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出效益,分出实惠

downLoad-20180113084328.JPG

分红大会现场。本报记者 咸文静 摄

1月8日。才过正午,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河卡镇五一村的党员活动室里就挤满了群众。

“快坐好,分红大会马上要开始了。”

忙着张罗的人叫夸幸才让。今年26岁的他是村上强盛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的会计。这天,他从合作社领到的分红有1.9万元。

和村上其他300多户一样,加入合作社之前,草场、牛羊和耕地是夸幸才让一家六口最大的收入来源。“羊有200只,草山200公顷,父母身体不好,我去放牧,一年能挣2万多元吧。” 夸幸才让一边忙着整理分红名单,一边跟记者简单地说起自己以前的生活。

怎么才能脱贫致富?

2011年,五一村召开了一次村民大会。主题很明确:合作社,到底办不办?

“一开始大家对合作社都不太了解,有人反对,也自然有人支持。”今年57岁的拉白是合作社的副理事长。在多次外出学习、观摩之后,2011年5月,这个有158户村民参与的合作社正式成立。

对于世代以放牧为生的村民来说,这次尝试无疑是新鲜的。但在正式运转之后,合作社的作用并没有发挥到最大值。

“平均分配,大家拿的都一样。”拉白如是说。

2017年,兴海县确定5家合作社作为全国草地生态畜牧业试验区试点社进行股份制改造,强盛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就是其中之一。

“合作社按照草地生态畜牧业试验区建设要求,以股份合作制改造为前提,实现草场,耕地、牲畜等生产资料全面入股,并对整合入股的资产、资源、资金量化成股份,统一股价,每股按2000元计算。”拉白虽然汉语说得并不流利,可对于股份制改造这一套,他掌握得一清二楚。改造后,合作社共47户,入股现金50万元,草场3511.8公顷,耕地47公顷,生产母羊3981只。

就这样,对资源进行整合和优化重组之后,合作社开始分了养殖组和种植组,拓宽了“种养结合”的路子。

“养殖组分为4个小组,按照夏季划区轮牧、冬季半舍饲饲养的模式进行高效养殖,实现两年三胎技术推广。去年收入55.34万元。种植组种植燕麦120公顷,青稞13公顷,2017年收入30多万元。” 夸幸才让告诉记者,经过计算,除去工资和流转资金,合作社能够分红72万余元。

村民娘格加是这场“变革”的参与者之一。提起3年前加入合作社时的情形,娘格加笑了笑,蹦出三个字:分红少!股份制改造后,他不仅将全部的耕地入了股,自己还在合作社打工,收入比自己以前种地时,增加了不少。

“这么一算,脱贫没问题!”娘格加的喜悦还没分享完,又有笑声从一旁传来。原来,也合尖措是合作社种植组的成员。作为村上的贫困户,家里50只羊是他全部的积蓄。加入合作社,他的50只羊全部入股,自己在种植组开起了拖拉机,妻子娘毛也合成了合作社里的厨师。去年一年,仅分红一项,两口子就拿到14720元。

“明年还是想扩大耕地面积,再多养些羊。争取今年的分红再上一个新台阶!”看着村民们的笑容,拉白更开心了!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