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作业”可抄,就自己写“教科书”吧

没“作业”可抄,就自己写“教科书”吧

上海浦东创新一流党建见闻

今年是上海浦东开发开放三十周年。浦东的“新”,曾让党建工作面临不少难题。走过三十年,人们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一点:党建工作的难点在基层,亮点也在基层。走过三十年,事实更无可争辩地证明了一点:一流党建促一流业绩。在各大楼宇、在科技园区、在中国上海自贸区……党建引领,终成浦东发展的强大根基和闪亮底色。

“支部建在楼上”,越擦越亮的金字招牌

浦东新区潍坊新村街道辖区内有一座嘉兴大厦。20世纪九十年代,大楼由南湖红船所在地浙江省嘉兴市兴建。1999年6月,这幢商务楼里诞生了全国第一家跨行业、跨属地、跨所有制的联合党组织——中共嘉兴大厦联合支部委员会,8名来自不同企业的党员重新找到了“娘家”。这项创新之举,被形象地称为“支部建在楼上”,也是上海楼宇党建“星星之火”的起点之一。

二十多年过去了,嘉兴大厦党支部先是“升级”党总支,后又升格成为党委,共覆盖42幢楼宇、800多家企业,下设近70个支部,有1700多名党员。

发展壮大的不只是党员人数和党建阵地面积,党员教育、组织生活形式、支部联动模式也与时俱进。嘉兴大厦联合党委书记任洁说,党群服务站开发的《追寻我心中的那艘红船》初心党课、《永不消逝的电波》信仰党课、《当一次傻瓜》工匠精神党课,丰富了大家的组织生活。而现在的组织生活也能通过兄弟支部间的联动,让党员灵活安排学习时间。

距离嘉兴大厦约3公里,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雄踞陆家嘴金融城。高632米的上海中心22层,有一片“空中花园”,玻璃幕墙外就是黄浦江景色,位置可谓“黄金”。这里是陆家嘴金融城党群服务中心。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综合党委副书记朱德兵说,在陆家嘴金融城还有另外39个党群服务站星罗棋布,总建筑面积约2万平方米,由这些站点牵头发起的一系列活动,如“午间一小时”“社区老人爱心牛奶项目”“垂直马拉松”等,凝聚着金融城9000多名党员,更服务着众多白领员工。

上海中心内入驻的多是外资企业、知名企业、五百强企业。党建工作要面向大批金融机构和高学历“白领”起到实效,需要与企业业务紧密融合。

“有了金融城的活动和阵地,我们党员的活跃度和‘黏性’就增强了。”陆家嘴综合贸易管委会外资银行第一联合党支部书记沈筠说,支部党员常常换下日常银行办公室的打扮,有的身着文明马路引导志愿者服,有的身穿歌咏大会方阵服,在上海中心的党群服务站空中花园相聚。“党员们结合自身银行工作,交流遇到的困难和改进的方法,争做维护金融秩序、防御金融风险、拓展创新金融业务的领跑人。”

陆家嘴金融城不止有“金融”,党组织十分关注社会治理。“今年春节后,疫情初期,陆家嘴285栋楼宇全部要排摸,谁来‘扫楼’?”上海市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综合党委金领驿站工作部部长罗晴说,党组织牵头发动楼宇各方力量,楼宇业主、物业公司、党员志愿者上阵“包圆”。戴上党徽,到各楼宇门口、陆家嘴地铁站出口等地做防疫志愿者,陆家嘴金融城的“见党率”又一次提升。

党建热心服务企业,企业就会真诚服务社会

浦东新区南部的张江科学城,是上海全球科创中心建设核心承载区的“心脏”。“活力四射”,是对这里最精准的概括。

经济发展的活跃经络上,党建根植其中。年轻的“大张江”如今共有22600多名党员,占浦东新区党员总数的44.3%。这里的党组织有1623个,占浦东的近一半,党的工作在园区早已实现全覆盖。

谈起这些数字,张江核心园区党委常务副书记陈立雄感慨而激动。“2003年我从国企来到张江,这里只有几家党支部,几十名党员。”

陈立雄对“两新”党建的认识,也是从“吃闭门羹”开始的。“我到张江后第一次去走访企业,人家门都不让我进。”

这也是难点所在——张江园区党组织与两新企业的关系可谓“三无”:无资产纽带关系、无行政隶属关系、无人事管理关系。“说白了,就是不管钱、不管事、不管人。”

这让陈立雄深深认识到,这就是张江的“两新”,这里就是改革开放的热土,而“做好服务”,就是张江党建的生命。

张江综合党委找准方向,从地毯式走访、摸底、宣传开始,加快党组织设置,推进党建工作覆盖。通过在重点产业和区域突破,园区第一家特大型外资企业中芯国际和软件产业集中的浦东软件园分别建立党委。

没有“作业”可抄,索性自己写“教科书”。带着对园区党建的热忱,张江探索出多个“率先”:全国率先成立归国留学人员联合会党总支,率先开展恢复党员组织生活试点,形成一整套相关程序方法;张江在上海成立第一个行业协会党支部、第一个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而诞生的服务流动党员的综合党支部、第一个以投资管理公司为依托的党支部……

党建热心服务企业,企业就会真诚服务社会。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总部位于张江的叮咚买菜“火”了。“战‘疫’期间保供应,党员先锋模范作用非常明显!”叮咚买菜所属的上海壹佰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奕告诉记者,1月23日,腊月二十九,公司召开紧急会议,成立保安全、保供应、保配送三个小组,均由核心管理层的党员带头领导。“市民宅家是做贡献,我们送菜也是做贡献。250多个前置仓没有一家在疫情期间停业。”她说。

当时,已经回到江西老家的公司采购负责人接到指令后又开车8小时开回到上海,在许多个凌晨蹲守批发市场收绿叶菜;人手不足,站点党员站长就身兼数职,不仅负责统筹管理,还上阵分拣、杀鱼、送单、帮配送小哥做饭。2月1日起,党组织牵头,公司开始专门为多家医院援鄂医护人员的家庭送菜……

“今年公司搬了新家,场地更宽松,我们正准备开辟党建工作室,让党员活动、党员教育有专门的阵地。”张奕说。

支部书记、工会主席“一肩挑”,是个好办法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包括陆家嘴、金桥、张江、保税区、世博等5个片区,实有基层党组织2600余个,党员4万余人。

在这里,党建的理念和实践的逻辑起点源于开发区党建,但又高于一般的开发区党建——在更加市场化、国际化、法治化条件下,各领域党建融合发展,“开放型”党建要探索的是与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相适应的党建新模式。

在上海自贸区保税区片区,鲁能大厦一楼挂着醒目的“保税区党群服务中心”门牌。保税区综合党委副书记黄嫣春说,自2016年年初开放后,这里成为保税区党员能吸取政治养分的阵地。

阵地内有党员政治生活馆、党员驿站、志愿服务中心、文化室等空间,一份写得满满当当的最新的主题党日菜单讲述着这里的丰富和人气:必选环节中,有集中交流、视频党课、战疫先进事迹;可选环节中,有区情教育,誓词教育、条例学习、组织生活会、三会一课、政治生日等。每个板块都有相应的视频和课程内容。

党员政治生活在这里“落在实地”。而要把自贸区基层党组织建成战斗堡垒,还要很多新探索,其中之一就是“党群共建”。

黄嫣春还有一个身份,她是保税区总工会主席。在保税区,党组织书记、工会主席一肩挑的有很多,通过加强党组织与工会间的联系沟通,实行组织联合、工作联手、优势互补。

保税区内的企业帝人化成复合塑料(上海)有限公司是一家日资企业,公司约260名员工中有党员16名。“我们的党支部2004年6月成立,起初,外方管理层对党建‘没有概念’。既然如此,那就要用大家都‘听得懂’的语言、看得明白的方式促进了解。”企业党支部书记、工会主席信桂凤说。

“在企业里,党支部牵头,工会联动,党建与社会组织建设齐步走。从组织职工外出旅游到发放劳动防护用品,我也每年都与资方共同协商工资上涨水平。”让信桂凤欣喜的是,公司年会上,所有党员一起出了一个节目,背景屏幕同步展示着支部所做的工作,这让台下的同事频频点头。

同样兼任党支部书记和工会主席还有京西重工(上海)有限公司的吴非,他同时负责纪检和廉政工作。这家企业原是外企,2009年被中资收购。“我们的组织生活会不仅党员领导干部要参加,公司领导层里的非党员也受邀参加,扩大会议上的纪律检查、批评与自我批评,让许多非党干部都感到很受教育。”实打实的组织活动在无形中树立着党组织在企业中的威信,廉政工作也与公司规章制度紧密结合。“党建工作能够为企业发展保驾护航,这在企业内部早已是共识。”吴非说。(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