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世清先生的画与情

downLoad-20190830104715.jpg

《柳枝八哥图》 郭世清作

downLoad-20190830104613.jpg

《猫蝶图》 徐悲鸿和郭世清合作

中国的民族文化历史悠久,博大精深,有着几千年的文化积淀,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浩如烟海的艺术精品,其中就包括许多的书画,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很多都被毁掉了,真让人捶胸顿足!

字画装裱专家洪秋声老人,书画界称古字画的‘神医’,他装裱过无数绝世佳作,如宋徽宗的山水、苏东坡的竹子、文征明和唐伯虎的字画。几十年间,经他抢救的数百件古代字画,大多属国家一级收藏品。他费尽心血收藏的名字画,在十年浩劫时期被化为乌有,付之一炬。事后,洪老先生老泪纵横地对人说:一百多斤字画,烧了好长时间啊!书画的毁坏就连文化欠发达的边陲青海也难逃一劫,乐都籍西北著名画家郭世清先生也是这样一种宿命。

孙黎先生曾说“这是一个美好的,真诚的,善良的灵魂。他无负于国家民族,也无负于人民大众。”但那是茫茫大地归何处,美好理想化成灰的年代,世清先生的艺术成就再无需我重新赘述,郭世清这幅作品是六四年给一起去祁连采风时乐都姓张的文友赠送的,作品残缺就是那个时期毁坏作品的典型案例。

画作主人家藏有两幅作品,一幅是黄胄的《赶驴图》;另一幅便是这幅《柳枝八哥图》。两只八哥在小写意的基础上,做了个性化的发展,笔墨放任恣纵,清逸横生。画面杨柳垂吊,竹影绰约。两只八哥栖上枝头,一只似发现什么机敏的张嘴鸣叫。柳条上叶子稀疏,呈半枯状,显然已是夏去秋来之时节。淡墨飞白笔画柳枝、叶,线条时有顿挫,给人以飘洒力量之感。柳叶用湿笔淡赭色虚远模糊,与八哥形成鲜明对照。整幅作品笔直简达娴熟,是世清先生的晚年佳作。款署:“壬寅年秋月世清写生一九六四年夏游祁连……”显然是凭记忆把以前所见在萧瑟秋天的景物画了出来,在六四年夏天同游祁连时赠与友人,此画完全流露了画家与主人的深厚友情,可惜在那个时期悄悄挖取了主人名款,偷偷装在破梳妆镜子的背面,才留下了这种残缺的美。现画作主人早已离开人世。

幼稚的文学艺术由于在那个时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80年代后而以空前的速度在走向成熟,并迫使对中国当代文学艺术不屑一顾的国际文坛不得不刮目相看。文学艺术打破了过去凝固不变、老气横秋的沉闷状态,显示了它内部躁动不安、蓬勃向上的生命力。中国有着五千多年的文明史。众多的民族共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他们以勤劳勇敢、艰苦奋斗著称于世。“居安思危、戒奢以俭”是中华民族在历史长河中总结出来的。

人生没有绝对的完美,只有不完美才是最真实的美;人生没有一帆风顺,只有披荆斩棘才能路路顺;人生没有永远的成功,只有在挫折中站起才是真正的成功;艺术没有永恒,只有闪光的艺术才算是生命的永恒。

今天我们的国家经济发达、文化自信,那个年代的悲剧再也不会重演。我们在坚持文艺大繁荣大发展的前提下,努力发展学术自由和创作自由,文学艺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努力,响应时代的召唤,让优秀的民族文化、民族精神传统的火炬一代一代的传下去吧!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