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那些事儿

时光荏苒,转眼间,大学毕业走上教师工作岗位已逾十年,在陕西汉中工作两年后,因为爱情,我选择远离故乡,随老公到青海西宁打拼。

说起青海,我与她的缘分还得从在陕西师范大学读书的时候说起,身为师范生,我们需要进行为期三个多月的实习,我被学校随机分配到了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德令哈市第二中学,得知被分配到海拔2900多米的地方,最初我非常抵触。高原反应,干旱的气候,强烈的紫外线一一浮现在我的脑海,这一切都成了我的心理障碍,当时觉得是学校不重视我们,才把我们分配到那么偏远的地区,我心里挺不开心的。

带队去的是文学院的李跃力老师,他又瘦又高,带着眼镜,很有文人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去之前,李老师就提醒大家买红景天、防晒霜、基本药品等,以预防高原反应、紫外线辐射等情况。在做好各项工作安排后,大家心怀忐忑地踏上了西去的路。

一起出发去青海实习的学生大概有三四百名,火车站为我们开通了绿色通道,进站时间到了,大家拖着装满被褥、衣物、书籍、吃食等的大包小包涌上了火车。火车缓缓开动了,一路上我们趴在行李上睡了醒,醒了睡,经过了13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了西宁。看着发展中的西宁,觉得一切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大家的心情都好了很多。

在西宁短暂停留后,我们转乘长途汽车去德令哈。汽车摇摇晃晃、一路颠簸,随着海拔的不断上升,个别同学的身体出现了一些不适,吃了药、喝了红景天后渐渐有了好转。途中,大家都很累,但是很快,我们的疲累就被窗外的美景抚慰了。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或白的羊群,或黑的牛群,将大地点缀得那么富有灵性。深蓝色的青海湖在阳光的照耀下闪动着耀眼的光芒。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一切显得静谧、和谐、宽广而又神奇。大家纷纷伸长脖子朝窗外望着,静静地看着眼前令人震撼的景色,感觉自己步入了天堂,如梦似幻。那景象,不禁让我想起了作家刘白羽的一句诗:“鬼斧神工亦壮哉,天公造化费疑猜。”就在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最初对于青海的印象是那么地狭隘,顿时深感汗颜。

经过日月山、青海湖、橡皮山后,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德令哈市。学校对我们的到来非常重视,校领导热情地为我们安排了宿舍,并带领我们品尝了颇具当地特色的手抓羊肉。德令哈市二中的老师待我们很好,特别是教导处和后勤部的三位主任。主管食宿的省主任经常问我们喜欢吃什么、习惯吃什么,让食堂的师傅给我们做。怕我们想家,他总是让我们多吃点,说吃饱了就不会那么想家了。他还经常向我们介绍青海的风土人情、德令哈的特色小吃,讲解巴音河、外星人遗址、可鲁克湖等景点,还带领我们去枸杞培育基地体验采摘枸杞,想办法让我们的实习生活更加丰富。这一切大大缓解了我们对异地的生疏感和思乡之情。教导处闫主任和宛主任在工作上给予了我们很多指导,他们很喜欢跟大家开玩笑,总是用爽朗的笑声和积极的态度打消我们初为人师的顾虑,尽一切可能缓解我们的紧张和压力。

我所带班里的学生非常可爱,她们有的是蒙古族、有的是藏族,还有回族……每当看到孩子们穿着本民族的服饰载歌载舞,我们都觉得很新鲜。学习中,孩子们都特别上进,特别认真。在与他们相处的那段时间里,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主动、积极、谦虚、踏实、刻苦。在实习的最后一周里,我最害怕的就是孩子们殷切地询问:“老师,你什么时候走呀?”“你会不会来看我们?”“你为什么不教我们了?”“你不要走可以吗?”这些问题让我心里酸酸的,说不出话来。每天都会有人拿一些纸条或小礼物来送给我,我心里特别的难受,越来越舍不得。

可离开的日子还是到了,在去往车站的途中,我们碰到了来送行的闫主任和宛主任,大家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不舍的眼泪便默默地流了下来。我至今记得闫主任说的那句话:“谢谢你们,将来你们一定会成为非常优秀的老师。”

十一月的德令哈寒风刺骨,离开的车是早上发车。7时30分,天还没大亮,当我们到达车站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再次让我们热泪盈眶。很多学生冒着严寒,静静地站在车站门口,看到我们,他们跑过来抱着我们大哭,还往我们怀里塞了许多小礼物和吃的。我试图把自己的围巾给一名学生,但她死活不要,使劲地抱住我让我自己围上。在车站门口,大家哭成了一片。车带着我们缓缓地离开了,一些学生还在后面追着哭着喊着……

那段在德令哈实习的经历让我至今难忘,我所接触的每一个人,看过的每一处景,经历的每一件事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次实习不仅使我重新认识了青海,也帮助我做出了人生最重要的决定,坚定了我在青海从事教育事业的决心。是的,从那里出发后,一切都朝着更加美好的方向前进。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