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强的旦正

3.jpg

倔强小子旦正(右一)和工人忠公,一起商量德马高速大武隧道沿线草皮恢复事宜。本报记者 李兴发 摄

能拿到政府的扶持资金,能享受到政策的优厚待遇,对于绝大多数贫困户而言,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然而,在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县江千乡恰曲纳村,就有一个说啥都不戴“贫困户”帽子的倔强青年,他就是曾经的穷孩子、如今的致富带头人——旦正。

在海拔4300多米的德马高速大武隧道口,第一书记刘印洲指着车外手拿哈达的年轻小伙:“你看那儿,站着的手拿哈达的小伙子就是旦正,和牦牛一样倔强的年轻人!”

“噶斯希,噶斯希。”车刚停稳,旦正一面用藏语重复着“欢迎”一词,一面打开车门很恭敬地将我们请下车,献上了洁白的哈达,“这里风大,快进帐篷吧,里面有奶茶……”

在采访和了解旦正的两个多小时里,“倔强”一词就像是个烙印,总能在旦正的身上闪现。

“我一直在跟着他干,虽然年纪小但他受人尊重让人钦佩……”今年50岁的忠公和旦正同村,按辈分是旦正的叔叔,却死心塌地愿意跟着旦正干,不为别的,看中的是旦正主动不当贫困户的那份倔强。

用区区两万元贷款起家,先后带323名贫困户干事创业,4年的时间里累计开工资达到350多万元。自己白手起家不仅成了存款有30多万元的小“富裕户”,还创办了江千乡恰东日公路养护合作社、恰曲纳牧委会专业合作社,产业带动辐射了江千乡全部四个村,成为了这片草原上有名的致富带头人。当地牧民中间流传这样的一句话:“跟着旦正有钱赚。”

2013年前,早已失去父母呵护的旦正,和自己4个兄妹艰难地生活着,给人放牧、挖虫草成为了旦正唯一的经济来源。“2013年6月,我路过夏日来看到有很多人在修路,有工人问我要烟,因为我不抽烟他们很失望的走了。”旦正的这次经历让他萌生了开小卖部的想法。

倔强的旦正不顾兄长的反对,执意拿出仅有的6000多元存款,购置了移动板房,用借车进货的办法在德马高速夏日来工段建起了小卖部。一年下来收入从以前的区区三四千元,增加到了1万多元。

“这对于深居草原的牧民来说,已经是不少的收入了,但他还要承担4个兄妹的日常开支,平分下来他们家依然处在贫困线以内。”来自中铁十七局的“第一书记”工程师刘印洲,深知跟着公路段修建进程做生意的艰苦,2015年走访旦正时准备将他纳入贫困户,没想到热心换来了一盆“凉水”,“我有手有脚能过好日子,你要是真心帮我就给我2万元的贷款,我人在这里家在这里不会跑,赚了钱肯定还……”

倔强且又不服输的旦正,从2013年到2015年的三年间,虽然通过经营小卖部生活略有改观,但不服输的他把目光投向了德马高速修建后的养护和草场恢复。拿着贷款得来的2万元钱,旦正召集了20多个同乡,凭借着三年来利用小卖部在施工队中树立起的“为人忠厚讲诚信,做事踏实能吃苦”的良好口碑,执着地跑起了项目。德马高速项目部的王昭仁书记,面对旦正承揽小工程的多次请求,欣然答应了。

没有养护高速路的工具、没有发电机、没有大帐篷就租,没有公路沿线植被恢复的经验就学。为了减少开支,工程所需的设备旦正东借西租,为掌握高速公路养护技术和高寒地带植被恢复技术,他逢人就问见施工队就求教。

从2015年到2019年的四年间,旦正凭借着自己这股子“倔强”,从德马高速的夏日来段,一路追随工程队来到了大武隧道。“现在气候还不好,沿线的植被恢复工作还不能进行,主要工作任务就是清理隧道,保障日后隧道的安全通车。”在大武隧道口旦正指着道路两旁待恢复植被的土地告诉记者,未来他要带更多的乡亲去干工程,把自己创下的这份事业做大做强。

从2013年“出道”至今已经足足7年时间,旦正从一个名副其实的穷孩子,变成了货真价实的大老板。在果洛州州府所在地大武镇,旦正为妻儿置办了一个80多平方米的家。在恰曲纳村,旦正不仅带着壮劳力四处包工程,还创办了合作社给乡亲分红。“同甘共苦的是妻子,我要给她最好的生活条件。吃过没文化的亏,我要把孩子送到州上最好的学校去。尝过苦日子,我要带着乡亲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倔强的旦正凭借着一股子倔强,不仅完成了自己人生的逆袭,还努力让更多的乡亲完成逆袭。

“你当初出于什么原因,愿意嫁给没钱的旦正?” 采访结束前面对记者的提问,旦正腼腆的妻子用不太娴熟的汉语说道:“我心中的汉子就是他这样的,身上有股硬气劲儿……”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