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延的怀念

泥泞的思路蔓延在高楼林立的城市

乡村尽失

姓氏与族符变得无关紧要

这大家的土地上

疼痛过多少代人

直到今天

我才能够无所顾虑地怀念

怀念一些折磨得令我难以入眠的词汇

正一划一划地慢慢消失

然而词汇的意思

更是一点一点地永驻在这里

在心头

我的老师们

都闪耀着怀念的亮光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