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财评:蚯蚓成了“唐僧肉”,灭绝式捕杀可休矣

不知从何时起,野生蚯蚓成为一些不法分子眼中的“唐僧肉”,他们把利用专门仪器从土壤里抓蚯蚓当作“致富利器”。今年4月,江苏省涟水县检察院检察官在农业保护公益诉讼例行巡查中,挖出产供销“一条龙”的电捕蚯蚓产业链,揭开了一桩灰色生意的神秘盖子。

作为一种重要的基础性物种,蚯蚓不仅是土壤里各种有机物的分解者,同时也是一些野生动物的食物来源,在生态环境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不过,有些利欲熏心的人只看到:蚯蚓是制作中药“地龙干”和西药“蚯激酶”的主要来源。近年来,随着蚯蚓价格不断上涨,一种名为“电蚯蚓机”的机器销量随之上涨,一条对蚯蚓进行“灭绝式”捕杀的利益链开始滋生。

打开网购平台搜索“地龙仪”“电蚯蚓”等关键词,会出现近60个品牌上千种产品,有些店铺的销量已经达到了十万件之多。有卖家表示,一种标价近800元的所谓“豪华型电蚯蚓机”,一次便可以轻松电出十几斤蚯蚓。围绕着小小的蚯蚓,已经形成了制售设备、电捕蚯蚓、非法加工等一系列产品和“服务”。

电捕蚯蚓烘干后牟利,这种做法堪比“蚊子腹内刳脂油”,饶是如此,积少成多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涟水某镇的非法加工点每天销售上千斤蚯蚓干,按照10斤活蚯蚓可烘干制作1斤蚯蚓干计算,每天差不多有上万斤蚯蚓被捕捉。而在当地,类似的非法加工点就有5个。

蚯蚓遭遇无休止的“灭绝式”捕杀,带来的是严重的生态破坏,当地农户表示,“我现在明显感觉地里的土结块,蓄水情况和土质也都不如以前了……”实际上,如果想利用蚯蚓发家致富,完全可以进行养殖。我国早在1970年就引进了蚯蚓的现代养殖业,无论是药用还是其他经济价值,养殖蚯蚓都足以满足需要,为什么要背着电瓶与骂名四处游走捕蚯蚓呢?答案很简单:利益驱使。养殖蚯蚓的成本再低也是有成本的,相比之下,“电蚯蚓机”操作简单、价格不高,而且只需要一次性投资。

叫停对蚯蚓贪婪的“灭绝式”捕杀,提高违法违规成本是关键,其中第一步莫过于筑牢法治的“防火墙”。

针对电捕蚯蚓产业链,2020年,广东省修改了省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条例,明文禁止使用电击、电子诱捕装置猎捕野生动物。2020年7月,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向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状,对三家“电蚯蚓机”售卖企业提起公益诉讼。包括涟水县检察院在内,国内多地已发起针对电捕蚯蚓的公益诉讼,这是一种环保意识的觉醒,同时也是一种法治理念的进步——作为自然界的一部分,人类的行为应受到道德与法律的约束。

敬畏自然、尊重自然,就应该敬畏和尊重自然界的每一种生命,以生态意义而不是经济利益去衡量生命的价值。不仅仅是蚯蚓,任何“灭绝式”捕杀都应该得到有效的约束,这既是维护自然生态的题中之义,也是维护人类文明底线的基本需要。

责编:何娴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