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如斋书事

王晓鹏(五)1(5172814)-20200508093517.jpg

4(5172811)-20200508093500.jpg

1(5172813)-20200508093431.jpg

王晓鹏艺术简历

王晓鹏,女,青海贵德人。青海省书法家协会理事、青海省书法家协会妇女工作委员会委员、青海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西宁市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青海省民族书画家协会副主席。

自2013年至今,其书法作品多次在省、市级书法展览上获奖;书法论文在第三届和第四届青海省书法理论研讨会获奖和入选;多篇文艺评论文章在省内刊物发表。

那日大雪,想起无数场雪。儿时几位好友曾经“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附庸风雅劲儿如今恍若隔世,那时的笔墨虽是稚嫩牵强得没法看,却十分温馨有趣。后来大了,都东南西北地奔生活去了,那场雪成了回忆,笔墨也在大多数的时光里孤独着。信笺的时代远了,书写成了独处的伴儿。儿时的雪与笔墨成了缩影,打上封条搁在心灵深处。

后来去了中原,又去了蜀地,都是缘于笔墨。在那些地方雪是稀罕物,笔墨却成了平常事,古朴肃穆又无比鲜活的气息扑面而来,势不可挡,顷刻为自己狭隘的书写懊丧不已。因缘际会,自偃师问道那个殊胜的时刻起,才踏进了真实广阔的翰墨世界,时过几载,梵音如昨,即行即思,即书即修的时光里,有许多时候寻思起乡愁来,与雪与书有关的故事与往昔。书写不应是这样寂寞的,还原一种生命方式,一种心灵境界,一种精致生活似乎更有深远的意义。

癸巳夏,偶游南朔仙境,微雨清风,层峦叠障,森森烟云,竟有南国之妙。想这高原坦迤之地,也有如此胜境,非天工神斧不能得也,回即得文《微雨兰花》。甚喜微字,曾为山抹微云君之“微”字玩味良久,便常常留心与“微”字有关的字句了;此境如南国又非南国,又有“书者,如也。”更是合了风雅之气,便有了“微如”,加一斋字,曾经苦思不得,眼下却逢缘即现了!斋号有了,岂能独享!几个写字的姐妹们便筹划了几次集会,竟也有模有样地结了社,有了几分味道。那个心灵深处的乡愁不承想成为一个梦,一个自发蓬勃的梦。书写背后成就的是一个萧散淡远的心灵状态,不仅是自我的,也是一个时代需要的沉淀与宁静。雪夜情结在那个秋实茂盛的季节里启封……

学书与情怀

社是结了,但要有声有色地凝聚起来,还须探析书写以及背后的丰富内涵。犹记偃师第一堂课上,洪厚甜先生对《祭侄稿》的解析,先铺颜体蕴成脉络,析书者胸臆之锻造,方才入字遂析,精准有据,可见书之神通妙趣,是露于笔尖之胸中万象。欲学书应先澄澈情怀!读贴、追史、剖析书者心路历程,洞察笔墨性情炼成之根本。在举毫铺纸前,如何还原一个与古人无限接近的心灵状态,是落纸成迹的瞬间是否略有神似的前提。书贵于神,尊于高尚澄澈的精神情怀,不知因何而书,表达何种精神的书写就已经溺毙在起点了。因了这个感悟,每周例课的品评中,必以剖析精神的接近与否直击书写中的流弊。时日久了,同道都以读史、析史、追古为主的习书思路日益清晰,对己书与他书的笔墨内涵的洞察也长足地提升了。以古贴为宗的赏析熏养了犀利的眼界。

学书与典籍

魏晋风度是何种风度?后人有高山仰止,有质疑批判,所站角度不同,无论褒贬,这种风度深刻地影响着中国文人的精神导向,潜移默化地塑造着后学的文化脉息。《世说新语》直观细致地再现了那个轰轰烈烈的时代中各阶层的言行举止,品性道德。编者杂采众书,把上至帝王将相,下达士庶僧道之遗闻、轶事、琐语等,按内容分门别类,划为德行、言语、政事、文学、雅量等诸篇目。鲁迅有言:“记言则玄远冷俊,记行则高简瑰丽,下至缪惑,亦资一笑。孝标作注,又征引浩博。或驳或申,映带本文,增其隽永。”风度如何?字里行间,读者可领略一二。学书常说笔追魏晋,探佚常言梦回魏晋云云,所追所梦一顾千年,真迹散佚,焦土尘封,所留数字,抑或勾填之作;魏晋仙风,追之惟艰,幸尔有言语存世,于妙笔生辉处穿越到那个梦幻的时代,学书者岂能不察通会之妙理?浸润愈久,心行淡远,字理文理,心领神会。学书以及切实关注与书体相应的时代典籍,学书的经纬之路,方才划好基本坐标。微如斋以此为本,欣欣意悦尔。

学书与诗文

虽然在当代书艺品评中将书写的诗、文等文字本身的意义归入书写的素材之一,而非书法艺术的内容,这当然有时代的特性在起着作用,姑且不论。今时我们读帖习帖,无法不沉浸在书者所表达的文字内容中,笔墨的生发基于所表述内容的激越启迪。书论有云:“写《乐毅》则情多拂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师箴》又纵横争折……涉乐方笑,言哀已叹……岂知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文义直击书者胸意,落墨成型皆因文起,山雨欲来风满楼,文辞万象已然决定了书体风格,涌泻而下之千般风韵都围绕着文字的意义展开。更有《祭侄稿》《寒食帖》,观之如亲临时下,浸痛其中。可知学书,对古代文辞的解析与平素习文的要求都应重新考量。如今即便不能深谙义理句法,也不致生疏滞涩如读外文。于是微如斋例课中列入诗文课题,时光在雕塑,姐妹们虽还不能出口成章、拈花成句,然对美文瑰辞的亲近与渴读正悄然踏上了知书、识书的美妙里程。

学书,一个人内心最澄净的梦,它不仅是横平竖直、点画神态,不只是洋洋洒洒、痛快沉着,更是一个书者焚香沐手、弄砚几前时的虔诚问道!能够直视内心,修身正气的神圣开端!微如斋之学书理想,缘之偃师沐古,惟载淡远之志,以报恩师眷顾。

就上个月,看尽峨眉祥瑞,那云海,雪样的震慑,立在金顶上远眺贡嘎神峰的雪,暇思无垠。有时,生命总在某个适当的时刻为你释怀。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