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颇具审美价值的叙事文本

——读陈华民长篇历史小说《瞿昙疑云》

648c5715-4b6c-4566-a2b6-3aeca81c8147.tif.jpg

陈华民先生的《瞿昙疑云》是一部以明代第二个皇帝——建文帝逊国后的历史传说为主线,穿插一些史料进行创作的长篇历史小说。阅读《瞿昙疑云》,其感人的故事给人带来精神上的愉悦享受,还获得了历史知识等多方面的信息。故事性、知识性融为一体,可读性强是这部小说所具有的突出审美价值。

《瞿昙疑云》的叙事涉及了广阔的时空视域。从洪武元年写起,到宣德二年,涉及了大明王朝五十余年的历史,其间先后经历了太祖朱元璋、惠帝朱允炆、成祖朱棣、仁宗朱高炽、宣宗朱瞻基等五代皇帝。从空间上来说,直接涉及南京、北京、河北、湖北、甘肃、青海等地域,间接涉及了湖南、内蒙古等地域,可谓上下数十年,纵横几万里。而且小说中大的历史事件、时间、地名、主要人物都与历史相吻合。作家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修养和丰富的地理知识储备,面对如此广阔的时空视域,其书写过程就很难驾驭。由于大明王朝五十余年的一些历史事件都融进了纵横驰骋、恣肆汪洋的小说叙事之中,所以读者在一种审美的愉悦中了解了明代的许多历史事件和传说掌故,这些历史事件和传说掌故也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状况和风云变幻。小说中还穿插了明代以前的许多历史事件,丰富了文本内蕴,彰显出一种张力。在穿插明代以前的历史事件时,为避免堆积史料之嫌,作家匠心独运,巧妙处理史料与小说叙事的关系,譬如凭借朱允炆的想象交代隋炀帝征战西北、狩猎乐都拔延山这一历史事件。再如,第十八章中,通过朱允炆与建文朝时的锦衣卫指挥使李强的一段对话,交代了明代以前几位皇帝皈依佛门的情况。这就使历史知识化作了小说元素,历史知识和文学书写水乳交融,浑然一体。换言之,尽管书中历史知识丰富,但我们阅读的不是枯燥索然的历史教科书,而是趣味盎然的小说文本。作为历史题材的文学叙事,写作者应该把握住这个向度,但写作者面对如此广阔的时空视域,真正能做到这一点,也绝非易事。

这部小说最大的亮点是巧妙设置引人入胜、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小说的第一章和第二章交代大的背景之后,从第三章建文帝朱允炆谋划并实施削藩,继之发生的“燕王靖难”开始,围绕建文朝江山社稷安危和建文帝朱允炆个人命运造化的一个个故事情节紧张而有序地向我们展示开来。其中建文帝朱允炆逊国后假扮难民从皇宫密道出逃以后,尽管朱允炆一行或阴阳颠倒、昼伏夜行,或专寻偏僻隐秘的山沟蹊径绕道而行,但燕王朱棣派出的杀手还是步步紧逼,穷追不舍,从而造成故事情节一波三折、险象频现、悬念迭出,有时主人公简直就是命悬一线。尤其是几次在夜间遭到像魔鬼一样的黑衣蒙面人来行刺时,读者手心里不能不为朱允炆的吉凶祸福捏上一把汗。

小说设置的故事除能牢牢地攫住读者的眼球外,情节的设置也做到了有源有流、有头有尾、合情合理。虽说燕王朱棣派出许多亲信和杀手四处搜寻朱允炆,但为何屡屡难以得手呢?这是因为朱允炆逊国出逃时,其一奶同胞的弟弟吴王朱允通施出妙计,让建文帝朱允炆扮作难民从皇宫密道潜逃,逃出京城后再寻密径或远出南洋,或密遁武当。而吴王朱允通自己削发扮作建文帝的替身,在锦衣卫将军的护卫下故意试着去鬼门出逃,中途果然如他所料,建文朝的叛将、后成为燕王朱棣亲信的李景隆把守着鬼门,于是急忙潜回,替了皇上葬身火海。这种假象虽然对燕王朱棣及其亲信们只能骗得了一时,而骗不了一世,但毕竟在短时间内迷惑了燕王朱棣及其亲信们,从而为建文帝比较顺利地逃出京城畿辅赢得了机会和时间。燕王朱棣的亲信们在其后追杀的紧要关头,燕王朱棣得到密报,说是朱允炆逃至暹罗、爪哇一带,这使朱棣派出的追杀者们偏离了追捕的路线。还有后面逃至兰州,在朱允炆的皇叔肃王府居住了一些时日。肃王朱楧虽然态度暧昧,怕自己受到牵连而引火烧身,不可能死心蹋地地替朱允炆着想,更不可能帮助朱允炆夺国复位,但一路疲于奔命的朱允炆毕竟在肃王府得到了暂时的保护,身心得到了休整。到了碾伯以至瞿昙以后,还是遇到两次黑衣蒙面人的“造访”,不过都躲过劫难。直至后来,曾为稳定大明王朝西北边陲做出重大贡献并被太祖皇帝朱元璋封为大国师的三罗喇嘛给成祖朱棣写信,朱棣才停止对朱允炆的追杀。从南京紫禁城九五之尊的皇位上沦落到偏僻荒蛮的西北一隅的朱允炆,联络旧部、夺国复位的想法一直未曾泯灭。但最后三罗喇嘛从夺国复位将会又一次造成同室操戈、战火纷飞、生灵涂炭等方面加以劝说,加之朱允炆失去心爱的少数民族姑娘多吉拉姆,万念俱灰,他便下定决心遁入空门。朱允炆失去江山社稷,失去相互深爱的皇后马雪援,失去儿子(临死前尚不知道隐姓埋名的大儿子文奎还活着),最后也失去了和他相亲相爱的多吉拉姆,本就生性柔弱的朱允炆不堪屡屡遭受如此之多如此之重的打击,四十几岁便溘然早逝,结束了他充满悲情的一生。而这一切都显得有因有果、真实可信。

《瞿昙疑云》的叙事中,也不乏感人至深的细节描写。譬如在建文帝朱允炆逊国出逃前,对皇后马雪援的言行描写;对方孝孺就义前的言行描写等等,其中,对方孝孺的言行描写尤为突出。当朱棣强令方孝孺为他起草即位诏书时,方孝孺不但掷笔于地,誓死不从,还用一句句义正词严、掷地有声的话语奚落朱棣“毁坏朝纲、谋朝篡位”的狼子野心,尽管恼羞成怒的朱棣令人将他的嘴角割到两耳根,但口不能言的方孝孺挣扎着在地上写下“燕贼篡位”四个血淋淋的大字指给朱棣看。这些细腻的立体可感的言行描写,突现了方孝孺的铮铮铁骨和视死如归的男儿气概,令人过目难忘。再如,第十三章中,对碾伯街道集贸市场的描写,对当地学馆组织青少年读书习字场景的描写,不但符合这方地域开发很早、文明悠久的实际情况,而且生动有趣,让人读之意兴盎然。

这部小说虽然以讲述历史事件为主,但主人公朱允炆生性柔弱、优柔寡断、刚愎自用、用人失察而导致逊国出逃、客死他乡的充满悲情色彩的形象;次要人物方孝孺临危不惧、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形象,纯属虚构的少数民族姑娘多吉拉姆美丽善良的形象,都清晰可辨。小说中多吉拉姆的出现给人以眼前一亮的感觉。具有汉人血统的多吉拉姆的母亲是一位出生于江南名门的淑女,多吉拉姆是汉、蕃两种血统的混血儿。在母亲的教导下,她读过许多儒学经典,知书达理,又有少数民族姑娘的率直。自从淑妃死后,已对女人不感兴趣的朱允炆,在蛮荒的西北边陲一隅偶遇“奇女子”多吉拉姆,竟坠入爱河而不能自拔。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一个深夜,朝廷锦衣卫派来的一个黑衣蒙面人向朱允炆行刺,多吉拉姆为保护朱允炆献出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在我看来,多吉拉姆也是一个具有悲情色彩的形象。遗憾的是,由于作者没有刻意地刻画这一人物,也就是没有将多吉拉姆的美丽(这里主要指心灵美)、善良表现到极致,从而削弱了多吉拉姆的悲情色彩。何为悲剧?悲剧是把美丽撕裂给人们看。所以说,只有在前文中把多吉拉姆的美丽善良写得很足很充分,多吉拉姆的死亡才能彰显出浓重的悲情色彩。况且,多吉拉姆的死使朱允炆感到万念俱灰,她的死亡也是导致朱允炆四十几岁就早逝的原因之一,倘若多吉拉姆的悲剧色彩浓重了,也会加重主人公朱允炆这个逊国皇帝的悲剧色彩。一言以蔽之,如果作者在作品构思中能把握住这一点,多吉拉姆这一艺术形象就会彰显出震撼人心的力量,从而也会为这部小说增添更多的光彩。

这部小说在语言运用上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善于化用史书文献中的四字格短语,语言典雅,华词丽句比比皆是,尤其是对皇家宫殿的描摹,可谓铺彩摛文。作者不厌其烦、不厌其细,真正写出了皇家宫殿的豪华大气,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倘若作者的语言运用更精准一些,叙述逻辑更严密一些,相信这部小说会彰显出更大的艺术价值。

责编:顾植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