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天地 生灵世界

——李善元野生生物摄影作品解读

73dc2005-17c4-4dfd-8fbe-4fb47efb82cc.jpg.jpg

蓄势待发

e3c287bd-713c-47b4-9604-323bf386516b.jpg.jpg

捕获瞬间

28cf6262-3d91-4a5f-9d64-45c2e0cd2983.jpg.jpg

大漠藏羚

3138ce04-dd1a-40f6-bcc8-62d58d225146.jpg.jpg

口到擒来

2b0cb0c8-af34-4086-89a3-fd46ea397ae5.jpg.jpg

当妈妈说跑步前进

黑格尔说:“自然美的最高境界是野生动物的生命。”

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4日凌晨,素有野生动物摄影界“奥斯卡”之称的世界野生生物摄影师年赛举办线上颁奖典礼。中国摄影师李善元以兔狲妈妈示警孩子的《当妈妈说跑步前进》拿下了哺乳类动物行为组冠军。

母爱是李善元镜头下永恒的主题

2013年11月的一天,祁连山国家公园内的天峻县,天冷风大。李善元驱车在公路上驶过,瞄到草地上趴着的一只像旱獭一样的动物。同车的老乡告诉他,“是只草猫。”草猫的学名是兔狲。李善元知道这种脚短、毛长的猫科动物,“兔狲是活化石,几万年来都没有进化。”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兔狲,心跳都加快了。“那之前,其他动物我都拍了,比如岩羊、藏狐、狼等野兽类,唯独见不到兔狲。”

熄火、停车,李善元拿着相机和支架朝草地走去。警惕的兔狲感觉到了动静,倏地钻进了窝。李善元在离兔狲窝100米远的地方停下,“刚好有个电线杆,我就靠在电线杆后面观察。”他把相机架好,半蹲半跪,静静等待着。出来了,半小时后,那只兔狲探出一颗脑袋,左顾右盼地观察。它发现电线杆后“鬼鬼祟祟”的李善元和黑黢黢的机器,立马又钻回洞里。

第一次相遇,一人一兔狲就“较量”了四个小时。这只兔狲只肯在洞口露出一颗脑袋、半个身子,“始终没有给我一个全身,就这样我都兴奋得不得了。”

当晚,李善元失眠了。他满脑子都是那只兔狲黄色的瞳孔和短宽的耳朵。第二天,李善元又跑过去,但没再见到那只羞涩的“草猫”。

从那之后,李善元开始了观察、拍摄兔狲之路。兔狲常在晨昏活动,其他时间喜欢单独栖居在洞穴或岩石缝里,很难被看到。时间久了,李善元能认出每个区域的兔狲家庭,分得清兔狲爸爸和兔狲妈妈。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9年8月的一个清晨,在祁连山青海片区海拔3800米的山坡上蹲守4天的李善元,等到了带着三只小兔狲出门觅食的兔狲一家。

和谐的景象没有持续多久,就被远处虎视眈眈而来的藏狐打破了。兔狲妈妈警惕地盯着藏狐,发出短促的警报声,三只小兔狲奔跑着回到洞穴。李善元按下快门,定格下这个“决定性瞬间”。

夺得大奖的《当妈妈说跑步前进》由此得来。

6年的探寻证明了一个朴素的道理:时间的力量是伟大的,你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去努力,就能从中得到相应的报偿。

融入和谐大自然

拟人化拍摄野生生物,才有可能拍摄出精品。李善元的野生生物摄影获奖作品,是这一拍摄理念的精致演绎。“走近野生生物的世界,融入精灵的生活,跟它们产生情感互动,惺惺相惜,相伴相依,珍贵的瞬间就会可遇可求。”李善元这样说,他的野生生物摄影作品正是其生动写照。敬畏自然,敬畏生命,同时热爱生活,热爱野生生物,以浓浓的情怀融入和谐自然,同样是拍摄野生生物作品的基本功。

拍摄野生生物必须得吃得了苦、吃得了亏、耐得住性子、受得住寂寞。首先,动物是野生的,不可能听你摆布,特别是珍稀野生动物,可以说是神出鬼没,踪迹难寻;其次,野生动物是活的对象,各有其独特习性,须得长期熟悉;还有,拍摄者和自然环境,包括跟野生生物之间,需要建立起某种相对稳定的关系,甚至达到某种动态的情感共鸣,才更有利于拍摄活动。早出晚归,踏雪寻踪,风餐露宿,光影交错之间,摄影师的幸福就在分秒不差按下快门的瞬间,不断寻找“决定性瞬间”。

发现生灵之美趣

有温度、有深度、有热度、有故事的摄影作品会说话。唯有热爱,才会精彩。野生生物摄影师的每一幅作品背后都有他们感人的故事。

2020年7月的一天,在天(峻)木(里)公路距天峻县16千米处,李善元远远看见一只艾虎(又名艾鼬)穿越马路,他立即停车观察、拍摄。他发现这只艾虎在马路一侧的草原上捕捉鼠兔,捕获一只鼠兔后就钻进了洞穴,这样反复四次,将捕获的鼠兔放在同一个巢穴里,然后,这只艾虎再次穿过马路。当时,他判断这只艾虎要搬家。那只艾虎从原来的巢穴里,领出来五只小艾虎,在接近公路时将四只小艾虎藏在一个临时的洞穴里,机警小心地一只一只将小艾虎叼往新巢穴。当艾虎妈妈将最后一只小艾虎叼往新巢穴时,山坡上突然冲出来一只野狗,猛然抢夺它叼在嘴里的小艾虎。艾虎妈妈激烈搏斗,小艾虎奋力反抗,最终小艾虎还是被野狗抢走了。艾虎妈妈在两个多小时里,一会儿站起来向远处张望,一会儿低头闻闻草地,不安、悲怆之情溢于言表,李善元深受感染。他没有惊扰野生生物,拍摄照片,记录下一些珍贵的视频资料。

每年5、6月份,赤麻鸭在草地上觅食。当赤麻鸭发现有人时,大的赤麻鸭会朝人走来,以吸引人的注意力,你拍摄它们也不会害怕。如果人朝着小赤麻鸭走近,就会发现它们突然都不见了。原来,小赤麻鸭会拱起牛粪,钻入底下躲藏起来,显得非常可爱。

在掌握野生动物生活规律的基础上,拍摄活动相对来说没有多大危险。棕熊、雪豹等大型食肉型动物,拍摄时需要保持适当距离;人与野生动物友好相处,动物也会同人互动,除了不会说话外,款款深情令人动容。

摄影家以特有的爱心、匠心和耐心,全身心投入,使得摄影得以觉醒,在不断拍摄动物感人的故事中净化着自己的心灵,灵魂不断得到洗礼,情感完全融入厚重的高原净土中,融入灵动、温顺、雄壮的野生动物灵魂之中,而创作的佳作也传递出深刻的思考,给人们打开了灵魂的窗户,展示了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野生动物世界,给心灵以震撼,给思想以感悟……

艺术呈现生物生活

野生生物摄影是一门创造性艺术。李善元创作的野生生物摄影作品,每一幅都在讲述着野生生物世界鲜活的故事。从2010年开始,李善元专注于拍摄野生生物。他经常说,不着急,有耐心,融入感情,先以拍到为原则,再辅以艺术创造,呈现自然精灵的传神灵动,也充盈着摄影师的真情爱意,欣赏这些作品,一种保护生态、珍爱生命的情愫油然而生。

野生生物摄影作品的后期处理同样十分关键。再好的摄影器材,拍摄效果也有限制。结合拍摄场景、自然条件等,进行适度色彩还原,调整色温以正色,明亮度的优化,对比度调优,适当锐化图像,以及进行二次构图、裁剪,进一步突出拍摄主题,都是必不可少的环节,毕竟摄影是具有技术含量的艺术创造。

拜读李善元的野生生物获奖作品,强烈的感觉是纪实、文献、学术和艺术融为一体,显示了影像的珍贵价值,在观赏中,给人们留下难以忘怀的场景和瞬间。精彩的瞬间总能令人眼前一亮,独特的观察、角度和特有的眼光留下难忘的记忆。特别是反映稀缺罕见的动物影像,如雪豹等,无不令人肃然起敬。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