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滩上的小卓玛

每当我回忆起在青海金银滩工作时的情景,我眼前就会出现那个身穿金边藏袍的小女孩——小卓玛的身影。她那被高原上的太阳晒出绛红色的胖圆脸上,有双天真活泼的大眼睛。特别是她那边舞边唱的歌声,像蓝天白云中的百灵鸟唱响在金银滩草原。

“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毛主席就是那金色的太阳,多么温暖,多么慈祥,把我们农奴的心儿照亮,我们迈步走在社会主义幸福的大道上,哎,巴札嘿……”那欢快的舞步和那优美的歌声,唱出了全国56个民族的心声,也唱出了我国第一代核工业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创业精神!

有人问我是怎么认识那个藏族小卓玛的?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

1966年春节后,我爱人赵守岩带着两个孩子,由北京二机部九所调来青海金银滩——我国第一个核弹研制、试验、生产基地——“221”厂,被分配到二分厂207炸药装配车间和我在一起工作。

1966年5月9日,代号596L航弹在新疆马兰基地空投试验成功了,我们装配组人员满怀豪情回到厂后,就马不停蹄地投入到我国第一颗核导弹准备装配试验工作了。

那天吃完晚饭,我和爱人漫步草原,站在一个小土包上观看厂区的夜景,那山脚下的车间,生活区的楼房,亮起一片一片的灯光,和天上的星星相互辉映,美极了!望着布满星星的天空,她说:“这里的夜空怎么比家乡的夜空低?你看,那月亮和星星比家乡的大,比家乡的亮,感觉伸手都能摘下来。”

我笑笑说:“你真傻,这里是高原,离天很近。你看那升起的大月亮就是我。”

她头一歪,天真地说:“你是月亮,我就是星星了。星星跟着月亮走,你在这里发光,我在这里闪亮。那谁是太阳?”一阵微风吹来,我动情地说:“这还要问,那就是党啊,没有太阳,我们还能在这里发光闪亮吗……”

那年立春以后,天气转暖,趁工作之闲暇,我们几个人坐上一辆解放牌大卡车去草原上拉羊粪准备种地。在一个小土丘下,发现一座旧羊圈,四周土墙倒塌,但里面的羊粪很多。我们就像发现了一堆金元宝似的,很快就装满了一卡车羊粪,正当大家伙准备休息的时候,就见老曹师傅喊了一声:“那小土丘后面有个帐篷,你们看,一缕青烟升上来了。”

这时,就见一个八九岁的藏族小女孩由小土丘上面跑下来,在我们面前站住了。我喜爱地问她:“小姑娘,你会说普通话吗?”

她忽闪着那双大眼睛,点点头,我接着又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一直盯着我胸前佩戴的毛主席像章说:“我叫卓玛。”

我望着她那双深情的大眼睛,一下子就意识到了,她是多么热爱毛主席,可我胸前佩戴的这一枚毛主席像章是一位来我们车间实习的“二炮”解放军同志赠送给我的。我犹豫了,给不给她?这时老曹师傅冲我说:“你就送给她吧,牧民要得到一枚毛主席像章比获得一件珍宝还高兴呢。你走进他们的帐篷里看看,都是挂着毛主席像。”

尽管我有些不舍得,但我还是二话没说,把胸前的毛主席像章取下,佩戴在小卓玛的胸前,并且开玩笑地说:“你给我们唱首歌吧。”

小卓玛整理了一下藏袍,毫不陌生地歌舞起来了——“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毛主席就是那金色的太阳,多么温暖,多么慈祥,把我们农奴的心儿照亮,我们迈步走在社会主义幸福的大道上……”唱到这儿,她特意地弯下腰,双手像捧着一条洁白的哈达似的,冲着我们唱道:“哎,巴札嘿!”随即转身向那小土丘跑去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小卓玛。

1991年8月,“221”厂领导带领我们去牧场小学校进行撤厂前的一次看望和慰问。中午,我们在学校吃了一顿正宗的青海草原风味的手抓羊肉。我们不仅吃出了肉香,也尝出了兄弟般的友谊。我们“221”人不会忘记牧场里的藏、蒙古、回、土族等牧民兄弟姐妹们,他们不仅在厂区周围草原上放牧,还成立了民兵巡逻队,保卫着厂区的安全。酒后,我问一位当地老师:“你们学校里有没有一个叫卓玛的藏族小姑娘?”他看着我有些酒醉的样子,笑笑说:“有,但你要找的叫什么卓玛?”

他的反问,倒把我问懵了。心里在琢磨着,我要找的那个小卓玛,全名叫什么呢?

……时光流逝,离开金银滩草原将近三十年了,而当年给我们唱歌的那个藏族小卓玛,应该也是近六十的人了吧?是不是儿孙绕膝过着幸福快乐的晚年?我们这些“221”人退役近三十年了,金银滩草原那一片蓝天、一片绿草,还有五十年前的藏族小姑娘卓玛都还记得我们吗?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