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进校园社区有了法律支持

1月20日上午,北京市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表决通过《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将于今年6月1日正式实施。与此同时,一系列关于非遗保护的组合拳将打出。

作为非遗保护的地方性法规,非遗条例的出台,对于保护一些濒临失传的传统技艺,解决“人亡技消”的困境意义甚大,非遗进校园、进社区,也有了法律支持。

然而很遗憾,许多非遗项目正面临“人亡技消”的不幸困局。一方面,随着互联网文化和技术文明的异军突起,公众生活的快节奏和休闲文化的多元,尤其新新人类的出场,包括北京琴书在内的许多优秀文化艺术,渐渐失去了应有的市场。遂由大众艺术变成了小众艺术,没有了市场舞台自然只能“自弹自唱”、自娱自乐,进而从根本上抑制了非遗传承和创新的内在动力。另一方面,基于“口传心授”的本质特性,“人亡技消”的自然规律,使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濒临失传的厄运。

《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可谓亮点多多。如,建立和完善了代表性传承人、项目保护单位、后继人才培养、分类保护等制度和机制,推动代表性项目活态传承。以往,一个非遗项目只能有一个代表性传承人,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部分集体项目的传承推广。目前全市325家项目保护单位,首次获得了“传承人”身份,且对积极履行项目保护职责的企事业单位给予资金支持。

非遗传承也不再是传统的收徒传艺模式。将通过现代教育体系拓展传承方式,在高等学校和中等职业学校间的贯通培养项目中增加非遗相关专业。同时,通过补贴消费等方式,支持非遗“进社区”“进校园”,引导消费者购买、体验非遗产品和服务,也将大大拓展市场空间,为非遗的保护和长期发展注入生机和内在活力。(据《北京青年报》)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