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赏菊

我对菊花的钟爱由来已久,不是因为菊花有什么特别之处,而是因为百花凋零的季节,她却在寒秋中绽放,更能吸引人。

一日,因朋友邀请去他家赏菊喝下午茶,我便驾车前往。朋友的家在乡村,离县城有十来公里路。沿途已秋色染霜,路两旁的白杨树叶变成了黄褐色,开始零星飘落,柳树叶卷曲着,已失去了夏日的油光翠绿。田野里麦捆已不见踪影,留下的只是干枯的麦茬。偶尔会看见一群羊,在空旷的麦田里悠闲自在地吃着草,不时发出咩咩的叫声。

车子拐过几个弯,进入了小村庄,远远看见一座小院墙里冒出来的二层小洋楼。车到门口,看见朋友和一位陌生人站在门口迎接。我们彼此握手问好,朋友介绍道,这位是省城来的画家,名叫凡夫,他又指着我说县文化馆马馆长,诗人。说着把我们招呼进他精致的小院子。

我这位朋友姓杨名文彬,是我初中同学,他善交朋友,兴趣爱好广泛,尤喜结交文人雅士。他对花卉种植很有研究,尤其对菊花情有独钟,所以很多人称他为“菊花杨”。

我们直接上了二楼,阳台是玻璃封闭的,阳光正好照进来,暖意洋洋。阳台上有一张红木茶桌,很考究,上面放着一套精美的景泰蓝茶具,茶桌边上有几把红木圈椅,很有古色古香的味道。我们坐定,老杨先给我们冲泡了一壶黄山猴魁让我们品尝。

凡夫和我是第一次见面,彼此还有点拘谨。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他说他在古城书画院工作,以画花鸟为主,兼画山水,这次是出来采风写生。

我对茶略知一二,品茶时讲了一些关于茶的文化。老杨看我讲得头头是道,说道:“茶还有这么多讲究在里面,我只知道什么茶好喝,有名。”凡夫也跟着感慨道:“喝茶,品茶,各有各的味,就像人活在世上,酸甜苦辣都有。”一时间我们打开了话匣子,又从茶讲到了黄公望和他的《富春山居图》。

一番畅聊后,我们继续品茶、闲聊。这时,从楼下走上来了一位姑娘,长得眉清目秀,是老杨的闺女。她提醒大家去看菊花,我们这才想起了今天的主题——赏菊。于是,我们跟着姑娘下楼到后院去看老杨栽培的菊花。

走过旁边小圆门,后面是个大院子,眼前豁然开朗,院子里有亭台、花池、假山、喷泉、拱桥,还有小竹林、青枣树、樱桃树、干柴牡丹以及一些不知名的花树,还有几尊奇石,其中一个石头上刻了三个大字——“怡情园”,院子的整体设计幽雅别致,跟红楼梦里的大观园似的。

我们继续往里走,看见一个玻璃温棚。温棚内两边摆放着一百多盆各式各样的菊花,我和凡夫看见这阵式,心中不免有些激动。顾不上与老杨交谈,只详观各类秋菊。

此时,大部分菊花已经绽放,也有一些含苞待放。菊花的颜色红的像火,黄的似金,白的若雪,绿的如玉,粉的似霞,还有那白中带绿的,更是清幽淡雅。五颜六色,美不胜收。

菊花的形状更是千姿百态,有的像喷泉,有的像云朵,有的像层层叠叠的莲花,有的像姑娘飘逸的长发,有的像金丝吐蕊的流苏,还有些未盛开的菊花就像一个个害羞的小姑娘。更有趣的是有的菊花花瓣有两种颜色,黄白相间甚是好看。

我正痴迷于欣赏一盆盆盛放的菊花时,凡夫在旁边惊讶地叫了起来,快来看,这一株菊花居然有三种颜色,好奇怪。我顺势看去,确是如此。我问老杨这是怎么回事,他说你们猜。凡夫说猜不出来。我也不得其解,等老杨解谜。老杨说菊花跟果树一样是可以嫁接的,不同花色的花经过嫁接就可以开出不同颜色的花。老杨为我和凡夫解惑了。看着满园的菊花,我顿感佩服,老杨不仅爱好广泛,还把各项事业经营得风生水起,真是了不起。

凡夫一个劲儿地拍照,不时还拿出一个小本子画着,我凑近一看他是在写生呢,一株株菊花跃然纸上。

不知道啥时候,老杨的女儿在花棚旁边的亭子里备好了笔墨纸砚,这要写字画画吗?老杨笑着说,今天难得一聚,二位砚兄,说啥也得露一手。我说凡夫先来,他客气了一下,只好动笔先来。凡夫笔法娴熟,不一会儿就画了三幅秋菊图,每幅画上的菊花各有千秋,活灵活现。我构思了一下,写了一首七绝《赏菊》:“ 秋月风霜露亦凉,斯人访友自怡昂。花廊贡菊初荣放,百韵千丝艳慕妆。” 接下来,我又写了一副楹联,上联是:“菊芳结社文心远。”下联是:“秋爽谈茶笔意高。”大家彼此学习,其乐融融。

回家的路上,我在想,“四君子”之一的菊花蕴含着许多的人生寓意。它在秋冬季节绽放,不与百花争艳,不趋炎附势,不畏严寒,在宁静中吐露芬芳,在风霜中收获了人们的青睐,这是菊花独有的品质。

责编:乔文俊