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青海 春游药水台

汽车从平安区出发,沿109国道西行约2公里,便是古城崖村通往三合镇的三岔路口,朝南一拐,就进入了三合沟。

春日的太阳暖烘烘的,刚返潮的土地上升腾起一缕缕雾气,河两岸的冰草已发出淡绿色的嫩芽,公河水发出“哗哗”的水声,仿佛在向人们宣告青藏高原的春天已悄悄来临……汽车行驶了约10公里,三合镇冰岭山村便进入眼帘,我临时决定带王博士一行去冰岭山的药水台参观一下。

汽车朝东一拐,沿着弯弯曲曲的乡村水泥路,我们来到村南头的药水台,我将车停在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尔后带着几人向药水台走去。

记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三合乡下乡搞换届选举工作时就来过药水台。那时的药水台一片荒凉,药水台上的泉水自溢自流,由于碱性很大,连地皮都发白了,远远望去,好像罩上了一个银色的外壳。我想,“冰岭山”一名,大约也是因此而来的吧!平日里,此地少有游人,只是到了每年的农历六月六,三乡五村的村民便涌往这里喝药水,洗药水澡(传说药王孙思邈诞生于此日),顺便给家里的老人或病人灌回去一些,让那些肠胃不适的人喝,据说有的竟奇迹般的好了。也不知从何时起,冰岭山药水台的盛名传到了我省海南、黄南、果洛、玉树等地区,于是牧区的藏族同胞便不顾千辛万苦,扶老携幼前来药水台喝药水治病。据村里老人讲,前来治病的人,每天早晨用盛二两水的小瓷缸空腹喝四十缸子药水,配以羊脑石上的白色粉末吞服,完成这个数字,大约从早上八点喝到中午十二点左右,此时的病人或老人一边喝着药水,一边在泉边的树林里呼吸新鲜空气,一边聊天散步,这样坚持一至两周,绝大多数病人或老人的肠胃病就康复了,还很灵验,神奇的药水泉由此而闻名遐迩。

我们很快就登上了药水台。

药水台掩映在一片杨树、黑刺林之中。药水泉改变了昔日自流自溢的状态,清凉的泉水顺着村民们精心雕刻的蜿蜒小沟盘旋流淌着。此时,同行的几人弯下身子,慢慢品尝略带药味的泉水。

王博士是一位不放过任何机会了解社会的知识分子,只见他与卖治胃病粉末的藏族老乡聊上了,从风土人情、历史变迁、地理概貌、农民生活到风俗习惯等,他都做详细的了解。由于语言不通,我只好当起青海话与普通话之间的临时翻译。老乡给北京的客人讲了一些藏族同胞的风土人情,又讲了一个关于药水泉的美丽传说: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冰岭山药水台上有一百零八眼药水泉,每眼泉均有治病的功效,神仙为了救济苍生,普渡众生,便在显眼处立了块石碑,碑上镌刻了每眼泉所处的方位及能治何种疾病的药方文字。有了这天赐的诊治“仙方”,四方八邻的乡亲们凡得了疾病,便纷纷前来对症按方索取药水,人们服用后,疾病果然很快痊愈。但是有一天,此地来了一位声称能包治百病的庸医,想在这里挣钱过日子,但毕竟医术不高,无人前来诊治;人们来此,只要往碑上一看,或遇有不识字的,只要向识字人说出自己的病情症状,按碑文记载“对症取药”,按期服用药水,“水”到病除。行医人看着无人前来看病,遂心生歹意,悄悄在泉水中投放了毒药,并砸毁了石碑。第二天,有好多来喝药水的农牧民被毒死。这件事,很快被玉帝老爷知道了,遂降旨派天兵天将将投毒的行医人就地处死,当时,天公震怒,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一声震天响过后,药水台前的陡峭崖壁被齐刷刷劈开了一条一米多宽,几十米长的扁长夹道,裂缝狭窄深幽,且阴暗潮湿,即使在炎炎夏日,进入扁夹道里也会感到寒气逼人。天兵天将临走时,收走了绝大多数泉眼,只剩下了三、四眼能治心口痛(即胃病)的泉眼……

听完传说,我暗忖:大多的神话传说蕴含着劳动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表达了惩恶扬善、摆脱困境的理想。但冰岭山药水泉能治病,的确是有文献记载的。据清代乾隆时杨应琚所著《西宁府新志》卷四·地理山川载:“圣水泉,在县(指西宁县)东南六十里‘寄彦才沟’(指三合沟,清中期称寄彦才沟,后祁土司居高羌堡,又称祁家川,解放后更名为三合沟),又名药水泉……大小泉三,水俱北流,中又有泉四,水西流。南有泉四,水西南隅流。诸泉之水,居民饮之,云能医杂证(症)。其水不流入大河,有流四、五步或七、八步,即结羊脑石。其石无味,为末服之,亦可治积聚”。从史书记载可以看出,很久以前,在缺医少药的时代,老百姓就把冰岭山矿泉水当做“药水”、“神水”来服用治病了。

如今,冰岭山这个昔日的穷乡僻壤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当地村民在药水台开办了旅馆,增添了服务设施,给远方来的农牧民群众提供生活、住宿等方面的条件;卫生管理部门在此开设了藏医门诊,每逢双休日还请来藏医专家为群众坐诊治病,许多疑难杂症在这里得到诊治,深得农牧民群众的称赞。同时,政府对开发利用冰岭山矿泉水极为重视,曾多次组织专家学者对这里的矿泉水进行科学测定,以便开发利用,经化验得出,此地有泉眼共计31个,年流量2.8万吨,水中含有9种矿物质,其中锶、锂、游离二氧化碳矿化度达到国标,是珍贵的天然矿泉水,具有很高的开发价值,冰岭山药水泉—————这一古老的“圣水泉”被越来越多的游人及求医者所喜爱。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近年来,当地群众在泉眼南端又修建了药王庙。走进药王庙,但见庙内飞檐翘角,雕梁画栋,正殿雕塑的药王神像神采奕奕;殿前一对藏族夫妇正在焚香磕头,虔诚祈祷,而寺庙四周栽植的杨树、黑刺、柠条等树种,使药水台更显得绿意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