编造谎言拒不支付房主租房款,且以暴力相威胁,瓜分收取的房租,购买奔驰轿车等大肆挥霍,市工商局依据《广告法》有关规定,对该公司处以罚款100万元并处吊销营业执照的“顶格”处罚。

这次,如果武汉市也以单独警情或经济纠纷来定罪处罚,该团伙可能再次逃脱打击,换个“马甲”,卷土重来。

审判>>> 多方特征定性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300份受害人证明 还有同行指证

为了打中要害,锁定任某卓犯罪证据,在警方端掉该团伙前一个月,武昌检察院专案组及相关司法专家提前介入,与警方办案人员反复研究该团伙所犯罪行的定性问题。

该团伙落网后,专案组逐一回访300余名受害人,全面掌握了该公司利用非法手段在租房合同期内提前收租、强行退房、谋取租客手续费、押金、剩余房款的犯罪行为,该团伙涉嫌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合同诈骗、强迫交易、敲诈勒索、聚众斗殴等多项犯罪事实。大家一致认为任某卓、任某红团伙在组织、经济、行为、危害四项特征方面符合《刑法》第294条规定,应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人数众多,具有绝对领导权威的组织者、领导者任某卓纠集家族成员加入公司,行动准则明确、骨干成员相对固定。

他们以安逸之家公司、鸿润德公司等经济实体攫取高额利润,在近三年时间之内非法获利逾千万元。

该组织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实施多起违法犯罪活动,自上而下层层安排,遇事层层报告逐级处置,具有明显的组织性,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重大影响,危害客户多,许多受害者因内心恐惧不得不选择屈服。此外,他们还违反《房地产经纪管理办法》《武汉市房屋安全管理条例》等行业规定,危害行业的发展。

为了项固证据链,侦查机关还收集了大量的投诉、报警、网上帖文、城市留言板留言等证据材料,上门请“链恋家”“积吉家”等同行业的专业人员指证,安逸之家公司、鸿润德公司两家“黑中介”对二手房租赁行业造成的破坏及重大影响。

开庭借鉴刘汉案审判经验

数百证据链

从外围锁死涉黑组织

6月25日至27日,该案在武昌区法院开庭,这是武汉市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开庭审理的涉黑第一案,也是武昌区法院近年来办理的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涉黑案件。

该团伙下设两个公司,数十个部门,案件错综复杂,如果按正常程序,从涉黑定性开始审理,双方来回辩论,耗时漫长。公安、检察院联合专案组专门到湖北高级人民法院,向曾经审判过国内著名涉黑案件——刘汉案的司法专家取经,先绕开涉黑定性,从具体案件罪行审起,一一固定后,再定性,以防对方翻供,影响审判进度。

6月25日上午9时,该案在武昌区法院15号法庭准时开庭。庭上,任某卓、任某红等17名被告果然全部翻供,拒不认罪。检方公诉团队早有准备,见招拆招,顺利完成公诉。

8月15日,武昌区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2015年3月以来,任某卓、任某红团伙作案累累,以暴力方法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在公共场所聚众斗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威胁、胁迫的手段勒索他人钱财;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在房产租赁活动中接受不公平要价,造成多人经济损失;以蛮不讲理的手段,在收钱后以拒不退款、强行扣款等非法方法,多次强拿硬要、任意占用公私财物,共作案118起。

公安机关冻结的被告人任某卓名下银行账户资金1227783.56元及其孳息是违法所得,应予以发还被害人,剩余部分予以没收。冻结的其他房产、车辆因财产状况待查,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判处被告人任某卓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妨害公务罪、聚众斗殴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9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财产50万元,罚金3.5万元;被告人任某红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6个月,并处罚金12.5万元;被告人徐某伟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罚金10.2万元;其余14名被告人也被判处1至8年的有期徒刑。

武昌“黑中介”案发后,武汉市工商、房管、公安等部门联合开展房屋租赁违法违规中介机构的专项整治,实现数据信息互通,对全市房屋租赁中介机构进行定期“体检”,并向社会公布。截至2018年6月,工商、房管部门共排查全市房屋中介5071家,确定重点失信房屋中介115家并开展处置。其中,公安部门立案10起,破案7起,审查涉案人员55人,刑事拘留32人,逮捕10人。

截至发稿,武汉市涉及“黑中介”的投诉数量呈直线下降趋势,从过去的平均每天12起投诉下降至每天1.5起,且多为前期遗留问题投诉,整治成效初步显现。(撰文:陈 勇 舒翔宇 黄 河 孙 逊 王 曲 刘 嘉 张四维 王维利)(来源: 长江日报 )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