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明

编者按

高一学生杨启昕读完当代著名诗人陈东东的诗作《点灯》后有感而发,创作了《长明》一文。文章清新隽永,才情四溢,生动传达了作者对《点灯》独到的理解和感悟,本栏目特发此文,以飨读者。

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满。

苍穹浩茫茫,万劫太极长。

【起】

眼前这个物什使整个博物馆熠熠生辉。

李芳仔细端详着眼前之物。青黑浑厚的色泽,鲜妍明亮的琉璃,祥瑞之兽睥睨天下,如意莲花朵朵娉婷,琉璃在眼眸深处旋转翻涌,仿若将人间五色都渲染了出来,但又染得一点都不急切,舒舒展展的,流利的线条,幻化为壮丽无比的仙乐。是一座琉璃做的拱门。拱门之上,两盏青铜灯在博物馆的灯光下发出时间的清冽光辉,仿佛还在燃烧。

李芳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她低下头,旁边的小卡片上赫然写着几行小字:“南京大报恩寺琉璃塔拱门。”

【承】

佛说世间八苦,生老病死轮回渡,怨憎会五阴生苦。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这是兄长教会她的诗。

诗的语句明亮干净,清新明朗。布谷鸟儿婉转啼叫,院落中的玉兰花饱满的花朵在光束中轻染露珠,她的内心如同蔚蓝湖泊澄澈宁静。

她转过身,塔尖上飞过一群野鸟,婉转鸣叫,她记得母亲说过,春天来时,北燕南飞。

五色琉璃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镀了一层金边。她眨了眨眼睛,低下头去。

她向佛塔内走去,光线昏暗,空气寂静,唱经声从塔的上层传来,透过空气里的尘埃。她此后一生都记得这一幕,凝聚在血骨中,生长在灵魂里。

塔内长燃着许多长明灯,她看见火花在空气里涌动缥缈,她听母亲说过,菩提说:“为世之灯明,乃人间最胜之福田。”她不懂这句话什么意思,但母亲总是恭恭敬敬地双手合十,跪拜在端庄肃穆的佛前。她看着佛的样子,面容不喜不忧,散落如尘,然后她学着母亲的样子,重重地跪了下去。

她拾级而上,越走越快,唱经声愈加强烈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爬了很久,然后剥落的壁画上的仙女含笑飘然的身姿在长明灯火下轻盈了起来,她觉得这灯火无穷无尽,燃烧至记忆迷宫的尽头,一切生命伊始的开端,一切命运殊途的重点,在灯火里明澈了起来,她那时不懂这种奇幻缥缈的感受名为何物,后来她才找到词语形容:“延续”。

她终于气喘吁吁地爬到了顶端,她从这里看去,金陵城外的风光一望无际,连绵起伏的山脉,屋舍连成一片,大清的繁荣昌盛一览无余,阳光似乎有些晃眼,她半眯上了眼睛,恍惚中,她看见了这些房屋在晃动,更高的房屋在升起,这座佛塔被风吹倒,而佛灯却长明不熄,佛祖的面孔时而清晰可见,时而庞杂迷糊,一个和尚正在给佛灯添油,她看不到他的脸,却能感觉到他异常明亮的眼神,在火光里变得晶亮。这是孩提的最初本性,她感觉到什么东西在空气里燃烧,寂静地燃烧,发出无声的光。在光下,她旋转着,她旋转着……她再睁开眼睛时,就已经是夜晚了。月色凝重,空气清冷,佛塔灯火闪耀,与天上的繁星遥相呼应,她伸手触及,却发现遥不可及。

“大师,佛灯是佛祖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点亮的吗?”她问道。

“小施主,不如说是人们把佛灯点亮当作天上的星星呢。”一旁的和尚微笑着说。

“那它会一直亮下去吗?”“只要施主相信,它就会一直亮下去。”

“那不同的星星为什么都是一个样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光,小施主,佛祖赐予了每个人同样明亮的眼睛。”和尚微笑道。

她嗅到了空气里逐渐复苏的温润跳跃,融化了她冰冻在血肉的光亮(引自庆山《春宴》) 。

【转】

南京这座城市有一种魔力,使时间停止的能力。

李芳这样想着,她觉得时间从过去到现在,从跳跃燃烧的烛灯到五光十色的城市霓虹灯,从过去到现在,没有改变。

他们会看见吗?

他们会听到吗?

琉璃塔上的佛灯静止在了时间里。李芳想,百年前,是否也有人在佛灯前如此平静。是否也有人对佛灯小心试探,沉浸冥想。

那是血液里的东西,李芳盯着琉璃流动的线条,突然陷入了眩晕。

那个女孩,拾级而上,穿过时间与空间,点点星火在时间深处燃烧着,在佛经吟唱里,在先祖的预言中,光芒指引她越走越远。她走到了顶端,繁星与佛灯相应,天地流转,然后她也回望自己。

她看见了她。

她听见了她。

【合】

李芳失魂落魄地从博物馆走出来,手机里多了一张琉璃塔拱门的照片。然后她打了一辆的士,匆匆赶往琉璃塔。

“大报恩寺琉璃塔建于明成祖朱棣年间,这项工程耗时近二十年,建成于永乐十年,据传,塔建成后,9层内外共设佛灯一百四十六盏,是金陵四十八景之一,但遗憾的是琉璃塔毁于太平天国运动,今天的我们无法看到它的盛况。”解说员的声音从远处的旅游团那边飘来,李芳愣了一下,望向远处,原来,没有她想象中熠熠生辉的五色琉璃,只留塔基的遗迹。

旅游团人来人往,但李芳像是人间画卷中的一点一样固执地留在原地,她感到有人在召唤自己来到此地,这里有什么单纯明亮,干净炙热的东西没有被时间摧毁,宛若星辰,永不消逝。不仅仅是梁,柱,檩,卯,榫的结构,古法烧制的七彩琉璃通体晶莹,她看见一个女孩头戴玉兰,手持佛灯缓缓而来。

端庄优雅,神秘熟悉。眼神里是稚嫩的新生,又是轮回的苍老。是生命之火,是命运之灯。

到了最后,这许多端庄、神秘的光亮,化为了山水画里的水墨一点,剩余全是空白。别人在走向残垣,走向断墙,火急火燎,而李王芳却奔向万水千山。

“小施主有慧根善目,定会被佛祖保佑。”和尚依旧笑着,他递给了女孩一枝院里盛开的玉兰和一盏油灯。女孩望向他,用香火点燃了油灯,然后像她的前辈一样,郑重地在佛前跪下,供上佛灯。灯油的倒影里,她看见了自己。她把玉兰别在头上,悠悠馨芳,微微含笑。像极了她的母亲。

“人们说这里是大清最高的塔,登高望远,他们也一定会看到这盏灯在夜晚里发光。”

佛灯如同其他灯火一样燃烧,在月光下,她不知道为什么安静地笑了起来。好像在很远的未来,会有人看见,这盏佛灯长明不熄。

有燕子飞过天空,留下了一道划痕。玉兰在院子里无声地开着,春天又来了。

李芳静立在琉璃塔的塔基旁,她闭上眼,在玉兰的淡淡芬芳中,安静地落下眼泪。

点灯

■陈东东

把灯点到石头里去,让他们看看

海的姿态,让他们看看

古代的鱼

也应该让他们看看亮光

一盏高举在山上的灯

灯也该点到江水里去,让他们看看

活着的鱼,让他们看看

无声的海

也应该让他们看看落日

一只火鸟从树林里腾起

点灯。当我用手去阻挡北风

当我站到了峡谷之间

我想他们会向我围拢

会来看我灯一样的

语言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