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德—皮雕匠人的别样人生

万德为徒弟索南公保耐心传授技艺(4599683)-20191213095634.jpg

万德为徒弟索南公保传授技艺。才让吉 摄

随着2018年“青海省工人技术明星”评选结果的揭晓,万德和他的海北嘉福苍皮艺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跃入大众的视野。其实在这之前万德就带着他的皮雕作品在青海文创界崭露头角了。他先后在2017首届海北藏族自治州文化创意设计大赛上荣获金奖;2017年9月荣获海北州“十佳创业之星”奖; 其作品“金银滩”腋包在 2018年大美青海旅游商品大赛上获得铜奖;作品“盘羊箭筒”等四件作品被海北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收藏;作品“祥云女包”、“四瑞箭筒”、“胜利幢圆画”被济南非物质遗产博物馆收藏。他的作品还参加了第五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全省青洽会、海北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等重大活动。这些闪光的荣誉,让万德成了当地的名人。

“嘉福苍”,藏语意为“雪山背后人家”。这个略显特殊的名字其实是万德的家族名,这个家族曾是海晏县达玉七大部落之一,从晚清时期就以藏医和皮艺出名。作为世代传承的手艺,家族里很多男性精通藏医,同时也很擅长制作皮制品。万德的舅爷就是其中的一个。舅爷和大多数藏族汉子一样深沉而凝重,浪漫而炽热。医治病人时严肃认真,拿起小刀做皮艺时他尽情挥洒热情。12岁时,万德因为一次事故在舅爷家寄宿了半年多。也正是那段时间,让万德和皮雕这门手艺结下了不解之缘,也为多年之后他的别样人生埋下了伏笔。那是1974年的夏天,万德和草原上绝大多数藏族孩子一样外出骑马放牧,醉心于远处风景的他不慎从马上摔下,摔断了一条腿。他被送入“二二一厂”职工医院医治,打上石膏后就回家休养了。万德家的经济条件不好,还过着游牧生活,没有固定居所。草原上漫长的冬天马上就到了,考虑到在帐篷里万德是没法养好腿伤的,父母就送他去家里有炕的舅爷家寄宿。因为行动不便,开始的一段时间在舅爷家的日子甚是无聊。直到有一天,他偶然看见舅爷在做皮雕,一块牛皮经过精心雕刻、塑形就变成了平常家用的马具和家用品,万德觉得非常神奇。以后舅爷每次做皮艺,他都在旁边认真地观看。舅爷的儿子是一名藏医,他对皮艺完全不感兴趣。舅爷看到万德渴望的眼神,决定教他这门手艺。一开始,只是让他做一些琐碎的事情,后来舅爷会给一点边角料让他来练习,学着舅爷的手法用麝牙对已经在牛皮上割好的图案进行压擦,小动物和花草就成型了,再用植物染料着色,一件小小的皮制品就完成了。后来他能独立完成割线、压擦、缝制等工序。

在舅爷家度过了充实的八个月之后,万德要回自己家了。临走时,舅爷送给万德一些皮料和雕刻工具,嘱咐他回家好好练习。可是回家后的万德要学习还要分担家务,这些工具就被丢弃在房子角落。做手工皮艺成为万德童年一个暂时的兴趣爱好,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连他自己都快忘了带给他惊喜和快乐的这件事。

万德的人生总是和“意外”这个词牵缠。2004年,也就是万德42岁时,又一次意外让他一瞬间从别人羡慕的成功男人变成了瘫痪在床的残疾人。谁也想不到,一台小小的胆囊切除手术会因为麻醉事故而致人瘫痪。万德无法接受这种小概率事件偏偏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无法面对这残酷的事实,但复健还是要做的。在组织安排下,他去北京301医院进行手术,术后去中国康复中心继续康复训练。他每天去康复中心锻炼,身体状况慢慢有了起色,后来能自己坐起来了,再后来能站起来了,但是他的一条腿没有恢复好,行动依然不便。2007年,万德咨询专家是否有完全康复的希望,答复是能恢复到现在这种状态已经非常好了,最佳康复期的三年也过去了,之后几乎没有完全康复的希望。经过再三思考后,万德回家向单位说明了情况,他深知州上财政状况不是很好,组织的关怀和温暖已经切身体会到了,他不想再继续拖累组织,遂主动提出放弃进一步治疗和康复。

康复的三年间,他的情绪平复了不少,但回家后万德还是看不清自己未来的路。在中国康复中心的那段日子,他见到了太多和自己同样遭遇的人。有特别沮丧的人,从此一蹶不振。也有异常坚强的人,逐渐接受自己变成了残疾人这个事实,用积极的心态迎接未来,只要活着,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为什么不让自己过得更好一些呢?

万德意识到人的精神最重要,精神倒下了比身体倒下还可怕。他告诫自己:一定要调整好心态。残疾的躯体虽已无法改变,但他能让自己的心理更健全,能身体力行地做出属于自己的事业。他开始认真考虑未来,考虑怎么才能过得更好。他不想依靠打牌玩乐来消磨时间,他想做真正让自己开心的事,有意义的事。这时,有个强烈的想法涌上他的心头,小时候喜欢过的手工皮艺或许是自己最好的选择。就这样,时隔34年后,万德和传统藏族手工皮艺再次相遇,这次,不是短暂的重逢,而是长久的陪伴。

不是单纯的皮制品手艺,而要形成现代化的皮雕艺术。万德的脑海中,慢慢描绘出了巨大的蓝图。既然决定要做,就要做到极致。传统的皮艺比较粗糙,不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需要,也无法迎合市场需求。这方面需要改进。他不满足于之前单调的刻法,也不想局限于和时代不符的马具。现代化是重点,个性化是亮点,民族特色是焦点,用新的手法诠释传统技艺,他要做的是这样的皮雕作品。他深知之前的知识完全不够用,便开始自学。皮雕作品要想走出去,那么少数民族文化特色就是最大的优势,但从小生长在“二二一厂”的万德其实不懂藏文,对藏族传统文化也是知之甚少。为了更好地了解掌握自己的民族文化,他开始系统地学习藏文、藏文化,每天早上两个小时、晚上两个小时,一开始学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知识太多了,他晚上常常会超过给自己定的两个小时的学习计划。白天的他更忙,对任何作品来说,设计最重要,不会设计的话,作品就没有灵魂。他想要的现代化只能通过电脑实现了,47岁的万德从电脑基础操作学起,再到绘制图案。对学生来说都不简单的photoshop,没有人指导的他居然通过网页上的教程学会了。然后通过互联网他又学习了油画、水彩画等西洋画法。他也看了一些西洋皮雕工艺的做法。学习的日子辛苦又充实,他总觉得每天的时间不够用。尤其是熟练掌握电脑操作后他觉得局限性更小了,想看的、想学的东西,都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得。

就这样,万德正式开始了藏式皮雕作品的创作。符合小众的轻奢品定位,皮料是从青海送到广东加工成植鞣革。植鞣革是头层牛皮的一个种类,伸缩性小,吸水易变软,可塑性强,易整形,亲肤性强,最适合做皮雕工艺品,很多国际奢侈品牌包的用料都是植鞣革。上好的材料意味着它的成本不菲,一张牦牛皮的加工费是2800元,公牛皮则要近5000元。皮料到手后,经过四五十道纯手工工序才能完成一件作品,工时长达15天左右。曾有老板提出投资计划,要求对他设计的皮包进行批量化生产,还要把内层皮料改为便宜的皮革。这样一来,“嘉福苍”不仅失去了纯手工制作的承诺还打破了小众、个性化的定位,万德断然拒绝。因为他始终记得制作初期,一件作品参加社区比赛获得一等奖时的那份感动。他亲手制作的皮雕作品能被别人欣赏,让他觉得一切努力都没有白费,自己的人生价值也从中得以实现。

现在,万德不仅专注在公司和作品上,他考虑到了更深层面的东西。我们拥有丰富的原料、鲜明的民族色彩和精湛的手工艺,那是什么制约了我们的发展?皮料需要送去广东加工、制作工具要从日本进口,技术的局限导致了产品居高不下的成本。在品牌价值得到认可之前,相对高昂的售价注定了产品缺乏市场竞争力。归根结底,我们缺少的是人才,培养人应当是当下的重中之重。万德积极配合政府的精准扶贫政策,对基层有天赋、有兴趣、有基础的人进行教授。他不仅物色到了家族的传承人,还收了三名徒弟。他希望能从特色农牧业中发展出新的产业,能由他自己完成从皮料加工到宣传、销售的整个流程。

相信不久后的一天,能如万德所说的那样,外地游客来青海旅游,必须“打卡”的热门地点是青海皮雕工艺街,皮雕会成为代表青海的特色产品走出青海,走向世界。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