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河道当成了自己的家

清晨,湟水河畔,干净清爽的河道上,晨练的人来来往往,河道清扫员们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58岁的赵广海负责中庄分界线到火车站湟水河北侧的河道清扫工作。8月9日8时许,我在河道上找到他时,他已在三轮车上放好扫帚、铁锹等工具准备出发。

这里是一段还没有改造完的河道,道路有部分水泥路面和土路,路旁的树木高大、杂草茂盛。在赵广海负责的这4.6公里河道上,他每天清扫三遍,保证了道路干净。

在中庄分界点上,我们拿起扫帚开始扫落叶和零散的垃圾。“我早上五点半起床,开始干活。”“怎么这么早?”我问。“因为四个孩子都上了重点大学,我要挣钱供他们读书。”他说。

为了家庭,赵广海和妻子坚守在环卫岗位上,而他放弃休息时间,坚持做着两份工作,早出晚归,从不休息。他把两份工作合理安排,早上一起床,就到一个点上收拾垃圾,8点赶到河道上打扫河道,中午休息时再回那个点收拾一下垃圾,下午两点再到河道上打扫卫生,一直到晚上七八点在河道上干完活后,再去收拾那个点上的垃圾,晚上十点才能回到家。

我们手中的活儿一直没停,前一天的雨水,让路上出现不少小水坑,我用扫帚扫了几次,才将湿树叶扫出来。我们边说着话,边将垃圾扫成一堆,铲入车厢。我问他,你干活这么快,有什么诀窍吗?他说,当然有啊,别人4小时扫出的路面,我不到两小时就能扫完。”“为什么?”我好奇地问。“你看,每把扫帚中间都改造过了,这样不仅扫得快,还扫得干净。”从他掰开的扫帚中看去,中间有几根竹子当起了扫帚头的骨架,硬竹子就能把难扫的东西刮出来。为了扫干净,他改造了每一把扫帚,为了擦干净垃圾桶,他也特地买了擦车用的工具。

我们扫一段,往前走一段,赵广海不时停下车,拿起垃圾钳捡起地上的烟头。他虽然和我说着话,但路上的烟头都没逃过他的眼睛。为了让他少下车,遇到路中间的烟头,我就快速捡起,扔进车厢。这份工作他干了19年。

“你回去啊?”“锻炼完了?”热情开朗的赵广海总是能遇见熟人。在这条路上锻炼身体的杨先生夸赞他说:“赵师傅干活,没得说。”

这段路有些偏僻,但行人不少,住在附近的马女士说,以前这里脏乱差,大家都不走这条路,现在这条路很干净,自己每天都会到这里遛弯,锻炼锻炼。

“你干得这么好,有没有获奖啊?”我问他。他笑着说,家里有两箱子奖状,一箱子是孩子们的,一箱子是他自己的,大概有三十本。

上午11点多,扫完了路,赵师傅把车停好,拿出一条白毛巾铺在车边,躺下去锁车。“锁了传动轴,就不容易丢了。”他说。

锁好车,拿起垃圾钳和纤维袋,他就钻过防护栏,进了河边的树林里捡垃圾。这是他最危险的工作段,河岸很陡,树枝很密,有些地方有树枝挡着,分不清是地面还是河面。垃圾零散落在草丛和树枝间,有的很靠近河。他让我站在围栏外,而我看着湍急的河水,很为他担心。这里是个风口,经常有塑料袋、纸屑吹进树林。

这里紧挨着一处停车场,“快下班时,树丛中的垃圾最多。”他为了让河道保持干净,每天都等到车走得差不多了,再进去捡一遍垃圾。

中午时分,他拿出午饭——大饼,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还忙活着,“时间紧,但工作要干好。”他说。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