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陌上花缓缓曲”大成之作

公元907年,朱温篡唐称帝,封钱镠为吴越王,兼任淮南节度使。

钱镠夫人是一个贤惠的妻子,虽贵为王妃,却过着简朴的生活。每年,她要回一次农村的娘家,来年开春后再回到杭州。

一年,西湖堤岸桃红柳绿,俨然一派春色,钱镠不觉想起妻子,回去执笔写信道:“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北宋,大文豪苏轼贬谪杭州通判,“游九仙山,闻里中儿歌《陌上花》”后云:“吴人用其语为歌,含思宛转,听之凄然。而其词鄙野,为易之云。”于是,写下了《陌上花三绝》:

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

遗民几度垂垂老,游女长歌缓缓归。

陌上山花无数开,路人争看翠轩来。

若为留得堂堂去,且更从教缓缓回。

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

已作迟迟君去鲁,犹歌缓缓妾还家。

苏轼在其《江城子》前引中又称:“陈直方妾嵇,钱塘人也,求新词,为作此。钱塘人好唱《陌上花缓缓曲》,余尝作数绝以纪其事。” 可见,苏轼的《陌上花三绝》具有模仿性质,“陌上山花无数开,路人争看翠轩来”一语,怕是从民间模仿或移植的。

苏轼诗引和《陌上花三绝》透露了“陌上花缓缓曲”的一些重要文化信息:其一,《陌上花》为山歌(徒歌),是用吴语方言传唱的,歌者中有众多游女。其二,“陌上花缓缓曲”的音乐特点是托腔长,音色婉转,哀伤悲戚;内容为爱情艳词。其三,起兴句基本程式或有三种:“陌上花开+++”“++花开+++”“陌上+花++开”。其四,从五代十国到北宋苏轼期间,《陌上花》不仅广泛传播,而且名动江南。其五,北宋钱塘僧人释文莹在其笔记体野史《湘山野录》中记载了钱镠的“陌上花”:“你辈见侬底欢喜,别是一般滋味子,永在我侬心子里!”释文莹云:“时父老不解此歌,王复以吴音歌云(略),至今狂童游女能效之。”这一故事,详细地记述在明末武林人周清原《西湖二集》之《吴越王在世索江山》中,原文如下:

钱王乘一时酒兴歌道:

三节还乡挂锦衣,

吴越一王驷马归。

天明明兮爱日辉,

百岁荏苒兮会时稀。

钱王歌毕,这些父老都不解其意。原来这些父老不过是与钱王一伙同挑盐担的人,如何晓得“之乎者也”。钱王觉得欢意不洽,遂换了吴音唱个歌儿道:

你辈见侬底欢喜,

别是一般滋味子,

长在我侬心子里!

第一首是文人歌,大家没听懂;第二首是吴语歌,大家听懂了,“歌完,举座赓和,叫声震席”。

上述可见,钱镠的《陌上花》的特点是:三句七言,一韵到底,每句二二三节奏,吴语方言朴实直白。文本结构与刘邦《大风歌》颇为接近;不同之处在于:《大风歌》是古代民歌,《陌上花》是近代民歌。钱镠一开始唱的四句式是文人歌,有《大风歌》一样的“兮”字,这种语言当时的老百姓听不懂;随后唱的吴语歌,老百姓听懂了,所以很开心。——此情此景,与刘邦创作《大风歌》的场景多么相似。江浙君王得天下后,似乎都有与民同乐、用当地民歌庆贺胜利的习惯。如果历史不是巧合,那么钱镠显然模仿了刘邦。

——钱镠是《陌上花》与“陌上花缓缓曲”的开创者,是江南近代民歌之父。自钱镠始,“花”以一种独立的民歌体,进入中国民间文学音乐视域,对后世吴歌产生了深远影响。

元代,这种三句式、押通韵的民歌仍然可见——

田野桑麻一倍增,

昔无粗麻今纩缯,

太守之德如景星。

此作起兴句,较之苏轼《陌上花三绝》之二出奇地相近,“田野桑麻一倍增”与“陌上山花无数开”犹如一副对联,“陌上”对“田野”(意思还相同),“桑麻”对“山花”,“一倍增”对“无数开”。此外,节奏、押韵也是相同的。

晚明,冯梦龙《喻世明言·临安里钱婆留发迹》载有这首吴歌——

你辈见侬底欢喜,

别是一般滋味子。

长在我侬心子里,

我侬断不忘记你!

这首作品仍一韵到底,三句式变成了四句式。这说明“陌上花缓缓曲”还在江南流传。由于句数增加了,所以曲子也可能会有一些细微的变化。

该作与冯梦龙搜集整理的《山歌》有很大的不同。《山歌》中有四句式、押通韵的作品,但很多作品的句数增加了,有五句、八句乃至更长句式。有些句子的字数开始扩展,原来的七个字扩展为十几个字的都有。一韵到底的作品不是很多,基本上为一二四句押韵;内容大多反映的是以苏州为中心的城市生活与市民生活。看得出来,随着江南城市文化的繁荣与发展,短小精悍的传统吴歌已经不能满足市民的文化生活需要,为了适应时代发展,吴歌有了新的变化。

冯氏《山歌》中,虽然看不到三句式民歌,但并不能说这种民歌在江南消失了。且看——

男:

石榴开花叶又青,

谁人当时去搬兵?

谁人搬到穆桂英?

女:

石榴开花叶又青,

孟良焦赞去搬兵,

焦赞搬到穆桂英。

此歌起兴程式与宋代“陌上花开蝴蝶飞” 同属“++开花+++”程式。穆桂英、焦赞、孟良都是评书《杨家将》里的人物,明代江南该评书就很流行。

与上面民歌起兴程式相同或相近、字数和句数相等的作品,出现在西北“花儿”中,问答式作品如下:

问:

什么花开不见花?

什么结籽一串搭?

什么穿的绿夹夹?

答:

花椒开花不见花,

葡萄结籽一串搭,

蚂蚱穿的绿夹夹。

这两首作品的文本结构与起兴程式与《陌上花》无二。第一首作品起兴句与苏轼模仿吴歌而作的起兴句“陌上花开蝴蝶飞”同属“++花开+++”程式,第二首作品起兴句与江西盘歌起兴句“石榴开花叶又青”同属“++开花+++”程式。

此类作品在河湟地区甚多,有三句式组合成的作品,如《数花》《十二月对花》;有四句式组合成的作品,如《采花歌》《采花调》。《采花调》如下:

正(啊)月里采花无(啊)花采(咿呀),

二月里采花花未开,

三月里(呀)桃杏花红似火,

要采(个)刺梅花四月里开(呀嗯哎哟)。

五(啊)月里石榴赛(啊)玛瑙(咿呀),

六月里荷花水面上飘,

七月里(呀)秋风吹丹桂,

要采(个)桂花(呀)八月里开(呀嗯哎哟)。

九月里菊花人人爱,

十月里寒梅岭上开,

十一月腊月无花采,

雪地里生出个雪莲花来。

从文化情结看,“踏雪寻梅”是江南人的偏爱。从所咏花名看,除“桃杏花”和“刺梅花”见于河湟外,其它非河湟花木,这些花卉开放的时间与江南高度吻合;从语言描述看,“五月里石榴赛玛瑙”等,笔触细腻,生动传神;从句式上看,“三月里桃杏花红似火”是吴歌程式之一;从音乐旋律看,该曲舒缓、优美、动人。

还有更多句式的《采花》,“花”“蜂”交情的内容及结局与江苏号子《万紫千红》很是相似。《万紫千红》的尾句是“花蜂要得重相会,蜜蜂长翅花再开”,河湟《采花》的尾句是“若要夫妻重相见,再等来年花又开”,这与流传在西北的《十二月牡丹》的尾句“重发芽芽重开花”“重等来年发芽重开花”,体现了相同的文化情结,“花再开”“花又开”“重开花”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爱情婚姻生活的向往和期盼之情。

除此之外,河湟地区还广泛流传着《四季花》《十月花》《十二月对花》《十朵莲》《莲花落》等。

“花名”是“陌上花缓缓曲”的变种,是明代江南人带入河湟的。在所有“花名”中,河湟地区成就最高、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茉莉花》。

青海省湟源县光华社火小调《茉莉花》如下:

好一朵茉莉花(呀),

好一朵茉莉花(呀),

满园(里)开花赛(呀么)赛不过它(呀),

我有心摘上两朵戴(呀),

恐害怕是看花人来(呀咿哎哟)。

我也(嘛)不摘个它(呀),

我也(嘛)不戴它(呀),

有朝一日移到了我的个家(呀),

我有心陪上鲜花坐(呀),

恐怕哪个黑霜杀(呀咿哎哟)。

青海省西宁、湟源民歌《茉莉花》如下:

好一朵茉莉花(呀啊),

好一朵茉莉花(呀啊),

满园里开花呀(嘛)赛不过它(呀啊),

我有心摘两朵戴(呀),

恐怕是看花人骂(呀咿呀咿哎哟)。

我也嘛不摘它(呀啊),

我也不戴它(呀啊),

有朝一日连根(嘛)移在家(呀啊),

我每日不出门(呀),

身陪上鲜花坐(呀咿呀咿哎哟)。

青海的这两首《茉莉花》来自江苏。《茉莉花》又名“鲜花调”“双叠翠”。《茉莉花》与“花名”有关。谢婷婷、曾亚丽在《<茉莉花>母本<鲜花调>源于民歌<十二红>》一文中认为,《十二红》已丢失,传唱的《鲜花调》歌词开头,第一节是“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第二节是“好一朵金银花,好一朵金银花”,接着分别是“好一朵栀子花”“好一朵玉簪花”“好一朵玉兰花”,每句重复,此为“双叠翠”。

《茉莉花》是“陌上花缓缓曲”大成之作。青海的这两首《茉莉花》,每首作品共两节,每节五句。作品第一节若去掉“双叠翠”,即为三句式,“满园里开花赛不过它”就成了起兴句,此句采用了“++开花+++”程式(青海有的《茉莉花》又用“++花开+++”程式),这与“陌上花缓缓曲”最早的三句式结构及其起兴程式是完全吻合的。也就是说,《茉莉花》是对《陌上花》传承创新的艺术结晶。传承处在于保留了原来的三句式。创新处在于:把原来的一个花名“茉莉花”,拆分成了两个短句(“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变为“双叠翠”,成为两个重叠的乐句。简单点讲,就是在三句式前面戴了一个“双叠翠”的“帽子”。

《茉莉花》不仅在中国传播最广、影响最大,而且是最有代表性的中国文化符号,因此有人把它称为“第二国歌”。《茉莉花》在河湟地区的广泛传播,对河湟花儿产生了巨大影响,这种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创作程式方面,“++花开(开花)+++”“++不过+++”等程式,在河湟花儿中普遍存在。思想情感方面,“万花儿开红有几天”与河湟花儿“好花儿开了着几天”有着内在的传承关系,成为传统河湟花儿主导思想之一。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