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雪莲

编者的话

疾风知劲草,烈火炼真金。

在青海省上下抗击疫情、攻坚克难之际,广大作家和文学工作者守望相助,纷纷写下文字表达心声,向广大医务工作者致敬,为奋战在一线的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加油鼓劲。

冬已至,春可期!这不是一座城、一群人的战役,而是我们所有人的战役。大家都是彼此的坚强后盾,每个人都参与其中。让我们一起侧耳倾听作家们的抗疫心声!

13.jpg

正在值守的交警 颜金梅 摄

一朵雪莲

王海燕

十一月六日夜,西宁,寒流来袭,风雪交加……

我的城在夜色里,如此安静

呼啸的北风为她妆容:一身雪青

难眠的灯烛和疑惑的霓虹,惊叹

我的城,从未如此庄重和坚韧

一身雪青啊,还有夜幕下坚守的

那些普通的人,浅蓝或月白的

防护服,一片一片融入雪夜

孵化又一个新鲜洁静的黎明

我不认识他们,只认得防护镜后

同一双发红、疲惫的眼睛

透射出火红的晨曦:笃诚,勇毅

铜色的暖流充盈,我苏醒的城

铜色的暖流,在千万条枝杈上涌动

看哪,一朵硕大洁白的雪莲

在初冬的高原渐次绽放——

吉祥。素净。明朗。从容……

十一月的西宁(外二首)

□刘新才

季节扛起了所有,无数的雪花

已经落下。清晨醒来的人们

去往街头,秩序和敦厚

构成这个城市的动情部分:

现在,我望着你,更多的

背影缓缓前行,以便将

温暖的目光洒落到你的身上

我不敢撒谎,你有天使的模样!

自微笑的那一刻起,世界

多了一份荣光,我们的城市

美好而宽广。我们的孩子

走在明媚的桃李路,歌声嘹亮……

雪花不停地落下,从昨夜的高山

草原。从大什字,五岔路口

湟水河公园。从每一个无辜的村庄

我们越来越接近残酷的冰霜。

起伏的背影缓缓前行,保持着距离

你一直在你那里,站立,与模糊而又

清晰的雪花相融。噢,白色如此

耀目,噢,圣洁的城市之魂。

诚然,我们的歌声不会留在空中

在你转身进入的凌晨,在时钟摆渡的

黄昏。新的一天终将来临

负重或远征,都意味着拯救和重生。

平安帖

——致S和Y

噢,冷

你的冷类似一座山峰

而你守护的门,是你的吗

我在湟水北岸

行走,不虚构季节——白色的

致命的季节

最后的灰头绿啄木鸟

攀缘而上,天空更加寂寥

冷对冷说,冷

从窗口伸出的手

留下余香。曾经,抱你的

是一个年轻的简单的护士

你不再寒冷。

故乡的一草一木,亲切

你在心里,一直敲那口大钟——

平安钟。

你不影响世界。就像在

小镇,没有铜塑造你

没有。

而冷,还会持续:

火和饥饿

你会忍受,如忍受风暴一样

现在,你无论去往何处

我都看着你

我们都是兄弟。冷对冷说

我不再寒冷。

我有手套和羽绒服,以及

温度计和壁挂炉。

我关注新闻,直到凌晨

直到雪花

落满你的衣襟……

噢,冷。冷是一个词吗

你如雪豹般站立:

我们所拥有的,都是真实。

互助帖

季节仍在转换。转向

湟水两岸,转向

最后的秋天。

这应该是十一月初,鸟雀

稀少下来,灰头绿啄木鸟,小山雀

偶然穿过林间。

叶子的斑点,像寓言

我开始打印一些

别样的行程:你走过的或停留的

驿站。那时,雪,尚未大面积

覆盖小镇。你的田园

果实饱满,雉在叫唤。

我向往这样的生活,也接受

传统观念,在你

离开小镇的那天,在沉默的

背影之后,我突然想到了

樱花烂漫的武汉。现在,你走在

抗疫最前线,同样,以姐妹的名义

扎紧平日垂下的发辫,只是

有点简单。

祝愿是美好的。就像小镇的阳光

干净,温暖。但季节已变换

寒冷在加剧,从北山下河过来的人说

风打着呼哨

雪把羊群都逼进了栅栏……

你一袭白衣。

你在白衣上不再写自己的名字。你与我

分别走进不同的夜晚:

我,盗梦

你,敲钟

而那个女孩和她的母亲

戴着口罩,第一个迎来了黎明。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