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母亲的莫河情怀

ec164053-cf24-41a0-a5c2-95dc1e53420c.tif.jpg

在淡运道(左一)等人的精心呵护下,骆驼场的牲畜繁衍十分兴旺。

0ffe621c-0cfc-4db3-8137-a986792dc1d7.tif.jpg

庞云芳获得的奖章。

332f4068-4b19-4722-acf1-8c12a59650d5.tif.jpg

财政部颁发给庞云芳的荣誉证书。照片均由淡亚君提供。

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莫河骆驼场,地处戈壁深处,条件极为艰苦,却是我的父亲母亲奉献青春、挥洒汗水的地方。他们在那里工作生活了40年,与莫河骆驼场的其他职工一样,做出了平凡而伟大的奉献。

莫河骆驼场前身为1953年西北军政委员会组建的西藏运输总队,是为和平解放西藏而组建,1955年西藏运输总队撤销后移交给青海省畜牧厅接管,成立国营青海省柴达木骆驼场,场部由香日德迁至茶卡,又迁至大柴旦,后迁至莫河(以下简称“骆驼场”),下设香日德驼队(第一驼队)、大柴旦驼队(第二驼队)。驼队运输区域为东到茶卡,西至阿拉尔,北至大柴旦,南到香日德,面积两千多平方公里的草原戈壁。

我的父亲淡运道是1953年冬季从陕西长安兽医工作站调到西藏运输总队工作的,1955年转业到莫河骆驼场。母亲庞云芳随父自愿加入了支援青海柴达木建设的大军,来到了柴达木盆地,做着她热爱的会计工作。他们先后在大柴旦、小柴旦、茶卡等地工作,为了事业,他们撇下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毅然前行。莫河骆驼场距茶卡约18公里,距海西州乌兰、德令哈分别是70公里和一百多公里,海拔三千多米。莫河骆驼场的职工在这片土地上开荒种地,修水库,饲养骆驼、牛羊,使这片沉睡了千年的荒漠戈壁变成了一片小绿洲,创造了骆驼场的繁荣时期。

父亲和母亲把青春和汗水都贡献给了莫河骆驼场这片热土,尽管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岁月里,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吃不上新鲜的水果蔬菜,气候非常恶劣,经常大风刮起,飞沙弥漫,而且看病难,交通不便,出行十分困难,吃水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挑水,可在我的父母亲那里,听不到一句怨言,他们深深地爱着这片土地。

父亲常年在野马滩骆驼场羊队工作。荒无人烟的戈壁滩,没有公路,没有水电,没有商店,没有电视,没有医院,吃的是炒面,喝的是冰雪融化后的水。父亲他们住在低矮的土坯房里,用牛粪、羊粪来烧火取暖、做饭,满屋子是牛羊粪的味道,生活寂寞孤独,只有太阳、月亮和戈壁滩上的狂风、牛羊、骆驼、野狼相伴。父亲在生活枯燥的野马滩上,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常年吃不到蔬菜,高寒缺氧,父亲的指甲全都是一个个的小坑。由于长年的风吹日晒,父亲脸上的皮肤变成了古铜色。可是,野马滩的骆驼和牛羊,由于父亲的精心照顾和管理,个个膘肥体壮,这里因此成为骆驼场牧业队的一面旗帜。父亲不善言辞,踏实勤恳,默默奉献,他是一名共产党员,他用行动教育着周围的人,鼓舞着周围的人。冬天母骆驼产羔,父亲在零下几十摄氏度的野外日夜陪伴在母骆驼身旁。有一回,母骆驼难产肚子疼,一蹄子踢在了他的脸上,顿时血流如注。当时,父亲只对自己的伤做了简单的处理,直到顺利接生了小骆驼,才算放下心,这时候,他的脸已经肿得不像样子了。逢年过节,父亲总是安排其他人回家,自己顶班在岗。在骆驼场,父亲几乎没有和我们一起过过什么节日,我们也不知道什么叫团圆。父亲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青海日报曾报道过他的事迹。

母亲庞云芳是从西安会计学校毕业后到莫河骆驼场财务科做会计工作的,她是莫河骆驼场的第一任会计,也是当时惟一的女会计。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在那看似简单的传票里,片片会计单据都融进了母亲的深情,凝聚了母亲二十多年的心血和汗水。她对财务工作一丝不苟,严格按照财务制度办事。经她处理的账目字迹清晰、规范,账款相符,账账相符,没有任何差错。财务科经常加班到半夜,我们小孩子不敢在家里独自睡觉,就跟着加班的大人,实在困了就在财务科的空桌子上睡到天亮。母亲在财务科是一个技术过硬、业务能力拔尖的好会计,她出生、生长在关中大平原,是个不认输的女强人。到了草原,生活、工作上都遇到了很多困难,为了适应在戈壁滩工作的需要,母亲壮着胆子跨上马背,学会了骑马,由于莫河骆驼场没有银行,财务科业务都在茶卡的银行办理,母亲经常要独自骑马、骑骆驼去茶卡的银行办理各项业务。在无人的戈壁和大山中往返于茶卡和莫河骆驼场之间,要克服很多难以想象的困难,天气好的时候,路还好走,遇到刮风下雪,全身冻得冰凉。母亲骑马出去,遇到野狼和野狗是常有的事,她从不畏惧,总是把公款保护得妥妥的,没有出过一点意外。每到发工资的时间,她骑着马从银行提款回来,把现金送到每个帐房里,送到每个职工的手上,所有工资发放下来已经是三更半夜了。她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非常令人敬佩,就这样,一个弱女子和她的同事们一起撑起了莫河骆驼场财务工作的一片天地。

母亲还曾在莫河骆驼场担任过食堂管理员。她公私分明,不管生活怎么困难,从不把食堂的东西拿给子女吃,甚至也不在食堂打饭。每天放学后饿得头晕眼花的我,还要拉着风箱和姐姐一起做饭。为了提高职工食堂的生活水平,母亲开荒耕地,种了几亩青稞。她常常白天上班,晚上浇地灌溉。同时她还不辞辛劳,养了几头大肥猪,以提高职工生活水平。青稞收获后,母亲拿杈叉起青稞捆子,往车上一捆捆地装。艰苦环境下,母亲累出了肾下垂病。母亲辛勤劳作,把食堂搞得井井有条、蒸蒸日上。逢年过节职工食堂都免费会餐,就连州县上的客人来到莫河骆驼场,都会竖起大拇指夸赞这个女管理员真能干。

1958年,母亲被农业部授予“柴达木建设积极分子”的光荣称号。1988年9月、1989年5月母亲先后荣获农林渔业部“长期坚持农牧渔业财务会计工作,做出了成绩”荣誉称号和财政部“从事会计工作30年”荣誉称号,交通部还给她颁发了“青藏公路建设者”奖章。

父母亲从20世纪50年代来到莫河骆驼场,一直在此工作到退休。每当提起莫河骆驼场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他们的脸上就会洋溢着幸福和快乐,滔滔不绝地讲述着那些精彩的往事。

在莫河骆驼场这个大家庭里,父亲和母亲就像依恋于大地的小草,竭力吐绿,为装扮戈壁大地奉献青春和汗水。在那个年代,父亲、母亲的经历不是个例,有数不清的建设者,像他们一样把青春献给了戈壁、草原,献给了青海的建设事业。现在,父母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们淡泊名利,廉洁自律,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