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在大漠戈壁上的科幻之花

——浅谈“冷湖科幻文学奖”获奖作品集《十二个冷湖》

666777(5182365)-20200515093726.jpg

当我们翻开一本科幻小说时,就等于是踏入了一个全新的未知的领域。科幻小说以其独到的手法与见解吸引着读者,并以无穷的想象和严谨的科学态度为读者描绘出一幅幅令人着迷的超时空画卷。它不像历史小说或是现实题材的小说那样直面人生讲述生活中常见的悲喜忧乐。科幻小说带给人的最直观的感受便是神秘与新奇。“冷湖科幻文学奖”获奖作品集《十二个冷湖》呈现给读者的,正是这样一份瑰丽与神奇。

我们先是跟随宝树老到的笔触进入《冷湖,我们未了的约会》,在那个充满悬念而又惊心动魄的世界,和主人公江子华一同领略那不可思议的神秘景象。接着,又进入了灰狐的《如果鸟语花香》。我们刚刚走出王诺诺《冷湖之夜》精心设计的戏剧情节时,段子期《灵魂游舞者》又让我们身临其境般地体验到时空疾风骤雨似的变幻;我们见到了杨晚晴笔下《来自火星的孩子》以及阿缺的《冷湖旧梦》、焦策的《远去的星光》,感受着那一份份别样的苍凉、温暖与情谊……十二个不同的冷湖故事,十二个不同的未知世界,就这样,一本科幻获奖作品集让我们看到了关涉西部本土科幻小说的样貌与架构,也让我们触摸到了冷湖科幻文学奖所要表达的科幻本质。

众所周知,自2015年刘慈欣的《三体》三部曲获得雨果奖以来,“科幻热”便如雨后春笋在中国大地上蓬勃生长起来。一时间,国内设立了许多科幻奖项,用以鼓励作家们创作更多脍炙人口的科幻作品。“冷湖科幻文学奖”这样一个以地名命名的奖项,也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于2018年产生的。2019年,电影《流浪地球》的播出更是让科幻这一本来有些小众的题材,变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而“冷湖科幻文学奖”也因此引起了更多科幻迷的关注与喜爱。作为新兴的科幻文学奖项,“冷湖科幻文学奖”的一大特点就是将科幻与地域文化紧密结合。这一奖项对于征文者的第一要求即是要在文章中提到冷湖,提到冷湖的异常光波辐射。尽管这带有某种命题的意味,对作家们的想象力可能也会有所限制,但从另一方面看,作家还没动笔,他的小说便已经与“中国西部”“中国冷湖”“火星小镇”等字眼息息相关,也与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有了血肉联系。这反而成了吸引作家来冷湖采风并撰写作品的一个重要原因。

作为“冷湖科幻文学奖”首部获奖作品集,《十二个冷湖》所呈现的十二个故事,尽管还有一些不够成熟不够完美的地方,但它依然为我们呈现出一道丰盛的西部本土科幻大餐。在这十二个冷湖故事里,科幻小说不是冰冷的科技陈述,不是艰深晦涩的科学知识的堆砌,也不仅仅是严谨的科学态度的表达,那些朴实无华的情感和清晰缜密的逻辑同样在其中绽放出美丽而又耀眼的光芒。书中的不少人物都生活在我们身边,如冯时、胡八道、罗庆、玉衡等,他们有血有肉,有正常的人类情感,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对冷湖这片土地爱得深沉爱得执著。当然,他们的经历也不是我们通常在生活中所能见到的。他们的世界可以说离我们很近又很远,有点类似我们童年时做过的梦。也许这梦不够严谨,也许它太过天马行空,但它却体现出作者对世界的一份渴望、一份憧憬乃至一份美好的祝愿。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科幻作家们正是凭借着各自的人生经历,对未知世界的奇思妙想以及对冷湖的直观感受切身体验,才创造出了笔下一个个充满神奇与幻想色彩的未知世界。

不同于《三体》之类硬科幻小说,更有别于《时间简史》一类科普著作,十二个冷湖故事总体更偏重的,是“人”。它注重于人性的揭示,注重于情感的描写。瞧, 虽然走入了时空隧道,但江子华依然是和心心念念的少年时代的伙伴们一起,他们一起回顾青春;一起探险般寻找真相……即使在经历了那么多惊险之后,江子华心中最惦念的,仍是沈素; 还有,陈坚为祖国石油的奔忙以及他对阿依的难舍难分,玉衡对冷湖的特殊情感等,都给人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可以说,正是这些关于人性、关于情感的描写,成了留驻于我们心间,带给我们感动的点睛之笔。当然,这里的人性描写、情感呈现与传统小说中人性与情感的展示还是不尽相同。在这些科幻作品中,主人公往往无法按照自己的主观意志去行动,而只能被动地接受科技所带来的不可抗力对于自身的改变。在这些不可抗力的作用下,他们坦然地面对生与死,坦然地面对无限的宇宙和有限的生命,进而做出一次次艰难而又坚定的抉择。也正是这些勇敢的抉择,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闪光,也感受到了人性的温暖。陈坚、玉衡等主人公身上散发出的人性光芒、情感力量,也因此能够违背物理定律,能够穿越时空穿越茫茫人海,甚至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流淌于历史长河之中……虽然在这些科幻作品中,人类究竟可以发挥出多大的能量始终是个未知数,但人性作为永恒的话题,却不能不让我们为之动容,也让我们知道人性的力量总会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地陪伴每个人的成长。首届冷湖奖评委会主席姚海军在《十二个冷湖》的序言中说得好:“在题材类型上,本届获奖作品既有时间旅行、宇宙探险,亦有平行世界、虚拟现实,充分展现了科幻文学的缤纷色彩和艺术特色。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细细品读下来,你会发现有一根线贯穿了所有作品,那就是情感——科幻文学原本有所欠缺的要素。这份情感既包含了对过往的如水眷恋,亦包含了对未来的万丈豪情。这是冷湖为科幻带来的变化,也因此,除了奇想天外的震撼,获奖作品也有了感动人心的力量。”

十二个来自冷湖的故事,十二个不同题材的科幻小说,就这样带着感动人心的情感力量绽放在祖国西部广袤的土地上。它们有的糅合了新奇而又合乎科学理论的事物,有的于简单的事件之中蕴含着严谨的逻辑和深刻的内容,有的甚至有些烧脑,在复杂又神奇的情节构架中让我们冥思苦想,并且久久不能明白。但这,不正是科幻小说的魅力所在吗?对于未知事物未知世界的好奇和探寻,构成了十二个让人着迷的科幻世界,它让我们感受科幻的新奇,也让我们领略来自冷湖大地的温情。

因为注意了与地域文化的结合,因而书中的不少故事都与“石油”“油田”相关联,它们以科幻的方式记录和讴歌了冷湖石油人的拼搏与奉献精神。就像有些作者在题记中所说的那样:初次来到冷湖,仿佛开启了脑海中的一道门。是的,冷湖这一西部石油基地的各种神奇现象与地理风貌为他们带来了丰富的写作资源,冷湖这片土地上一以贯之、传承不衰的石油精神更是让年轻的创作者们受到了强烈的触动。

《十二个冷湖》通过对人类复杂情感的描述,使冰冷的科技在中国西部这片广袤荒凉的土地上有了温度,这无疑是值得赞许的。但同时还应该指出的是:因为比较强调情感的描写,无形中就会弱化科学技术科学幻想在小说中的意义。《十二个冷湖》中的个别篇章,情感的比重似乎大于科幻的比重,这就未免有些本末倒置了。科幻文学的作用不只是为读者带来新奇的阅读体验,更多的应该是让人们充满对未来的展望和对美好生活的期许。在科幻小说中,如何准确地把握情感与科幻描写的比重,应该是每一位科幻作家需要重点关注和把握的问题。科幻小说终究不同于传统小说,它始终代表了人们对于未来、对于宇宙、对于一切未知事物的探索与求解。可以肯定,跳跃在作品中的一颗顽强的探求之心,才是科幻小说最大的价值所在。

瑕不掩瑜。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我还是非常高兴在中国西部,在我的家乡青海能有这样一个科幻文学大奖,它预示了西部与科幻的无限可能与无限美好,也预示着古老的中国西部将焕发更为旺盛的活力。我相信,《十二个冷湖》以及未来的每一届“冷湖科幻文学奖”,必将携带着无穷的生命力在茫茫戈壁开出一朵朵艳丽的科幻之花,让“火星小镇”这个承载了人们无限想象力的地方,成为科幻作家们创作的一个重要载体和不竭源泉。

有人说,飞得最高的雄鹰靠的不是翅膀,而是信念。我祝愿“冷湖科幻文学奖”像一只自由的鹰,沐浴着阳光和雨露,飞越草原,跨越山巅,向无尽的深空不断探索。我知道:冷湖身处苍茫戈壁,在这里,有的是机会抬头仰望神秘而又美丽的星空。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