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开了

1.jpg

看着一个个饱满的花骨朵,扎洛说今年一定能有个好收成。 本报记者 咸文静 摄

提起种地,扎洛总有说不完的话。别说他了,他的儿子、儿媳也都是种地的一把好手。可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地还是那几亩,日子却越过越穷。

今年65岁的扎洛家住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沙珠玉乡珠玉村。对于这个半农半牧的村子来说,发展的门路似乎比其他纯牧业村宽一些,可不少村民也都面临着这样的尴尬:靠种地,地不多;搞养殖,草场也不大。

作为四个孩子的父亲,他肩上的担子不轻。100多只羊,0.27公顷地,39.47公顷草场,过去的那些岁月里,不怕吃苦的扎洛想尽办法供出了3个大学生。

上学好啊!总觉得自己没文化的扎洛一直这样感叹着。可也正是这个原因,家里的外债一笔接着一笔,眼看着孩子们一个个长大成人,扎洛的日子就像他住的那几件土坯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垮了。跟扎洛住在一起的老大索南本没上大学,也没什么技术,每年种完地,便出去打零工了,留下媳妇在家照顾父亲和读小学的儿子。

日子就这样凑活着。

2015年,缺劳力、缺发展资金的扎洛一家被评为村上的贫困户。第二年,在政府的扶持下,陪伴他几十年的土坯房换成了4间宽敞明亮的新屋子,连破旧不堪的大门围墙都焕然一新。眼看着政府的资金一笔笔打到自己的银行卡上,扎洛手里拿着钱,脸颊却着火般烧了起来。

“这‘上坡路’是不好走,政府下大力气在后面推着,那我们自己就不能想想办法?”思前想后的扎洛下定决心自己谋点出路。和家里人一商量,药材是个好选择。“几年前就听亲戚说过种植棘豆收入高,可没钱买种子,这个念头就打消了。在西宁打工的小儿子杨本加介绍了一家化隆的合作社,我们种,他们收。”

2016年春天,扎洛在自家的0.13公顷地里种上了试验田。可种了半辈子青稞、小麦的他哪里懂得种植棘豆的门道,等到别人家地里的麦苗都挤在一起舒展了腰肢,他家地里,只有稀稀拉拉的几棵。

还种吗?扎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琢磨着。“种药材,一亩地的收入能多10倍,可一公斤800元的种子钱是个大难题。”就在此时,人均6400元的产业发展资金到位了。

干!2017年春天,扎洛又从村里流转了几亩地,买了30公斤种子。有了去年的经验,扎洛专门请教了合作社的种植专家,一听扎洛的情况,对方直接到地里手把手教他种。

要土沙结合、不能种的太深、大水漫灌……按照专家的指导,扎洛一天到地头转悠好几回,悉心照料。没过多少日子,0.93公顷地里,棘豆一行行排得整整齐齐。扎洛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春种秋收。其他村民家的地里早就热闹起来,扎洛却不慌不忙,“看长势两三年收一回,可年年都发钱。”果然,合作社负责人拿着扎洛种出来的棘豆一检测,品质过关,两万多元的补助很快就到了账。

到了年底,珠玉村该摘帽了。“今年能脱贫吗?”隔三岔五就来他家询问情况的第一书记索南多杰笑呵呵地问。

“能,我第一个脱贫!”扎洛高高举起了手。

今年,见中药材需求旺盛,扎洛又流转了7.33公顷地种起了草红花。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花骨朵,扎洛眼角的皱纹里都盛满了笑意。

“种草红花的钱就是合作社发的补助,按这个长势,收入能有4万多元;棘豆还能有笔收入。这样下来,一个人的收入能有一万多元……”算着算着,扎洛有点感慨,这路可算是开了。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