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团结村的扶贫路

——记格尔木市乌图美仁乡团结村第一书记武滨

武滨与孤残母女聊天(6398732)-20201211150928.jpg

武滨走访贫困户。许正海 摄 

武滨地头宣传疫情防控(6398734)-20201211150946.jpg

武滨在地头宣传疫情防控。 许正海 摄

认识武滨,是在脱贫攻坚战打响的春天,也就是2018年的4月。在高原冷峭的春风里,他将脑袋探出车窗问从车边路过的我:“请问这里是小灶火管区吗?”我看了他一眼,答道:“是!”他便一声“谢谢”后踩了一脚油门驶进了小灶火管区。

晚饭时,管区领导将他介绍给大家,说武滨是团结村的第一书记,由格尔木市水利局派出,现年40岁。今后就和大家一样成了乌图美仁乡驻村工作队的成员,与大家一起来搞扶贫工作。

从那天开始,武滨与他的队员许正海一起在乌图美仁这片诗性的土地上迈开了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步伐。

团结村并不大,距离管区有三公里左右,不远也不近,但在乌图美仁乡的十三个村庄里来说也不小,算是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一个农业村。现常住72户272人,村民居住相对分散。

4月份刚刚进驻村子时,地上的绿草和树上的绿叶还没有长出来,四周光秃秃的一片。武滨和他的队员许正海到村子里转了一圈后心中一片茫然,忍不住长长地吁了口气,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这咋干?”

8月的一天,正是枸杞采摘抢收的季节。武滨无意中听一村民说枸杞晒场的路凸凹不平,一下雨就会积水,泥泞不堪,电动车路过时人的心脏都快要颠出来了,若不小心翼翼行走,就会颠破很多枸杞鲜果。如果再遇上个雨天、阴天,枸杞很受影响。虽然那段路并不长,也就两公里左右,可村民既然这么说,肯定就成了村民们的一个心病。“不行,这个心病要除,并且要尽快解决。武滨在心里说。”

虽然那段路每年只走着一个多月,比起村子里的其他主干道来说使用率不是很高。正因为这样,这么多年来才一直没有修筑和养护,行走这段路的一个多月是杞农们一年中最忙的日子,这段难走的路就成了杞农的一块心病。车子从这段路上驶过,真的像那位村民说的一样:心都要被颠出来了,更别说那些挤压在框子里的枸杞鲜果。不行,得修路,这段路不修就潜在着损失,且这损失随时会增大。

谁都知道,修路不是嘴上说说,心里想想,而是要人力、物力、财力的支撑,人力好说,让村里的党员干部以及壮劳力义务参加就是了。物力,能就地取材就就地取材,可就地取不了材就得用钱去买,可这钱从哪来?也就是最关键的财力问题怎么解决?

武滨经过三四天的考虑,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回原单位请求帮助。

他到单位把自己要修那段路的想法跟领导说了后,领导表示愿意帮助,让他拿出思路和计划,很快他便把书面的计划和经费预算递交了上去。得到单位领导的审批后,他立刻和书记村委会主任商量购买材料组织人员铺筑……

短短两天,那段路便铺筑完毕了,虽然是农忙季节,可在他的带领下,全村的劳动力都来了,一个个干得热火朝天。好几个人边开玩笑边认真地说,要在武书记的带领下,不仅要铺筑好通往枸杞晒场的路,还要铺筑出一条通往小康的路。

当地里的枸杞完全成熟,采摘工作全面展开的时候,曾经凸凹不平的泥泞土路变成了平整漂亮的砂石路。杞农们开着电动车风一般地从上面驶过,高兴得合不拢嘴,忍不住会哼上那么两首花儿和曲子。

武滨就这样用实际行动融入到了村民们中间,也斗志昂扬地踏上了团结村的扶贫路。

建档立卡户李福业,那可是格尔木市贫困户中出了名的懒汉,加上有个智障的儿子,那日子过得昏天黑地。“能让这样的家庭脱贫,似乎有些不太可能,别说让懒汉做个养殖种植的产业,就是让他打扫好个人卫生都很困难。”乡领导乃至扶贫工作队的所有人提到李福业时都会苦笑着摇头。说这个人实在是扶不到墙上,也推不到人前去,他要哪一天有了自觉性想办法脱贫,那真的得等太阳从西边出来。可武滨不信这个邪,自接任第一书记后,经过反复摸排调查,将72户村民进行了详细分类,然后对每一户村民都做了重点关注、一般关注、鼓励关注等标识,并且根据这些标识开展工作。李福业自然是重点关注,他要改变这家人的懒惰,还有因为全家人的那种万事依赖政府的观念。

国检前的一天晚上,已经十一点了,一向干旱的小灶火忽然变了天,下起了大雨。正准备睡觉的武滨想起李福业家的房子还没来得及做防漏修葺,乡政府购买来的防漏塑料布早晨刚刚分发下去。大多数农户当天就将塑料布铺到房上做了防漏修葺,单单李福业家没人操心这个事情,武滨和小许当天忙于其他事情没来得及过问。谁也没想到暴雨来了,以这个雨势,估计不到半个小时李福业家的屋子里就会下起小雨来。李福业正在管护站上值班,智障的儿子和他妈妈面对暴雨肯定会急得不知所措。想到这些,武滨喊起小许朝李福业家奔去,路上还打电话叫上了村干部。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忙碌,他们七八个人给李福业家的房屋连夜做了防漏处理,不仅铺上了发放的塑料布,还盖上了房泥。而做完这些时雨不仅没有停,还有了加大的趋势。等他们俩回到管区宿舍时已经是半夜时分,此时两人成了落汤鸡。

他们就这样赢得了李福业一家人的信任。等到2019年开春时,他们转变工作方式,到李福业家走访时,不再对他们一家三口人说什么最近有没有困难之类的话题,而是说他们家的院子空着很可惜,要是养点什么就好了。比如土鸡,一只土鸡能卖到一百五到一百八十元,如果养上二三十只土鸡,也是不小的一笔收成。“李福业在管护站上班隔三差五才能回家,可你娘儿俩闲在家中,这院子又大又空,要是养上鸡了院子里还可以种些甜菜什么的。那景色可就漂亮多了。如果有兴趣再撒上一把八瓣梅或者金簪子花种,等到开花时这院子岂不就变成了花园?”在武滨和小许的鼓动下,李福业一家人动了心,武滨趁热打铁,即刻联系帮扶单位购买了鸡苗和饲料。并且隔三差五地到他家去宣传一些养鸡的有关知识,同时清点一下鸡的数量,防止不好的情况发生。冬天来临时,二十只鸡仔已经长大,并且开始陆续出售。武滨和小许也到处联系,帮忙出售这些土鸡。当年这二十只鸡仔除死掉的两只外全部出售,纯收入有二千多。李福业的妻子从中也尝到了甜头,给武滨说,明年她要增加到五十只,还要种点甜菜什么的,用一些农家菜喂养,正儿八经地养成土鸡。

武滨发现,自从养了土鸡后李福业的妻子变了,变得机灵了,每次人去说话时,不再像以前那样目光空洞地看着你。可村民们说:她的智商是正常的,年轻的时候也是很聪明的一个人,谁知道后来怎么变得跟儿子一样了。自从学养土鸡后,这个女人的眼神也变得活泛多了,有时候还能和人正常交流一些问题。武滨也乘机给他们一家讲一些自强自立,靠劳动致富的故事,他们每次都听得喜滋滋的。并说自己也要努力,争取早日脱贫,过上故事里的那种好日子。

2020年疫情期间,武滨去周家胜老两口家走访,给他们宣传疫情防控知识,看到周爷爷正在煮方便面。“家里没有一点儿菜了,光吃面白瓜瓜的,没一点味道。这方便面里好歹有点调料和干菜渣渣。就这也没有几包了。这个新冠疫情如果还不过去,我们是真得饿肚子了。”听了这些话,武滨这才意识到他们这一段时间里光顾着防控了,而忽略了村民们的物资保障。平常留守在村子里的人家都是在村子的超市里购买蔬菜,像周爷爷这样的边缘户和孤寡老人,武滨和小许每隔一段时间总会送过去一点蔬菜。武滨立刻返回宿舍,拿出自己准备的一半蔬菜送了过去,同时还托人从格尔木带一些能贮藏的常用蔬菜给送了过去,解决了周家胜的困难。

转眼两年多过去了,武滨和小许早已和村民们打成了一片,在他们的努力下,全村人不仅对打赢脱贫攻坚战信心十足,还在为即将迎来的乡村振兴而出谋划策。团结村的美好日子不再是梦……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