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飘扬

绣红旗

长路漫漫,夜未央

炮火渐息,东方亮

这不是童谣,不是时间的缩进

不是臆想的抒情

不是指令发出后一声激越的锣响

这是一个被无数人做了无数遍的

——梦

梦的前奏,是密集的枪林和弹雨

是密集的力量和热血

是密集的真情和期望

是密集的呐喊和冲锋

是密集的誓言和牺牲……

这些密集的词语合为一体

让那个梦终成现实

那一刻,所有梦的参与者都笑了

笑完又流泪了——

消息传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天安门的上空!

而在狱中,没有电视,没有报纸

唯有压低嗓音穿城而过的风声

追梦人只能靠最后的想象了——

一颗大五角星在中央

四颗小五角星在身旁

找来黄纸剪成星星

再揭下红色的被面

亲手缝制成一面五星红旗

“线儿长,针儿密

含着热泪绣红旗”

日日缝啊,夜夜等

等来了亲人解放军……

珠峰上的红旗

8848,可能还会增长的高度

可能还会增多的风雪

可能还会增加的凶险

将人类徒步所能抵达的高度

写在了离天最近的地方

珠穆朗玛——

一颗蓝色星球,献给整个宇宙的

白色天涯

而我们总要仰望星空,为的是

不再向昨日的风雪低头

或如夸父逐日

用艰苦卓绝取代了贫穷落后

心有山河,壮志凌云

植根三江,魂系昆仑

而珠穆朗玛

就是一首有关勇者的赞歌

以云朵为裳,任由寒风刺骨

攀登,攀登,攀登……

1960,1975,2008,2018……

坚持,坚持,坚持……

有人失去双脚,有人献出生命

珠峰北坡第二台阶的绝壁上

终于出现了“中国梯”

从此珠峰之上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舰艇上的红旗

蓝色的海,有白色鸟群低翔

海浪隐在低处,像无可预知的讯息

自远处引来暖色洋流

而在洋流潮头,一艘雄壮的舰艇

犹如巨型白色大鸟

时刻巡游在祖国身旁

就在这蓝白相间的图画里

有一种鲜艳的红

能让人远远地看见

是的,五星红旗在大海上飘扬

那是战舰航行的方向

也是大海深处永不凋零的花朵

用她醒目的红,炽烈的黄

迎来太阳,留下宁静

并将漫天繁星

看作整个海洋里最珍贵的碎银

无数次出海,无数次巡航

无数次护送商旅渔船

往来平安

倘若海盗滋扰,敌船来犯

舰艇上的五星红旗

则是另一种凌厉的语言——

这里是中国海域

这里是中国海军

若无邀约,请速离开

月球背面的红旗

没有大气层,没有水

没有传说中的玉兔和桂树

没有生命的丝毫痕迹

只有荒漠,陨石,超强的紫外线

和密密麻麻的大坑——

不知替地球阻挡过多少回凶险

才有了兄弟般的深情凝望

和嫦娥奔月的浪漫想象

奔月,奔着飞天的理想而去

在神秘的月球背面

脚踏实地,观测天象

在屏蔽了人类噪声的净土上

聆听宇宙的妙音

用心丈量两个星球的距离

而此时,唯一鲜活的色彩

就是五星红旗的颜色

——犹如花瓣

绽放在灰暗的月球背面

玉兔二号来了

嫦娥四号来了

这是神话与现实的完美变奏

也是追寻与抵达的最佳表达

瞧那兔子,聪明乖巧

一旦踏上征途,就再也不肯回头

形体复杂却不失优雅的嫦娥

开启智能和宇宙对话

劝导那些流浪的星球及时回家

而作为人类足迹的标识

最醒目的

就是她胸前的五星红旗

校园里的红旗

终归要站在大地上

与小鸟为伍,同小草歌唱

走过春夏秋冬,迎送寒来暑往

教室里,草场上,树荫下

永不停歇的是朗朗的读书声

在草原,在乡村,在城镇

迎风飘扬的始终是五星红旗

这样的情景,定然在电视机里看过

音乐课上唱过,美术本上画过

那些高原的孩子,也曾站在山岗上

痴痴地想过——

一定要走出大山,走进新的校园

看五星红旗与太阳一同冉冉升起

听儒雅的先生一遍遍

将沉睡的耳朵叫醒

从此万里河山,换了新的风景

这就是菁菁校园,树苗茁壮,桃李芬芳

而书本之上,语言之上,信仰之上

那抹最亮的红色,是灯塔,是方向

不断给予跋涉者前行的力量

五星红旗——

无数个故事的蓝本,无数个神话的母题

无数个热爱与尊崇的眼神

无数个书写与歌唱的理由……

此时,都已汇入同一条河流

——坚守初心,不负使命

用真挚朴素的情怀,相依相连的血脉

去点亮生命里最重要的色彩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