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4200米:无影灯下抢救“藏羚羊”

downLoad-20180809092434.JPG

downLoad-20180809092353.JPG

     8月6日,在海拔4200多米驻训的第76集团军某旅官兵在训练期间,发现一只刚出生的藏羚羊幼崽冻得浑身发抖,官兵及时将其带回门诊部,并进行一系列的驱寒喂食工作,待其一切恢复正常后官兵将小藏羚羊放生,让其重新回到大自然的怀抱。通讯员 樊文斌 摄

“叮叮叮……叮叮叮……”

“军医,快!营区附近的山脚下发现一只受伤的藏羚羊,伤情很严重……”

8月8日清晨,巡逻哨兵的一个求助电话,让在昆仑山玉珠峰下驻训的第76集团军某旅门诊部“紧张”了起来,门诊部主任朱晓波带领3名卫生员登上救护车迅速前往。

“地上流了这么多血,可能是昨天晚上受的伤,得赶紧带回去准备手术……”到达现场,朱晓波他们看见一只雄性藏羚羊挂在铁丝网上,腹部、背部、颈部多处受伤,左前腿骨折,藏羚羊气息微弱,伤口血流不止……

卫生员迅速将藏羚羊抬上救护车,车子启动直奔门诊部。

“主任,这两天是咋了?前天,咱们刚救获了一只刚出生的藏羚羊幼崽,今天又遇上一只大羚羊……”

“藏羚羊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救助它们也是我们的一份责任啊!”听了卫生员的张洋感慨,朱晓波如是说。

“快!马上手术。”医疗人员和各种手术器械迅速就位,一场紧急营救随即展开。

无影灯下,藏羚羊身上的6处伤口清晰可见,腹部一条十几公分的伤口最为严重,皮肉外翻,肌肉组织出现严重撕裂。“不好!貌似血管破裂,立即止血建立静脉通道,准备缝合。”在边上指导手术的朱晓波迅速戴上了无菌手套,亲自披挂上阵。

“主任,止血敏已用完,伤口还在出血……”手术中,卫生员魏子航的伤情报告,让朱主任皱起了眉头。

“快去附近的536医院取,我给他们领导打电话。”旅长纪世章的一个电话,让抢救组成员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十几分钟,止血敏送到,抢救小组对6处伤情同时展开处置。

备皮、消毒、清创、止血、缝合、包扎,整个过程流畅有条不紊地进行。

在建立静脉通道时,由于动物和人体血管的走形、深浅,及滑动程度完全不同,需要全凭手感去寻找,给手术增加了不少难度。

曾学兽医出身的卫生员陈祥军,凭借多年的穿刺经验,用手轻轻地触摸穿刺部位,确定血管部位,扎止血带、固定血管,消毒表皮后,进行穿刺一针见血,整套流程一气呵成。

在急救小组成员的共同努力下,手术历时1个半小时,藏羚羊身上6处伤情全部处置完毕,最长的伤口缝合17针,修复血管损伤两处,固定骨折部位1处。

下了手术台,朱晓波告诉笔者,再打几天消炎针,待藏羚羊伤口愈合后就可以放归大自然了。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