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蚂蚁上路了

从第一波秋风吹进鹿角森林的那一天,枫叶就知道自己该收起绿衣裳,把收藏了一整年的金黄羽衣,搬到树枝上晒一晒太阳,那一阵阵睡意蒙眬的秋风,从早晨吹到黄昏,一直那么暖。

夕阳收起尾巴的时候,地面上开始有了沙沙的声响。在秋天来临之前,地面上是从来不会有这么激动人心的声音的,它就这样悄然抵达,就像鸽子的翅膀,扑棱棱地在湖心中乱飞。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一只蚂蚁踩在银杏树叶上。它踩步的动静很小很小,小到完全可以忽略它的存在,小到天上的黑乌鸦、地下的土拨鼠、河里的小鲫鱼,都不知道大地上还有一群叫蚂蚁的物种。

这是一只断了腿的蚂蚁,它完整的六条腿只剩下五条了,它走起路来不平衡,极不协调,它因此受尽同伴们的嘲讽、戏弄与欺凌。但这是一只乐观、坚强的蚂蚁,从未停歇上路的脚步。

谁都不知道小蚂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它并不孤独。为了去远方,去一个自己从来不知道的地方,它目光如炬,内心似火。当它从鹿角森林走进一座长满狗尾草的村庄的时候,就邂逅了一只额头上有很深很深的皱纹的蜗牛。刚开始,蜗牛连眼皮都不抬,只顾在池塘边晒太阳,与一只比自己年纪还大的乌龟拉家常。直到蜗牛看见小蚂蚁在路上爬得比半个世纪还慢,于心不忍,就把小蚂蚁喊住了,想阻止它继续前行,与自己坐下来一起享受阳光。

小蚂蚁很久很久没有听见有同类理自己了,虽然眼前的这位长辈年纪很大,可能比自己的爸爸妈妈还大好几轮,但是小蚂蚁还是很兴奋地停下脚步。可能是第几万次或者第十几万次被同类问起“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样的问题,小蚂蚁不厌其烦地把先前准备好的教科书式台词,再次声情并茂地演绎了一遍。蜗牛一边闭着眼睛,一边听着小蚂蚁说起自己的梦想,它完全被震住了。小蚂蚁的梦想,不是蜗牛自己儿时丢失的梦吗?怎么会在不同的动物身上,有一模一样的梦?蜗牛闭上眼睛感动半天,辞别池塘,辞别老伙伴乌龟,对小蚂蚁说:我们,一起上路吧。

一路上孤独地爬行了这么久,能遇到同行者令小蚂蚁兴奋了很久。它们轻哼小曲出发了,小蚂蚁与蜗牛赛跑,它使出浑身解数,还是赛不过蜗牛,尽管蜗牛的速度在人类眼里,是世界上最慢的速度。

一路上风景独好。小蚂蚁一路上说着各种各样老蜗牛都听惯了的趣事,蜗牛笑呵呵地看着这只与自己身世相似的黑黝黝的小兄弟,并不说话,这让小蚂蚁摸不着头脑,但是它还是无怨无悔地跟在蜗牛身后,默默爬行。其实最开心的,还是老蜗牛。蜗牛独自生活了一辈子,从来没有同伴和它说话,别说遇到一个与自己有同样梦想的追梦者了,自从遇到小蚂蚁,它开心极了,只是它不善表达,长年忧愁的皱纹,把它脸上所有的表情掩盖了。尽管如此,速度比小蚂蚁快一点点的蜗牛,有时候会刻意停下来,坐在石头上假装很累,等小蚂蚁赶上来了,它从背壳里取出甘露水,分一半给小蚂蚁。这个举动,让小蚂蚁感到温暖。

这一老一小,从以前的孤独无依,到现在的其乐融融,在路上,成了迷人的风景,森林里的佳话。没过多久,蜗牛越来越依赖小蚂蚁,它不再板着忧愁的脸,第一次在小蚂蚁跟前,露出久违的笑容,尽管那笑容看起来有些吓人。原计划在狗尾草村庄孤独终老的蜗牛,现在有了一个信念,那就是陪伴小蚂蚁去追梦。无论路有多远,哪怕自己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刻,它下定决心,把最后的一口气,留给小蚂蚁的追梦之路。

这只活了半个世纪的老蜗牛,知道自己陪伴不了小蚂蚁多久,它一路上慢悠悠地走着,边走边给它在叶子上写“追梦持久战”。蚂蚁爬了一路,看了一路,从老蜗牛写下的黄叶笔记中,学到了不少东西。老蜗牛的笔记,十几张树叶加起来虽然只有一百多字,但是足够小蚂蚁学习一辈子了,小蚂蚁把这些内容牢牢地记在它很长很细的触角里。

一天夜里,小蚂蚁在熟睡中说梦话,差一点从老蜗牛的背壳里掉了下来,外面有很大的雷声,小蚂蚁都浑然不觉。老蜗牛看在眼里,第二天天亮,它就拉着小蚂蚁站在很高很高的土桥上,背诵小蚂蚁从来没听过的文章,老蜗牛还要求小蚂蚁站在土桥下,去除一切杂念,聆听河水的声音。

它们爬过一座座村庄,一片片森林,一堆堆废墟。当它们爬过一座很高很高的山丘的时候,这只很老的蜗牛,因为气候干旱难忍,倒下了。它很平静地躺在草丛中,等待小蚂蚁赶上来。蜗牛用尽了自己半生的力气,在脸上挤出灿烂的笑容,对着惊慌失措的小蚂蚁说:“孩子,我要走了,不能再陪你继续远行了。我……与你在一起的时光,是我一辈子最难忘的,最快乐的,谢谢你充实了我人生中最后的日子。我为你写的那些‘追梦持久战’,不一定全对,但可能在你未来的路上,能帮到你……那天在土桥,我教你背诵的文章,你现在应该熟烂于心了吧,要坚持练习下去,有一天,它会救你的命……”

平时滔滔不绝说个不停的小蚂蚁,这会儿说不出话来,只顾嘶哑地哭。

“孩子,前段时间,你在我的背壳里做梦,从你的梦话中我才知道你要去的那个神奇的地方,我一直想陪同你去看看,可惜我走不动了,今后……你带着我的遗愿,一起去看看吧,坚持……下去……”

话还没说完,蜗牛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一滴清泪从它脸上滑到小蚂蚁的手心。那滴清泪很快化成晶体透亮的珍珠。小蚂蚁安葬好蜗牛,在蜗牛的坟旁呆了三天三夜,开始了下一段旅程。这三天三夜,小蚂蚁静坐在老蜗牛坟墓旁,把“追梦持久战”温习了一遍,对老蜗牛留下来的黄叶笔记已经熟烂于心。

当小蚂蚁在路上遇到逆风路段,它根据“追梦持久战”里提供的方法,从远处搬来一块蜂蜜,与长期生活在地下的蚯蚓达成交易,允许自己从地下通道爬行,通道里没有逆风。在黑暗的通道里,小蚂蚁发现老蜗牛留给自己的珍珠,能够发出比阳光还通透明亮的光。在通道里行走,小蚂蚁心里暖暖的,偶尔脑海里会闪现老蜗牛的面容。

当小蚂蚁遇到一条挡了去路的河,它现在不再像过去那样急得如成语里说的“热锅上的蚂蚁”,而是淡定地想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找来一块比自己还大的树叶,将它推进水里,河面上立马有了一只小船。

当一座据说海拔有两千多米的大山横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小蚂蚁知道,自己就算爬完一辈子也爬不过去,但别的小动物能够在一转眼的工夫做到。小蚂蚁扫视了四周,没遇到理想的对象。它在一颗皂角树下搭了一张篷子,一边静坐,一边寻找机会。

第一天,一头野牛过去了。

一条青蛇过去了。

一只穿山甲过去了。小蚂蚁虽然抬起了眼皮,但很快又合上了眼睛。

第二天,砍柴的樵夫过去了。

第三天,小蚂蚁也没有抬起眼皮。

当小蚂蚁准备好远行的甘露、老蜗牛留给自己的珍珠、防身用的皂角剑的时候,它眼前一亮,皂角树上有一只鹰在歇息。

“尊敬的鹰先生,我能为您做点什么吗?”

“您好,蚂蚁先生,您是否看见一头野牛?我有重要的家书传递给它。”

“大约在三天前,我看见了它,一头很健壮的野牛,它朝着西北方向的瀑布那里去了。”

“您真是听觉超常,这么远的距离都能听见瀑布声。谢谢您。我要赶路,如果我找到了它,我再回来感谢您好吗?”

“不用客气,不过……不过说真的,我确实有求于您,如果您找到了野牛,处理完自己的事情后能否带着我穿过这座山,我要到山的那边去。”

“乐意效劳,我需要先将重要的消息告诉野牛,再回来找你,请在这里等着我。”

果然,等到第五天,那只鹰悄无声息地回到了皂角树下。蚂蚁种族需要几辈子才能穿过的大山,小蚂蚁花了五天的等候,一顿饭的时间,就到了山的那一边。它从来不是第一次感受到老蜗牛的那本黄叶笔记的伟大力量与智慧。

在谢过鹰的帮助后,小蚂蚁辞别了鹰继续上路了。虽然不知道小蚂蚁的旅程,还要走多久,但是我们知道,自从小蚂蚁有了黄叶笔记,一路上的困难不再困难。

虽然不知道小蚂蚁要去的地方,是一个怎样的地方,但我们知道,它肯定如善良、正义、阳光的小蚂蚁心底所秘藏的一样,是很美很善很真的梦,是一个有爱有情有义的世外城堡。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