谀师论文不能一撤了之

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用较长篇幅大谈特谈“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近日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徐中民7年前的奇葩论文,受到舆论广泛关注。涉事期刊《冰川冻土》已经发布撤稿声明并致歉;既是作者导师、又是该刊主编的程国栋回应称,对论文赞美自己一事不知情,已引咎辞去杂志主编一职。

7年前发表的专业论文被谁爆出,又为何选择在此时翻旧账,网友虽然对此很关心,但已经不那么重要;是否无底线地拍老师马屁,师娘究竟有没有作者描述的美丽贤惠,舆论关注的焦点也不应该局限于此。因为这篇献媚的论文,已经无意中掀开了学术界不正之风的冰山一角,暴露出了学术期刊的丑陋一面。

以现行的科研考核体系,在核心期刊发论文,意味着成果的认定和职称的评定;发表难度之大,学界公认。论文选题不站在学科前沿、提不出新的观点、理论框架经不住推敲、没有大量的外文引注,想要刊登无异于痴人说梦。偏偏这样的一篇连普通人都不认可的论文,竟然在核心期刊发表了。

针对铺天盖地的质疑,虽然论文作者辩称“与文章内容无关的都是无效问题”,赞美师娘是观察体系的一部分,并反问“怎么不从科学家正面形象角度去解读”,但网友据常识可以判断,若不是其导师程国栋也参与了论文所属项目研究,并担任该刊主编,这样的论文恐怕是很难刊出的。

更令人不解的是,这篇神论文还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资助。国家项目研究的都是需要重点突破的学科领域,面对的都是急需解决的学术难题。在公众看来,以如此水平的论文结项,无异于敷衍应付、以次充好。浪费国家的科研资金,同样是不折不扣的学术腐败。

事实上,科研项目评审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一些科研项目中打招呼拉票的现象屡禁不止,拉关系搞公关成为不少学者做项目必备的能力,以至于“一旦到了评审集中期,根本没法干正事儿”,只能在歪风裹挟下浪费大量精力去做和学术无关的事情。深陷其中的学者,往往有苦难言,因为一旦破坏潜规则,自身的利益也会受损。试想,一旦学术风气败坏,科研水平又能高到哪儿去?国家尊重科研,重视科研人才,科研人员岂能辜负这份信任?

事件发酵后,中科院发布情况说明,称将尽快成立调查组,认真调查相关问题,坚决杜绝类似情况。确实,谀师论文不能一撤了之,相关调查不能就事论事,而应将谀师论文视之为一封公开的举报信,认认真真地查一下学术论文发表、科研项目评审、科研人才评定中的潜规则、坏作风,绝不让科研领域成为不正之风的重灾区。(来源: 北京晚报)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