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地锅儿

7df7b95b-13e9-497b-8797-7781b79811ab.jpg.jpg

烧地锅儿,指在野外没有现成锅灶的情况下烧吃洋芋的一种土办法,一般都在秋季里烧,因为那时候新洋芋已经成熟了,就地取材。这是我们小时候常干的一桩活儿。

进入秋天后庄稼成熟了,人们便开始秋收,一般先收麦类作物,俗话叫做“抢黄田”,“龙口里夺食”,意思是和雷雨、阴雨抢时间。等麦类作物全都收完了,就赶在地冻前挖洋芋,有的地方也叫“起洋芋”。挖洋芋这活儿是当时最热闹、最吸引人、也让人最愿意干的活儿。你看,人们拔掉早已枯黄了的洋芋秆秆,二牛抬杠的犁铧“哼哧,哼哧”地犁过后,白生生的洋芋蛋子就横七竖八地躺在犁沟里、沟沿上,大大小小,胖胖瘦瘦,有的沾着泥土,有的光着身子,着实惹人喜爱。也有个别的被铲去了一半儿,还流着黏黏的汁液。

生产队时期,快到中午时队长就会发话:“张三,王五,你们几个邋遢鬼煮洋芋去,洋芋一定要煮得散散的,其他人继续干活!”一听队长发了话,几个腿脚和眼睛有点残疾的男人讪笑着,低声回给队长一句,然后吐一下舌头,拿上铁锨在长满野草鲜花的塄坎上挖两三个锅灶,将早已带来的几口大铁锅安上去,里面放上适量的水,再将大个麻皮的洋芋放进去,点火煮上。这洋芋一般是不洗的,说是这样煮出来的洋芋味道最好。在拣洋芋往锅里煮的时候,还要专门放上一些表皮坏了的,煮熟了那味儿甜香甜香的,人们抢着吃。

就在大人们干活、煮洋芋的当儿,一群顶替大人来上工挣工分的、或者来地里捡地螺、挖猪草的娃娃们也开始了他们的“工作”——烧地锅儿。

烧地锅儿也有它的一套程序。首先是垒地锅。选好塄坎,挖个肚大口小的锅灶,再留一个供烧火用的灶火门。这灶火门必须是顺风的,不然不好烧不说,浓烟倒灌过来会呛得烧火的人眼泪一把鼻涕一把。风向是怎么测定的呢?抓起一把细土,让它从指缝中慢慢往下流,看细土飘向哪个方向,就确定灶火门朝哪开,假如细土飘向东,这灶火门就得朝西开,假如细土飘向南,这灶火门就得朝北开,以借助风力使火烧得更旺些,也不熏人。

地锅儿有两种垒法。第一种,是在已经挖好的锅灶的口沿周围拿土坷垃往上一层一层垒。第二种,是直接在平地上往上垒。这第二种方法,才是正经的地锅儿。垒地锅儿也是个耍技巧的活儿。首要的是选土坷垃。这是很有讲究的,不能选圆圆的、一律大小的,必须是有大有小,有尖有圆的。圆圆的土坷垃不好垒,易塌陷,有棱有角的土坷垃榫卯相嵌,比较牢固、稳当。也不能选湿的。湿的土坷垃一是不容易烧透,二是既浪费时间,又浪费柴火。一定要选有棱有角的,而且是干透了的。地锅儿最下面的土坷垃要比较大些,以起到支撑作用,越往上垒,土坷垃就越小,就这样一圈一圈往上垒,直到封口,形成一个宝塔状。地锅儿垒好后,还要在后边挖一个直烟道,烟道还要拿湿土朝天箍起来,以利走烟。接着,推选一个胆大心细的人来负责烧火,其他人就很自觉地满地、满坡、满塄坎找烧柴,像干透了的洋芋秆秆、掉在地上枯树的枝条、干草,只要能烧,啥都行。调皮一些的娃娃还会“噌噌”几下爬上高高的大树,把一些干枯了的枝丫一根根地折断,甩到地上,然后再双腿夹住树身,“哧溜,哧溜”地滑下来,神气十足地抱起干树枝交给烧火的人。负责烧地锅儿的大娃娃提前就“三令五申”了,谁拾的烧柴多,谁就多吃洋芋。反之,就少吃或不给吃。因此,娃娃们都很努力地去拣柴火,有时甚至还会为一根枯树枝或一把干草打得满脸是血,然而没过多久,两个人也就喜笑颜开了,真可谓“天上下雨地上流,娃娃们打架不记仇”呀。

等到烧了一个多钟头后,土坷垃里里外外都被烧透了,地锅儿里头红彤彤得像炉膛,外头也是红里带了黑,极像火炉子里烧红了的炭块。到这份儿上,也就再也不怕地锅儿塌陷了,因为烧红了的土坷垃早已相互牢牢地粘连在一起,融为一体了。“把洋芋拿来!”主持烧地锅儿的人开始往里放洋芋了。这洋芋必须要选大小一样的,而且是麻皮的,这样的洋芋,烧出来酥,好吃。洋芋太大了,极易烧成半生不熟的,不好吃。洋芋太小了,就会烧成焦蛋蛋,同样没吃头。只见他用两根棍子当火钳,先把地锅儿最上头的土坷垃轻轻搛到一边,让地锅儿形成一个口子,接着轻轻地放一层洋芋,捣一层烧红了的土坷垃,再放进去一层洋芋,再捣一层烧红了的土坷垃,直到把所要烧的洋芋全部放进去,然后把土坷垃完全打碎埋住洋芋,拿一块大土块封死灶火门。为防止热气外泄造成洋芋半生不熟,还要特意加盖一层湿土。

洋芋埋进地锅儿里了,闲着没事了,娃娃们就一拥而上去抢那边铁锅里的洋芋吃,你争我抢,弄得乌烟瘴气,惹来生产队长和大人们的一顿臭骂和呵斥:“滚开去,脬蛋娃们,这儿没有你们的吃食。哪儿凉快哪儿去!”但娃娃们才不理大人们的那一套,腆着脸,该抢还抢,该吃还吃,嘻嘻哈哈,天马行空。

大约又过了个把钟头,这边地锅儿里的洋芋熟了。娃娃们就七手八脚扒开滚烫滚烫的灰土,抢洋芋吃。这时候,又轮到大人们来抢洋芋了,因为地锅儿里烧的洋芋忒好吃,娃娃们就又学着大人们的口吻说:“滚开去,脬蛋大人们,这儿没有你们的吃食。哪儿凉快哪儿去!”童言无忌,大人们假装生气了,高高地举起手,然后又轻轻地落在娃娃们的头上、后背上,洋芋地里便腾起一片欢声笑语,惊得树上的鸟雀四处乱飞。

地锅儿里烧的洋芋真好吃。吹去表皮上的土灰,就见洋芋皮黄里带点焦,吃在嘴里沙沙的,绵绵的,比在大铁锅里煮的,好吃百倍。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