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艾草飘香时

res04_attpic_brief (1).jpg

转眼又到端午节,又是插艾戴艾的日子,不由地想起小时候每年过端午节时在门顶、房前、窗畔、门旁插艾草以及在人们耳朵上戴艾草的情景。

春节一过,河湟谷地就被那迟到的春风吹得一天天和煦起来,野艾在路旁溪畔,荒野土丘,田头地角与蒲公英、车前草、田旋花、马蔺等杂草一起疯长起来。河湟谷地广阔的土地上,到处生长着这种极普通的小草。每当人们走过地塄坎、山坡和河滩,立刻会感到空气中流荡着清新的野艾的苦香。夜幕降临,农家土庄廓的花园里也飘来阵阵家艾的悠悠清香,沁人心脾。

艾是一种极普通的多年生草本,在植物分类中属菊科。艾的茎、叶都含有挥发性芳香油,成分为柠檬烯、桉油精、樟脑、龙脑、侧柏酮、水芹烯、乙酸乙酯、水合莰烯等。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艾产生的奇特芳香,对多种细菌有杀灭和抑制作用。不仅如此,艾还有温经、去湿、散寒、止血、消炎、平喘、止咳、安胎、抗过敏等药理作用,还可驱蚊蝇、虫蚁和净化空气。

古人很早就发现艾有重要的药用价值,它是中国人最早认识的药用植物之一,艾草用于治病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战国时期的《五十二病方》中就有关于艾草的疗效与用法,以后在历代本草中均有记载。如《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灵枢经》等古籍中均有用艾的处方。《孟子》一书中就有“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的记载。李时珍的父亲李言闻曾是大明圣医,所著《蕲艾传》中有这样的记述:“艾产于山阳,采以端午,治病灸疾,功非小补。”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艾苦而辛,生温,熟热。入脾、肝、肾经。”历代医籍记载艾为“止血要药”,又是妇科常用药之一,治虚寒性的妇科疾患尤佳, 也治老年慢性支气管炎与哮喘,煮水洗浴时可防治产褥期母婴感染疾病,或制成药枕头、药背心,防治老年慢性支气管炎或哮喘及虚寒胃痛等。

早在一千多年前,河湟人就开始在庭院里栽培艾。经过人工繁育栽培的家艾植株高大,芳香浓郁。在农家土庄廓的花园里, 总有家艾的一席之地,它与丁香、牡丹、芍药、蜀葵、萱草一起给农家小院带来美丽和芳香。

春末夏初的河湟谷地,当农人们忙着播种、灌溉、除草时,不经意间端午将至,田野里的小麦开始抽穗、灌浆,油菜脱去艳丽的金黄色花冠开始结荚,种在菜园里的韭菜、菠菜和花缨萝卜也长大了,忙了一个春天的人们该歇歇脚了。

端午节到来时, 艾已经长到一尺来高,还带着春天的鲜嫩、水灵,细长的羽状叶片上披有一层银灰色柔毛,在高原夏日的微风中轻轻摇曳,家庭主妇们早已割来头茬韭菜,铲来鲜嫩的菠菜,蒸好韭菜包子和菠菜包子,头两天就已放在热炕上发酵的甜醅儿也飘出淡淡的酒香,案板上的大瓷盘里拌好了黄灿灿的凉面,琼浆般的凉粉凝固在瓷碟里,就等天亮后端午节的到来。

端午节的黎明,人们兴冲冲地从自家花园或河畔、田野拔些挂着露珠的家艾或野艾,插在门顶两侧、屋檐中和面柜上的花瓶里。人们早早叫起自己的孩子,给孩子和自己耳缝间别上艾叶,以驱除五毒,共禳不祥。而一些有心的主妇,还用五彩花布缝制成各种花样的香包,内塞艾叶,香包下端垂有五色穗带,佩于小孩胸前, 寓意消除祸患,躲避病虫危害之灾,同时又显示主妇聪慧手巧,利用“艾”与“爱”的谐音,表示对孩子的疼爱。很久以来,端午节在民间都是一个消毒避疫的日子。《夏小正》中记载:“此日蓄药,以蠲除毒气。”于是这一天便流传了许多驱邪、消毒和避疫的特殊习俗,其中用艾消毒是最常见的方法。

端午一过,河湟大地便进入一年最热的夏季,长空青蓝、透明,雨水也渐渐增多,田野中的麦子在一天天变黄,艾便在这时开花,微微弯曲的枝头挤满细密而小巧的米黄色花序,散发着温馨、苦香。田畔、沟壑、荒坡、路边、花园中的那些艾草花,似乎在为河湟人那种朴实、祥和而又安乐的生活而怒放。

责编:董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