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校外培训机构低价售课真相

日前,北京市教委通报了猿辅导、学而思网校等校外培训机构低于成本价售课、提前招生收费等违规行为。北京市市场监管局也在近期对4家校外培训机构价格违法、虚假宣传等行为进行了顶格处罚。

没有最低,只有更低,近来,校外培训机构低价售课的恶性竞争愈演愈烈。低价背后,是机构竞相圈地、引流和与宣传不相符的课程、预付收费等套路。被资本牵引的教培市场逐渐背离了教育规律,弊端显现。

“如果你有99元课,我就推出9.9元课”

4月23日,《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关于近期检查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机构发现问题的通报》印发,其中指出猿辅导等机构存在以明显低于成本价格售卖课程的违规行为,学而思网校等机构存在违规提前招生收费、以不当用语误导学生报名缴费的违规行为。

近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对跟谁学、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4家校外培训机构的价格违法行为给予警告和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这些机构打着低价优惠促销的幌子,以从未成交过的原价大幅降价的营销手段,诱骗消费者或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违反价格法相关条款。

一段时间以来,校外培训机构低价恶性竞争的花样层出不穷。1元每科暑假班;集30个赞0元领课;20元25课时,送金牌教材……“0元学”“免费学”“低价学”成为课程营销关键词。“没有最低,只有更低”,低价营销模式正席卷整个教培行业。

一位小学六年级家长刘女士被一家培训机构以“小升初”填志愿讲座的名义拉进了一个群,结果却被强行推销“暑假0元班”的产品,号称原价3840元的数英联报16节课,现在0元报读,仅收100元/科资料费。

北方某城市一家中型培训机构推出物理、化学等免费上10次课的促销活动。该机构老师粗略算来,除去老师的课时费,光教室租金、水电费摊到每个学生的成本就约50元,也就是说一个学生报名了,机构起码赔本50元。

长沙一位培训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教培机构多如牛毛,为了抢夺生源无所不用其极。“如果你有99元课,我就推出9.9元课,用超低价抢过来。”

低价售课隐藏三大真相

记者调查发现,低价售课表面是商品降价了、商家亏本了、消费者捡便宜了,但实际上却并没有那么简单。

——为了抢占在线教育新风口,竞相圈地;需要不断招新引流,以维持运营。

疫情以来,不少教培机构线下课遭受重创,但线上教育却迎来新风口。2020年3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4.23亿,较2018年底增长2.22亿。一些头部线上教育机构获得巨大融资,传统老牌教培机构纷纷拓展线上业务,互联网企业也大量投资进入在线教育领域。为了抢夺在线教育的新风口,教培机构纷纷展开海量投广告、低价营销的竞争方式。

业内人士介绍,目前教培行业普遍存在获客难、续班率不高、回本慢的问题,低价获客、低价续班已成为其维持运营的重要手段,好的获客数据也能吸引更多融资。

——低价促销的可能是低质课,也可能是预付费“套路”。

本该用在教学、研发、师资等真正吸引消费者的资金,却被大量花在低价促销的广告、招生团队等方面,一些家长发现贪便宜买来的课程不少都是“鸡肋”。

“各大培训机构推行低价课的时候,我购买了好几个机构的科目。但上完课后发现便宜没好货,很多低价课程基本都是启蒙课、基础课,讲述的内容太过简单,教学服务管理也很粗糙,课程内容还穿插着大量营销、广告,上课基本就是浪费时间。”湖南长沙一位家长抱怨道。

还有家长发现,低价上套后,后面是一系列让你继续掏钱的“骚操作”。有家长告诉记者,低价课之后如果要续报,正价课往往会贵好多倍,想要打折,要么一次交一两年的学费,要么介绍朋友报班。等交了钱,上了几次课,以各种理由换老师,也无法全额退费了。

——低价带来恶性竞争,扰乱市场秩序,中小机构生存艰难。

广东省教育督导室主任科员张志立说,一些教培机构恶意降低收费以赔钱的模式运营,让其他中小机构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甚至无法继续生存,造成行业发展严重不平衡。

一位业内人士说,大机构资金相对雄厚,抗风险能力相对强,通过低价营销抢占市场,让小机构获客更难。一些小机构在倒闭前,往往靠推出超低价课再捞上一笔,最后卷款跑路,有些选择在金融平台分期付费的家长,不仅无法退费,后期还要持续缴费。

长春一位家长张女士给孩子预付一年的费用报了一个机器人班,这家拥有三四家连锁店的机构在倒闭前一天还在发广告宣传,目的就是割家长的韭菜。

健全法规 规范准入 强化过程监管

张志立说,由于现有法律法规的局限,相关部门在监管过程中常常遇到执法难的问题。建议有关部门尽快修订和完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教育行政处罚暂行实施办法》,对教育培训行业大幅度增加有针对性的执法监管和法律责任条款。

教育培训行业在师资、课程、收费、教材、合同、广告等方面均有一定要求,应当进一步规范行业准入门槛,对于条件不具备、运营不合规的企业,督促和责令其退出教育培训行业,避免后续带来一系列违规经营、经营困难、卷款跑路等事件。

张志立说,应进一步强化过程监管,对于教育培训行业的经营、广告等给予必要的引导和限制,防止教育培训行业过度依赖广告、宣传渠道或者采用不正当的竞争手段,扰乱市场竞争秩序、偏离教育教学轨道。

相关教育工作者及业界专家还提出,加强相关部门协作,强化执法整顿。对于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和教育政策的不良企业,坚决查处和取缔,保持对教育培训行业及其资本方的威慑。同时,教育、市场监管等部门应当加强对各类教育机构的指导和调控,防止无序资本厮杀。要督促各机构聚焦教学、研发主业,加强政策学习、遵循教育规律,回归教育初心,坚持稳健经营、持久发展。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