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吹黄的庄稼

和煦的阳光照在院中晾晒的玉米上,发出金黄明亮、刺眼夺目的光芒,让小院的晒场瞬间成了阳光的集聚地。每隔一会用农具搅晒一次时,因晾干程度不同而发出的声音也会有所差异。当“沙、沙”的声音响入耳畔时,意味着玉米也快晒干了,意味着庄稼成熟后入仓前由衷地发自内心的欣喜和跃动。这声音里流露着崇尚阳光的明媚、向往自由的奔放、走向成熟的坚毅。这声音从围墙建构的农家小院传到环境清幽的乡村土路上,从宽阔笔直的柏油公路上传到熙熙攘攘的街市叫卖中,把村庄收获的喜讯热情地对外宣示。

那些年,一出门上集市去,大家互相见了面,都会不约而同地问道,今年打了几袋玉米?玉米的数量,是农人可以挺直腰杆、底气十足说话的资本。没收下多少粮食的人,羞着脸不敢高声说话,怕让人听见,被人指责说懒汉今年亏了人,没好好务庄稼。说来说去,其实,农人是用一种最真挚而朴实的方式诠释着一个简单朴素的道理,劳动最光荣,劳动是快乐幸福之源,劳动能成就满满的获得感。

有时,我对季节的变化、庄稼的成熟满怀好奇,为何每到秋天这个季节,庄稼就会主动传来收获的讯息,不知催促庄稼成熟的牵引力为何物,总想探个究竟,于是来到了一片玉米地。高过人头顶的玉米秆像一排排站岗的官兵,注目迎接我的到来。刚掰下玉米棒不久,枯黄的玉米叶在萧瑟的秋风中慵懒无力地挥舞着双手。可以看出,它们在顽强的生命历程中,将包裹在怀中的玉米棒孕育成熟后,像是分娩了一位婴儿,被这位婴儿汲干了全身的血液之后,现已变得精疲力竭,在九死一生中发出了最后一声沉重的叹息。这时,有位年迈沧桑的老伯正在地里挖玉米秆,汗水把后背的衣襟打湿了一大片,我礼貌地问好之后,便请教道,大伯,您认为这玉米是怎么变黄的?大伯认为这是一个很弱智的问题,头也不抬,不假思索直接应声答道:“风吹黄的呗!”他简单干脆的话锋直指秋风,让我惊喜又有点不敢相信。

细细一想,是啊,是秋风吹黄了庄稼,也送走了秋天。这满载着丰收喜庆、回荡着劳动甘甜的秋风啊,从辽阔广袤的蒙古高原越过一马平川的渭水流域,从巍峨高耸的秦岭山脉跨过风光秀美的沙河沿岸。虽然一路奔跑,它强劲的风力减弱了,携带的沙尘抛尽了,没有夏风的热烈,也没有寒风的刺骨,但它仍在略带瑟瑟的温婉中传递出秋收的讯息。

难怪农人将庄稼成熟的催化剂归结于秋风。是秋风给大地带来了收获的灵动与喜悦,它身上隐藏着的收获密码增添着自然的神秘与美好。

瞧,在这一片广阔无垠的平原大地上,凡是秋风吹过的土地,都会经它的神来之笔,点缀成金灿灿、黄亮亮的色彩。小鸟立在玉米秆上,欢快吟唱着秋收的赞歌;老鼠率先从洞穴里爬出,偷啃玉米的美味和香甜;拖拉机、四轮车陆续开进田间地头,冒出的浓烟在玉米地上空盘旋,尽情吮吸着玉米成熟的芳香和劳动的甜蜜……

过去有很长一段时间,家家户户会用粗壮的木头搭起坚实的玉米架,把剥好的玉米棒搭在架上、挂在铁丝上、吊在屋檐下,金黄明亮的玉米棒成了各家富有的象征。不去比你的名车豪宅,也不必看你的腰包鼓鼓,你有没有底气跟我说话,先看你家玉米有没有我家多,你家玉米吊了几串。我想,这些收获的玉米和所有秋天的果实一样,都是对秋风最好的告慰和致意。

那些年,我们把新收的玉米磨成的玉米糁当成了稀罕物,谁家晚饭熬制的新玉米糁,都想去拿勺舀一碗,吃完一碗,尚觉得不过瘾,还想把碗边舔舔,那种残留在齿颊的余香,至今思来回味尤甘。我知道,那是因为被秋风吹熟的玉米饱藏着源自于劳动本身最朴实的清香。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