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里牵起手 共筑平安梦——西宁市公安局城中公安分局实施“邻里牵手”工程纪实

downLoad-20181106092418.jpg

政策讲解

downLoad-20181106092426.jpg

邻里牵手,相互照应。

downLoad-20181106092432.jpg

开展安全警示教育。本版照片由西宁市公安局城中公安分局提供

“以前,我对这个邻里牵手群是半信半疑的,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帮助到老百姓,加入一段时间后,发现这个群满满都是正能量,确确实实在为老百姓办实事。”

“我真没想到,上次因小区治安的问题,随便在群里一说,社区民警就多次上门解决。而且我发现无论是在群里询问治安、户籍还是小区养狗等问题,警官总会第一时间回复,有时还专门跑上门询问详情并及时解决,感觉警官始终在自己身边。”

“自从加入“邻里牵手”微信群,没事翻翻手机,在家也能了解公安机关开展的防范和业务工作,尤其是老年人防诈骗、防上当的信息,心里感觉很安全、很踏实!而且自从有了这个群,现在社区里,比以前和谐了不少,热情打招呼的多了,吵架争执的少了。”.......

深秋时节的西宁,寒意渐浓,而在西宁市城中区各个街道的社区里却是暖意融融,随着“邻里牵手”活动座谈会的举办,一个个困扰居民多时的问题被逐一提出,一幕幕警民和谐互动的场面在同步上演着,最为有趣的是,各个社区的座谈中,大家不约而同地提到“邻里牵手群”并纷纷点赞叫好。

居民口中的“邻里牵手群”正是西宁市公安局城中公安分局于去年4月创新推出的由公安机关、街道办、社区、司法、物业等单位参与的“邻里牵手”工程,该工程自实施以来,在网上组建200多个“邻里牵手”微信群,12万余人受益。在社区民警的牵线搭桥下,邻居们打破现代社会在“钢筋混凝土”下的冷漠,重建城市社区里被高楼大厦阻隔的邻里关系,发展起城市社区邻里之间相互照应、相互帮助的和谐社区关系。

民警做“媒”拉近邻里距离

“你好,刘警官,我是甘肃户口,身份证过期了,在西宁可以补办吗?”

“可以补办,拿着居住证、户口本到派出所户籍窗口就可办理。”

这是最近在莫家街小区“邻里牵手”群里的警民对话信息,像这样的对话在城中区公安分局建立的200多个“邻里牵手群”里随时随处都可见。

西宁市公安局城中公安分局局长韩玉清告诉记者,新时期下,怎样才能把辖区治安搞得更好,怎样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社区,一直是他们思考和谋划的一项重点工作,为积极探索社会治安管理和基层警务工作的新机制,城中公安分局于去年4月创新启动了“邻里牵手”工程,通过建立“邻里牵手”微信群等多种方式,为辖区居民“牵线搭桥”。

“像这样的工作群,全局共建有203个,入群人数达35319人,一年来,微信群共协调解决民生问题上千件,召开协调会30余次,群众普遍点赞,党委政府极为肯定。”韩玉清说,通过实施“邻里牵手”工程,使一个个“邻里牵手”微信群变成一个个“网上警务室”,白天民警下管区,晚上民警“在”管区,群众需要什么、想解决什么问题、对治安的感受如何、出了哪些治安状况、有什么好的意见建议,民警随时掌握、随时解决,最终达到“治安好不好群众说了算”,受到小区居民“邻里牵手”群成员的普遍好评。

邻里牵手工作具体怎么开展?韩玉清表示,这项工程起初是由社区民警牵线搭桥,介绍同一楼层、同一单元的邻居们相互认识,之后由民警主持召开一次座谈会,以此增加友谊,促进交流。此后,由派出所民警组建“小区邻里牵手微信群”,邀请居民加入,当居民遇到诸如噪音、消防、治安、办证等诸多问题的时候,由群里民警协调各行各业的工作人员解释和解决。

“‘邻里牵手’微信群是一个体量大、覆盖广的大数据平台,是借鉴“枫桥经验”,整合域内民资资源,激发大众智慧,做好群众工作的有效平台。”韩玉清说,“邻里牵手群”坚持公安专业工作与群众广泛参与相结合,逐渐构筑起了全覆盖的群防群治网络,健全完善了矛盾纠纷滚动排查机制。

“以前,辖区小区里总是会出现一些矛盾纠纷,尤其是物业和业主间的矛盾十分普遍,互相不信任、缺乏沟通平台,但是有了“邻里牵手”微信群,物业与业主间的沟通渠道被打通了,业主有问题就在群里提出来,民警随时关注并提醒物业进行解决。同时,群里也会经常普及一些必备的法律法规知识,现在小区里的矛盾纠纷比以前少了不少,所以说“邻里牵手”工程对物业和社区工作来说都是非常有利的...”不光社区居民,社区工作人员对于“邻里牵手”微信群的建立同样赞不绝口。

邻里相牵“警务区”变身“朋友圈”

11月3日一早,人民街派出所警官叶西卓玛便利用周末进社区开展工作,来到迎鹤小区敲开一家住户的门递上“邻里牵手”联系卡,并邀请住户加入该小区微信群,得知城中公安分局正在开展“邻里牵手”工程后,住户高兴地说:“这是好事,我们支持,邻里互助就是好,大家牵个手,互相有个照应。”

叶西卓玛说,她的管区有12个小区,33栋楼,4723人,其中常住人口3281人。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已经有1783户居民加入了“邻里牵手”工程,但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她的目标是将“邻里牵手”工程深化,争取单元楼内各楼层之间的人相互认识、熟悉。

同一天,南川东路派出所民警王子光在南川东路53号海星阳光小区开展入户工作时,却吃了闭门羹。对此,王子光说,很多居民对陌生人有一种本能的排斥,“敲开紧闭的大门”,这是“邻里牵手”工程实施以来面临的第一个难题。遇到这类情况,社区民警也有办法:直接把同一楼层的住户约到派出所,先介绍“邻里牵手”工程,双方同意的话,民警做中间人,握手发放“邻里牵手”联系卡。一段时间之后,民警回访。

记者了解到, “邻里牵手”工程实施以来,经历了两个重要发展阶段,第一个阶段为启动准备阶段,第二阶段为全面升级阶段。

从去年4月起,第一阶段通过开展入户登记,将每家的基本情况了解详细,登记清楚,归档立卷,发放“邻里牵手”互助卡,阐明“邻里牵手”工程建设的意义并印有社区民警、社区书记、主任以及供水、供电等急常用电话和同楼住户、楼长的姓名、联系电话,发起《“邻里牵手”倡议书》,开展邻里相识相知活动,建立社区“邻里牵手”微信群,明确“邻里牵手”的居民义务,以及开展法制宣传进小区,发挥居民联防作用,及时向辖区居民公布通报辖区治安情况,提出注意防范事项和应对措施,针对性开展巡逻防控,增强群众安全感等九项措施,群众对“邻里牵手”工程的意义和作用有了广泛认识。

通过一年的启动准备,今年5月起,“邻里牵手”工程全面升级,受益群众达到近12万人。目前,城中区委政法委已将其列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的重要举措,城中区委区政府拟将“邻里牵手”工程列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和“首善之区”建设的重点推广发展项目。

“邻里牵手”工程的实施,使得社区警务模式全面升级。以往,由于辖区面积广、实有人口多、管区民警少,很多群众反映“很少能见到管区民警”。“邻里牵手”工程实施以来,管区民警依托“邻里牵手”群,将现实管与“掌上管”紧密结合,使“警务区”变成了“朋友圈”,使“邻里牵手”群成“网上警务室”,即节约了警力资源,又大大提升了社区警务效能。

邻里牵手民警助力群众受益

8月3日,总寨派出所社区民警通过群众在“邻里牵手群”反映的线索,在谢家寨村内杜某某家中查获非法储存的六十余罐煤气,及时消除了安全隐患。8月24日,在南川东路南酉山村45号库房查获孙某、祁某非法储存的危险化学品氢气16瓶、氮气2瓶。

初秋,多名群众在“邻里牵手小区(楼院)群”反映“小区内饲养大型犬只、公共场所遛犬以及犬只扰民”的问题。针对群众意见,分局立即在全区范围内开展了养犬管理专项整治行动,并在此基础上形成整治常态,与城管建立协作联动及时,每月定期开展8至10次整治行动,积极回应了群众关切,有效解决这一治安问题。

这是记者在城中公安分局民情日记上看到的一条条记录。民意领跑警务,警务服务民生,发动群众参与,是深入推进社会治安治理的民力支撑。城中公安分局依托“邻里牵手”微信群,搭建民民互助、警民共建平台,真正实现了警务前移,群众需要什么、想解决什么问题、对治安的感受如何、出了那些治安状况、有什么好的意见建议,民警随时掌握、随时解决,治安好不好群众说了算。相关部门根据群众反映的情况,通过综合分析研判、评比评价,采取针对性工作措施,有效增强了公安工作针对性。

千里之外的学子咨询“毕业后户口回迁”、远行出游的居民咨询“护照的申请办理”、工作繁忙的家长咨询“小孩姓氏变更”、在外打拼的“异乡人”咨询“居住证的办理”、忙里得闲的上班族咨询“预约办理的时间”等等大情小事,通过“邻里牵手”微信群中发发语音或者敲敲按键,需要准备那些材料、怎样走办理流程、错开那些高峰段、避免走那些“冤枉路”,都能在第一时间得到完整的解答,每一个“邻里牵手”微信群都是老百姓走到哪里就能带到哪里的身边“警务室”、 口袋“警务室”。

治安好不好群众说了算,满意不满意群众说了算。邻里牵手”工程托邻里牵手社区群(楼院群),拓展“互联网+”服务思维,既畅通了人民群众诉求表达渠道,又及时有效回应群众期待和关切,提升了服务落实的效率。海量的便民推送、便捷的沟通问答使得穿梭于指尖的信息缩短了办事流程,群众在工作生活中需要注意什么、如何办理相关业务、服务事项办理进度如何,民警随时发布、群众随时掌握。群众上门等待的时间,变成了预约办理的过程,走访+微信、答复+上门,最大限度提高了办事效率,使得“邻里牵手”微信群成为民警工作的“落脚点”、掌握社情民意的“信息点”、及时发现处理问题的“执勤点”和为民办事的“服务点”,“最多跑一次”真正成为可触可感的改革成果和政策红利,让群众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获得感和幸福感。

韩玉清表示,今后在“邻里牵手”工程实施中,将努力让每个家庭至少一名成员加入“邻里牵手”微信群,努力在所有“邻里牵手”微信群中实现加群人员实名化,并积极对解决各类民生问题进行有效衔接、良性联动、互相支持,变公安机关“单兵作战”为“各政府单位大兵团作战”,努力协调政府各单位形成分类负责共同发力的新格局。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