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荡气回肠的田园牧歌

编者按

为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生态文明思想,大力宣传青海生态文明建设、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决胜脱贫攻坚成就,努力践行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的发展理念,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相统一,营造良好舆论环境和浓厚社会氛围,青海省广电局策划、支持创作了系列纪录片《跑马溜溜的云上》。该片共7集,每集15分钟。纪录片在央视纪录频道春节档节目播出,引起了热烈反响。

2021年2月19日,青海省广电局组织召开纪录片《跑马溜溜的云上》专题研讨会,省内专家学者从专业视角、文化视角和时代价值对纪录片的主题创作、艺术特点、叙事方式等方面进行了全方位分析和解读。本版特选部分专家讨论文稿以飨读者。

e21e6f36-db70-499c-8ef9-7bfbc0ad7a30.tif.jpg

剧照

2021年2月春节期间,央视记录频道在黄金时段播出了由青海广播电视局策划支持创作的系列纪录片《跑马溜溜的云上》。我和许多观众一样,怀着极大的兴趣,观看了这部纪录片。

《跑马溜溜的云上》无疑是近年来青海题材纪录片创作取得的又一重大收获。这部作品不仅有美丽的草原风光,跃然于眼前的牧区生活场景,更有人物情怀的温润入心。

应该说,拍这样一部纪录片是很不容易的。这不仅是因为青海地域辽阔,在几个相距遥远的地方辗转奔波十分辛苦,也不仅因为青海地处高原,拍摄过程中会遇到高原反应、气候不适等各种困难,更重要的是因为,拍摄对象也就是创作客体的甄别和遴选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它需要反反复复地寻觅,需要做一番认真的踏踏实实的调查研究工作。在我看来,这个片子的成功,首先得力于对“牦牛教授”南杰、“热心社长”才迦和“现代牧羊女”卓玛三位拍摄对象的正确选择。这样的选择,完全符合艺术创作以小见大的特点和规律。几个人物有着很强的代表性和典型性。通过聚焦这几户人家的日常生活和生产活动,讲述他们顺应自然、珍爱生命、在遵循传统的同时又紧跟时代步伐的故事,就能较为全面地反映青海牧区的变迁和牧民思想观念、生活方式、生产方式的巨大变化,也更有利于调整以往惯常使用的宏大叙事和深度思辨的视角和手法,拉近与受众的心理距离。拍摄对象有了,能不能取得他们的高度信任,这对创作者来说往往是更大的挑战。没有对创作客体的一腔真诚,没有长时间的交友共处,信任和默契是很难建立的。我从片子中人物从容、自然、真实、生动的表现中,看到了创作团队在与创作客体磨合互动中所做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效。

《跑马溜溜的云上》内蕴深厚、内容饱满。创作者没有猎奇的心态,没有任何的夸张和渲染。他们用客观真实的摄像镜头,平静而敬畏地跟踪和记录了三户牧民的生活和劳作,展示了充满田园诗意的牧人生活,展示了草原牧民独特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和精神世界,展示了他们对于自然、对于草原、对于家园的款款深情和深入骨髓的乡愁,也展示了他们对现代化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从中,我们闻到了清香的绿草味,闻到了浓郁的奶茶味。我们看到了草原的纯然与灵秀、丰富与广阔,看到了一个真实的青海牧区,看到了藏族、蒙古族等少数民族群众的真实生活。纪录片中,创作者精心撷取的视觉符码俯拾皆是。这里不妨举个例子:尕吉代替父亲才迦去参加牦牛大赛,她一心想在大赛中崭露头角,却没有想到会遭遇牦牛中途“罢工”的尴尬。就在这时,尕吉竟脱口而出地感叹了一声:“估计会在抖音上看到自己。”这一句内心独白,加上尕吉焦灼而又无奈的神态,既使观众有了如临其境的感觉,也恰到好处地表现了这样一个事实:现代传播工具,其实已经普及到了中国的每一个角落。

《跑马溜溜的云上》对于人对自然的尊崇、人与野生动物亲密无间的生动展现,对浸润在牧民日常生活中的草原文化和生态文明理念的深情讴歌,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在藏族、蒙古族牧民群众的眼里,周围的山川草木、身边栖息的野生动物都是与人类一样有生命、有能力影响自然和人类的地区主宰,时时处处都要小心呵护和供养。他们对自然的崇拜,对生灵的敬畏,不仅是一种原始的虔敬意识,也是一种植根于生命深处的情感。艰苦、繁忙、迁徙、辗转的游牧生活,构成了波澜壮阔的草原历史和绚烂的游牧文明,也形成了牧人万物有灵,人和万物必须和谐共生的观念。南杰家的母牛被狼咬死,南杰虽然也为它的意外死亡而难过,但他并不因此怨恨狼。因为他明白,狼也是一种生命,狼也有自己的孩子,狼的生命也需要延续。于是,他们便主动把被狼咬死的牛的肉在野外放一些供狼和秃鹫等动物食用。同样的道理,牧民才迦也会在冬季到来之前,将自家种植的牧草放在山上,供野生动物过冬食用。凡此种种,都很好地表现了牧民群众对传统文化的坚守和对生态环境保护的自觉。

我在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工作过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对于牧区生活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近年来,也因参加一些地方的文学活动而多次去过草原。我亲眼看到的青海牧区,尤其是牧民的生活,就像《跑马溜溜的云上》所记录的一样,既有跟群放牧、为牛羊药浴、转场搬迁等传统做法,也有开汽车,骑摩托、穿西装、外出打工、照相留影、借助无人机寻找丢失的牛羊、给羊带上电子耳标实行全程追踪等颇具现代色彩的生活场景和牧事活动。我在观看《跑马溜溜的云上》的时候,有着一种旧梦重温的亲切之感,也有一种面对进步和发展油然而生的欣悦之情。

该片解说词凝练、流畅、富有文采,对画面起到了很好的点化和诠释作用。音乐对情绪的渲染、氛围的烘托,同期声的大量运用等,都在很大程度上强化了这部纪录片的真实性,提升了片子的艺术品位。

当前的牧区,尽管生态环境在日益改善,牧民生活惬意,经济富裕,但依然面临发展中出现的一些新的问题,牧民在社会转型中也经历着一些新的挑战乃至忧虑、苦涩(忧虑、苦涩其实也是历史进程中的喜剧),如牲畜超载带来了草原的退化;网围栏破坏了生态循环,使得马这样的大型动物和一些野生动物生存艰难;留守儿童、留守老人也像农村一样成为一些牧区的主力军,由此而造成某种“青黄不接”的尴尬,等等。如果草原题材的纪录片创作能对这些问题有所关注,那无疑会增强作品的思想深度和艺术厚度。当然,一部片子有一部片子的定位,一部片子也有一部片子所承担的使命,对于《跑马溜溜的云上》来说,我的这个意见,也许是一种苛求了。

(原青海广播电视厅厅长)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