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那十三年的心路历程

——简评散文随笔作品集《丙申年》

我与李万华结缘因为她是作者,我是编辑。在和万华的交流中,她那特有的干净、朴素和典雅,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万华说话语速比较慢,声音很温柔,具有中国传统女性的那种气息和特征,每次与她交谈,都是在一种安静愉悦的氛围中进行。而我在“闲暇”中抽空读她的文章时,又总会被她优美的文字和内心的真挚感悟所深深地吸引和感动,它们触及了我内心那根编辑特有的“弦”。去年年末,当得知万华荣获第18届百花文学奖,而且是青海省唯一一位获奖者时,作为编辑和朋友,我真心地为她高兴。当天晚上,我特意选了个合适的时间打电话向她祝贺。当时正值我社申报年度选题之际,我征求万华的意见,希望编辑一本以《丙申年》为书名的散文随笔集。万华非常开心地接受了这个提议,我社也很快将其列入2020年度的选题计划。

这部以百花文学奖获奖作品《丙申年》为书名的散文随笔集,精选了万华十余年间所发表的散文随笔作品。这些随笔作品多以书籍、音乐、电影的所感、所思、所悟为主,同时也收录了一些关于日常生活和高原事物的文章。书中所收作品大多篇幅短小,格局精致,立意新颖独特,语言简朴生动,既鲜明地展示了她博广而生动的内心世界,体现了散文作家特有的生命力特征,又深度体现了对个体历程进行的反观和思索。读后,深感这些作品就是她品格的写真,人们会因为喜欢而去接近。

万华在后记中说:“十三年,足以让一个年轻的人慢慢老去。人的改变,镜子内外可以呈现,其间所写文字,前后变化如何,自己却不甚清楚。但我能肯定的是,于读书写作,我一直心怀虔诚,一直学习累积。这也是我本性使然:喜欢一件事,便会努力做好,不是为某种虚妄的好,而是使自己感觉欣慰。”《丙申年》以散文随笔的方式,将这十三年的时光片段串联了起来,在一种情性相通、生命交感、灵气往来的境界中,将深切的生活经验与生命体验尽情挥发出来,犹如一条小溪流入小河,又汇入大河,将生命的深度、厚度、广度以及鲜明度呈现了出来。

本书文章分为三大部分:其一,开篇选录了她的获奖作品《丙申年》,相信读者会再次细细品读。《春天的河流》散发出升华了的生命气息。《第十交响曲》如“一棵移动的树融入森林般”拨动着“在与世界的孤单相对中”的心灵。《跃迁与平行》中,作者从刘慈欣的作品《三体》找到切入点,反思宇宙与个人的关系,语境独特,让人“尽情想象”。《时间之间》以“时间”为参数,描写一个孩子对时间最初的感受,并“觉察自己早已长大”。其二,从《捕梦者》到《广陵散》选录了23篇渐入佳境、回味无穷的短小作品,特别是《镜中人》《异乡人》《被虚构的人》《牧羊人》等几篇,从不同角度对人的内心进行了透视;《西西弗斯的快乐》《微小的快乐》见识了不一样但又不失同感的快乐;《青蛙与枣》《卡列宁的羊角面包》仿佛抓住了禅意般那闪光的瞬间;《月印千江》《天河夜转》《独想》引导人们抬头仰望,向天空展开如羽的双臂。这些作品立意独特,平实感人,读来别有意境和洞天。最后部分选录的8篇,即《与<惶然录>有关》《时光的N种方式》《几度木兰舟上望》《人归暮雪时》《关于莫扎特的两则随笔 》《关键词》《舒伯特音乐随笔》《佛兰德的虞美人》,这几篇作品标题“高雅别致”,内容更具特色和魅力,充分展示了万华的思想、情感以及对真善美的不懈追寻。

万华曾说:“我原本只是一个业余的写作者,偶尔写,偶尔不写,写什么,不写什么,全凭喜欢与否。我从未给自己写作这件事预定目标,也从未施加重担。我只是凭一颗良善之心,以及对时光万物的尊重而写下一些篇章。怎样认识,就怎样书写,在自己的文字面前,呈现真实。”读万华的文章的确是一件轻松惬意的事,会让人在宁静和期待中走进那个真实而无虚妄的世界。

捧册在手,难以抑制有些激动的心情。诚心愿为万华女士——我的同乡和好友鼓与呼。

(《丙申年》近日已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