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眼睛

downLoad-20181109100935.jpg

要不是被朋友的美篇和情话所激发,我是没有勇气和自信,用笔去触摸青海湖的。

身为青海人,第一次和青海湖相识,也是早年的一篇美文《青海湖,梦幻般的湖》。作家冯君莉文字细腻纯净,情感真挚得让人心神摇荡,时不时地荡漾涟漪,泛起波澜。

后来去格尔木的列车上,车过海北境内,远远地看到一条蓝带,似云蒸霞蔚,在天际若隐若现,远远望去,像半遮面的纱巾,随着移动的视线飘逸。一路追随列车如影相随,使视觉荒凉的旅途,增添了些色彩上的抚慰,但因为人在车上,身不由己,总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遗憾。

欣赏青海湖是需要一颗超功利而安静的心。就像一块上好的冰种,爱与欣赏就够了,其他一切趋利的饶舌和粉饰,丧失了审美的能力和机会,是触摸不到她的万种风情的。

羊年转湖,好多人受当地藏族同胞的感染,甚至内地人也不远千里来跟风,西湟高速公路排起了车的长龙。我为青海湖连连叫苦:喧腾徒增一些虚浮的泡沫而大伤大雅。青海湖有足够的底气无需外界的聒噪。

偶然有一天,所谓旅游淡季的一天,我突然想去看看青海湖。

八月的青海湖接天连地,水天一色。要不是金黄的油菜花赤忱而辽阔的奉献,你根本分不清哪是天哪是水。辽阔的湖水随着脚步的触摸,一丝丝,一缕缕,逐渐展开,展开。最终全面铺展在眼前,最后天空和湖水浑然一体。好像连个过渡都没有。一瞬间的工夫,你已被她碧绿的色彩和清澈的眸子完全俘虏了。

这就是青海湖。天有多高,湖就有多蓝。天有多清澈,湖水就有多干净。人瞬间掉进了一张蓝得透明的幕的梦魇,如果不是天与湖之间那些任意滑翔的鸟类的声音,示意着你的存在,你根本失忆于渐远渐浓的蓝。

青海湖最热烈的时候是五月,那时是鸟的天堂。最寂寥的时候大概是冬季。

我爱热烈也爱寂寥,可我还赶上了八月的优美。

八月的青海湖,优美而澄净得像一首舒缓的抒情诗。天空辽远,湖水湛蓝,麻鸭斑头雁之类未来及迁徙的留驻居民们,忽而在水面上振翅,忽而在湿地里栖息。生命少了一些竞相引吭的纷争,多了一些随意遨游的自由。

“万类霜天竞自由”。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水天一色沉静的水面上,伴随着湿地里几声交相辉映的清脆而颤抖的叫声,是翅膀掠过湖面,划出的一个个单纯而优美的弧线。那个滑翔的灰白点子,不是消失于更远的蓝色,像夜空里美丽的流星。就是滑进近处悠然的水草。每一双翅膀一个蜻蜓点水式悠闲的滑翔,就是一曲美得令人心颤的《寒鸦戏水》。

这是在五月完成了繁殖使命的鸟们悠然诗意的栖居生活。它们更像梳理水草的使者,顺便擦一擦清亮的喉咙,为本来美丽律动的青海湖,再点缀上几声翅膀抒情的滑音。

如果说,五月的青海湖,是翅膀激越的交响。那么八月的青海湖则是大自然柔美的美章。无论是色彩的纯正华丽,还是声音的清澈与光滑,华美得只可与柔软的丝绸媲美。天正阔,湖正蓝。鸟的飞翔还是呼号,无疑是这铺天盖地,无以伦比的丝绸上华美的十四行。

我想,如果我是一双翅膀,能够在青海湖的蓝波上滑翔,那将是一生最倾情的抒情,也是最奢侈的理想。青海湖之于翅膀,就像维也纳大厅之于歌者,该是每一双翅膀的最美理想。如果你的想象还足够丰富,那么八月的青海湖还可以是箫音的那种低沉苍莽,是浑厚的背景,鸟的叫声则是琴声清脆的穿透。琴箫合奏,多么和谐而至高无上的境界,自然地展现在唯美的蓝色丝绒上,然后翻飞,滑翔,然后再一次次徐徐播放,然后噤声,戛然而止。这个过程这个时候,伸手触摸天丝绒的冲动,会时时左右你的神智而欲罢不能。

是什么样的美呢!

真羡慕那些深情的歌者。如果我也是,我一定为青海湖写一首复沓的蓝调!那荡漾的碧波不就是一曲上天播放在高原的蓝调!多么深情的色彩,在胸中起起伏伏,澎湃涤荡。那旋律比蒙古长调更恣肆而华美,比小提琴更婉转悠扬。既有草原的辽阔豪迈,又有碧波涤荡心扉的柔软浪漫。那样纯净的蓝,如果还不能够使你陶醉,那我只能无不遗憾地告诉你,你是一个无能的美盲,纵使你在实际生活中多么地傲慢与偏见,骄傲与成功。

突然想起拉甫列尼约夫《第四十一》里,马柳特迦眼中危险而摄人心魂的中尉的那双蓝眼睛。

对了。青海湖就是一只蓝眼睛!一只吸纳着上帝光芒明亮而干净的蓝眼睛。

许是上帝看青海西部大地太寂寞了,而馈赠的一眼风情万种的柔波。我美丽的青海湖,是与生俱来的高贵,注定了你的优雅和从容。

太纯粹了。纯粹到摄人魂魄,纯粹到你面对她无能为力又无力自拔。

我单薄的心扉,再也没有能力发出自己的呼喊和赞叹,我已完全被她所俘虏被掏空了。

我无所适从,然后哑然怅惘,然后语无伦次。天哪,原来美竟然是身心被洗劫之后的茫然无措。

也许,只有那些悠扬的长调和画笔才能捕捉的美丽,和从湿地深处偶然振翅的灰头雁咕咕鸣叫才能唤醒的柔软吧!大美无声。这样的美,再坚硬的壁垒也会为之迷离!难怪仓央嘉措悄然消失在她的身边。也许世上,只有纯洁而真挚的爱情才能比得上青海湖无边的美丽。

青海湖,只浮光掠影的浅行,是无法完成对她深沉的美的体验。

隆冬过后来春的开湖,就有文开湖和武开湖之说。据说,武开湖更是难得一见的自然奇观。

也一直没有机会领略过青海湖的星空。如果有,我想柴可夫斯基的小夜曲,一定最适于青海湖的柔软和静谧。

所有的遗憾,指向一个人简单而屡试不爽的审美判断。那就是,真正的美,都会留下诸多缺憾而让你流连不已。就像眼前的这一泓汹涌的幽蓝。

青海湖也逃不过这个美学法则。那么,就等下一次吧!总有一次邂逅与你交心,总有一次沐浴让你通透淋漓。

还是久居青海湖边的朋友透彻,美篇音乐用了布仁巴雅尔的《天边》。毫无疑问这是适于青海湖最透彻而贴切的情话:

天边有一双双星/那是我梦中的眼睛/心中有一片晨雾/那是你昨夜的柔情……我愿与你策马同行/奔驰在草原深处/我愿与你展翅飞翔/遨游在蓝天的宆谷……

真想谈一场恋爱,在青海湖边。把我的柔情荡漾成青海湖的碧波,借鸟的羽翅把我的赤忱写在高远干净的蓝天上,然后一起飞翔。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