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滩地上的别墅新村

马驿新村,是我的父母现在居住和生活的地方。

位于平安区平安镇东北处的马驿新村,地势平坦,交通便利。滨河路与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并进,乘坐高铁或汽车的乘客,透过车窗向北望去,可见马驿新村内一排一排别墅小院布局美观又大方,仿古建筑的大门气派又庄重,新建的幼儿园设施齐全、环境温馨。尤其是春、夏、秋三季,各家小院中的花卉竞相吐艳,既有现代气息,也不乏田园之趣。

马驿新村的所在地原是湟水河畔的一片盐碱滩地,如今,马驿新村变成了平安区内特色独具的现代化新村。

1

许多人可能会注意到,当火车经过海东市平安区的站点时,站牌上标的是“平安驿”三个醒目的大字。

据《平安县志》(1996版)记载,平戎城是现在平安境内四处城堡遗址之一,位于今天的平安镇。平戎城于明朝嘉靖元年建成,设防守官。平戎城分为内城和外城,内城俗称“大营盘”。

县志中所记载的平戎城的大营盘,就是今天的马驿所在的位置。大营盘的城顶有3米宽的驰道,城设南门和西门,均为瓮城设置。所谓瓮城,是指修筑在城门外的用以保护城门的防御工事,可以增加敌方攻城的困难。

张生福老先生是平安镇西村人,现居住在马驿新村。他告诉笔者,大营盘的城门洞极深,他们小时候经常在门洞内和小伙伴们听吼声回音。马驿就在原来大营盘所在地。其实马驿并不大,马驿也没有马。他说以前把马驿又叫马驿河滩,因为那里紧临湟水,就是现在的湟水南岸。

新中国成立后,曾在马驿便道两侧修建过派出所、电影院等,位置在现今东村关帝庙处。这些建筑,还不算马驿的标志性建筑。真正可以称得上马驿标志性建筑的,当属几盘水磨。据张生福老先生回忆,水磨共有六盘,其中东边三盘,西边三盘。

早年湟水河流量比现在大很多,河面极宽,岔道极多。不时有皮筏子在河面上漂流而过,或载人或运送货物,后来还有了能乘坐十几个人的木船,从这里往返甘肃、宁夏等地。

2

2010年3月,在青海省政协领导和爱心企业家的关怀下,马驿新村新农村建设示范工程正式开工建设。马驿新村建设示范工程项目规划总占地面积6.67公顷,规划建设二层小住宅200户,总建筑面积3万多平方米。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充分考虑了节能、环保、抗震等因素,计划分四期完成。

如今,走进马驿新村,只见一排排别墅式的二层小楼规整而有序,青灰色的小楼、宽大明亮的玻璃窗、朱红的大门,漂亮大气。每家门前的小院都由白色栅栏围起,里面栽植着各种花卉树木。村道宽阔的水泥路面上,不时有村民自家的小轿车驶过。

向东不远处便是驿州公园,只见廊亭与涌泉相映成趣。一个古朴的小木亭坐落在林前空阔的草地上,重檐起翘,榫卯结构的檐饰有说不出的厚重质朴。檐下几根粗壮的木柱结结实实地撑起了一片阴凉,与亭后苍翠的密林和脚下酥软的草地形成了别具一格的美景。这里还有几个泉眼,汩汩清流日夜流淌,随着一条水渠汇入不远处的湟水河。

沿着便道西行,在丛林掩映下的一大片开阔处,是光照充分、水源畅通的鱼塘,有不少人在这里专心垂钓。这世外桃源一般的清净之地,让人流连忘返。

昔日马驿的南边,如今是平安区的东广场,这里的平安门休闲绿地是人们游玩、休闲的好去处。这里的“平安门”“平安钟”“平安泉水”“平安鼎”等人文景观,可以说是这座城区倾力打造的“平安”文化的一个缩影。利用现有泉水、塑山瀑布将水引入的人工湖中,小桥流水,碧波荡漾。加上周围以柳树、丁香为主的绿化树,形成了寓意平安吉祥、和谐幸福的一个所在。而穿过南边的山洞,信步于石林文化园,黄河奇石、泰山石、南阳玉、丹麻玉……200多块来自全国各地的精美奇石,让人们领略到奇石文化的无限魅力。

3

在马驿新村,以柴火鸡为主打的农家乐有效带动了当地经济发展,增加了村民收入。每逢节假日,慕名而来的食客与常来品尝的熟客一起在这里享受美味之后,许多人会选择在村巷里漫步游走,这成了马驿新村的又一道风景。

平安“柴火鸡”因其做法独特、风味独具,成为平安餐饮业的一张名片。在这里,你可以随便选一家进入。“柴火鸡”独特的烹制过程让人眼前一亮。一锅鸡在200元左右,足够五六人吃。人多时,还可加入涮菜,营养又美味。其中的花卷蘸鸡汁,更是让许多人胃口大开,实惠又好吃。

为使“柴火鸡”市场持续健康发展,平安区着力打造地区品牌,树立示范典型,强化管理,营造了良好的发展环境。

美景加美味,马驿新村,这个河滩地上的别墅新村,翻天覆地的变化见证了一个村庄的发展之路。

4

《李顺大造屋》是著名作家高晓声创作的农村题材作品,作品以李顺大立志要用“吃三年薄粥,买一头黄牛”的精神,造三间属于自己的房子的经历为主线,讲述了一个造房人为实现“造房梦”波澜起伏的人生故事。

我的父母,是普通的农民,他们一生都在和土地打交道,春种秋收,一世操劳。从我记事起,他们就和千千万万个李顺大一样,一直在为自己居住条件的改善而不断努力。

小说中的李顺大经过种种波折,最终圆了“造房梦”。而我的父母,他们的造屋行动,从早年的泥草屋到后来的砖木结构的房屋,再到四面有屋的四合院,直到今天迁居入住的别墅新村,除了他们的辛勤劳动,更得益于党的富民政策,才使他们的造屋行动变得更加具体可感,真实可靠。

我的父亲、母亲居住条件的极大改善以及他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可以说是改革开放后普通农民居住条件不断改善的生动证明,更是我们这个国家今昔巨变的一个缩影。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